十年,我终于等到你

0.192字数 3277阅读 3063

文/唐妈

在门口犹豫了很久,我还是站了起来。

检票员皱着眉看了眼那张皱巴巴地票,依旧礼貌地说了句:“左转一号厅,祝您观影愉快。”

已经开场了,我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第八排11号,全场最好的位置。我弯着腰一只手按着座位,一抬头正看到龇着獠牙的兽人掀翻了一个人族,一下子愣住了,直到后排的人不耐烦地嘿了一声,我才恍惚着坐了下来。

电影画面做得很逼真,这是我唯一能看懂的,就是十年前,我也分不清楚这些角色,看不懂魔兽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姜潮爱玩而已。

姜潮是西安人,都说西北狼东北虎,第一次见他是在教室门口,他靠在栏杆儿上,正低着头点烟。板寸,点着烟抬头的时候眯了下眼睛,拽得跟二五八万似得。

走过去了我才推了推旁边的舍友:“哎,那谁啊?”

“你说抽烟那个啊?姜潮啊,大三的。隔壁那不有活动呢么,估计是过来看场的吧。”

“看场?黑社会啊。”

“你想哪儿去了啊,姜潮据说玩游戏玩得特别好,不过,听说那人打架下手挺黑。”

我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有人在教室里面招呼姜潮,他正掐了烟往里走,估计是个子高,背有点儿驼,身后跟了好几个人。我有点好笑,靠,还真把自己当黑社会了啊。那间教室门口拉了个横幅,我瞟见了“魔兽”俩字儿,心想,这玩游戏还搞经验交流会呢啊,办个专家讲座什么的。

之后倒是对这个姜潮留了个心眼儿,晚上回去在贴吧里搜了一下,还真是跟舍友说的一样,这货玩游戏玩得不错。帖子人气很旺,楼盖了老高,我往下翻了几页就发现问题了。这楼歪得可以啊,一路从姜潮游戏玩得怎么怎么拽硬是歪到了姜潮的相貌,然后一路狂飙,扯到了姜潮有没有女朋友。

我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一个IP叫“姜潮好基友”的名字上,那哥们儿说:“官方消息啊,姜潮是肉体上的单身,精神上的双身,他心里有人。”

下面是一片对此基友的声讨,我看了一会儿那句“他心里有人”,关了网页上床睡觉。

第二次碰见姜潮是在篮球赛上,真是倒了血霉。

我这人四体不勤,小学的时候还能丢个沙包什么的,自打上大学后被游泳课老师虐了一通,我就彻底对体育项目丧失了兴趣,所以被舍友拉去看球赛的时候真是一万个不愿意。姜潮一个球扣到我脸上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流着泪瞪了舍友一眼,鼻子一酸,鼻血就下来了。姜潮摁着我的脑门儿让我仰着头,一手接了队友递过来的冰水直接摁在了我脑门儿上。我哆嗦了一下,含混不清地说:“凉!”

我瞅着镜子里面儿那个鼻子里塞着卫生纸装象的自个儿,摸了摸还冰凉的脑门儿,嘿嘿乐了。

姜潮靠在门口,见我傻笑不耐烦地喊了一句:“当自己好看呐?”

我指了指门上的标志:“大哥,这是女厕。”

本来就不是决定性的比赛,姜潮这肇事者就提前下了场,见有女生过来了,才朝我挥了挥手:“走吧,请你吃饭。”

那天的晚饭是我有生以来吃得最煎熬的,姜潮给我点了一大盘炒猪肝,他自己也不吃,拿着瓶儿啤酒一口一口抿着,见我停下了,就看我一眼。我硬是忍着恶心吃完了,脸估计都跟猪肝一个色儿了。

等吃完了,他才问了我一句:“忘了问你叫什么了,我叫姜潮,计科大三的。”

我攥紧了手里的餐巾纸,打了个饱嗝:“宋玉,历史大二的。”

姜潮为我那个名字笑了有五分钟,末了拍着桌子说:“宋玉是男的啊。”

我盯着他:“对,还是有名儿的大才子。”

“你爸妈对你可真是寄予厚望,哈哈哈。”

那天我才知道,姜潮除了长得好看,游戏玩得好,篮球打得差强人意外,还长了一张损人不要命的嘴。

“吃完了吧?吃完了你先走,我晚上约了人魔兽。”

“噢。”

我走了几步又返了回去:“要不……”

“嗯?”

我本来想说“你教我玩儿吧”,想了想还是咽了回去:“我也想去看看。”

我跟着姜潮进网吧的时候,他那些伙计们已经开好机子了,见他进来都大声打着招呼。

姜潮拍了拍一个男生的肩膀:“猴子,你坐后边儿去。”

猴子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跑后边儿去了。

我活了20年玩过最高级的游戏就是超级马里奥,还属于那种只能在地面上移动的水平,听着一帮男生吆喝着开战了,就有点儿后悔跟着过来了。

“我去买瓶儿水。”

我递给后面儿的猴子一瓶儿水,在姜潮手边放了一瓶儿,才自己拧开瓶盖儿喝了一口,一扭头就看见了姜潮操作的角色,嘴里含着的水直接喷在了屏幕上。

姜潮往旁边儿躲了一下,瞪着我:“干嘛啊你!”

“这是你?”

我指着屏幕上那个獠牙怪,又看了看姜潮的脸。

姜潮挺鄙视地看了我一眼:“你知道姚明是干嘛的吗?”

“打篮球的啊。”说完我就反应过来他是笑话我没玩过游戏呢。

猴子从后面儿趴过来说:“姜潮的兽人战士是工会里边儿玩得最好的,NO.1!”

电影里边儿杜隆坦的巨手放在妻子的肚子上,笑得没心没肺。十年前的我盯着姜潮屏幕上那个怪物,笑得直打嗝。

一个人是怎样喜欢上另外一个人的呢?因为他长得帅?因为他看起来不像个好人?因为,他靠在厕所门上那个不耐烦的表情?还是,第一次见到时他低头点烟的那个拽样子?

我很快就和姜潮的一帮哥们儿混熟了,每周都会有一天跟着他们在网吧里蹲半天,虽然,每次,我都在旁边睡得天昏地暗。

我花了半个学期的时间搞清楚了姜潮喜欢吃油泼面,多放辣子和醋,爱喝冰的芬达,说是跟他们家乡的饮料味道像,只用兽人战士一个职业,因为专业,所以卓越。

我差点就以为自己在姜潮心里面有一席之地了。

那天我又陪他打魔兽,无聊至极,点开连连看玩儿。他上了厕所回来,刚洗过手,全是水,就那么站在我后边儿,弯着腰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手不经意间碰到了我的脸,凉凉的。

隔着衣服,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热量和温度,滚烫,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是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地盯着屏幕,机械地在屏幕上点着。

“你傻啊,点这个啊!”

他的呼吸热热的,我的耳根一定通红了,于是点错了。

一晃神的功夫,他直起了身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哎,宋玉啊,我看你也就适合做个文章教个书什么的,你这游戏智商也太让人捉急了。”

我没有回话,肩膀上还残留着姜潮胳膊上的温度,握着鼠标的手有点儿僵硬,直到姜潮说要回宿舍了,我才回过神来。

那次,是我离姜潮最近的一次。

07年五一的前一天,我和姜潮认识一年了,他再有两个月就毕业了。姜潮吃饭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出去了,我跟猴子面面相觑。

猴子扒了几口饭,问我:“小宋,你是不是喜欢姜潮啊?”

“啊?”

“我们可都看出来了啊,别装!”

“没有……”

“喜欢就跟他说,怕球!”

“猴子,真的啊?”

“嗯!喜欢人又不丢脸。”

我抓着筷子的手紧了紧,然后点了点头。

过了有一刻钟,姜潮带着个男生回来了,那男生跟他一样,板寸,个子没他高,看见我愣了一下,回头看了姜潮一眼:“好小子。”

猴子和他女朋友张罗着给苏磊加餐具加菜,姜潮说出去买酒,我有点尴尬地坐在一边儿。

“你是姜潮女朋友?”苏磊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赶忙摇了摇头:“不是不是。”

“啊,那就好。”

我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只是听见苏磊跟姜潮碰杯的时候说了一句:“安夏回国了。”

姜潮愣了一下,一把揪住了苏磊的领子:“磊子,你再说一遍?”

苏磊看了我一眼:“我说安夏回国了,不走了。”

我又想起了很早以前在贴吧里看见的那句话:他心里有人了。我看着姜潮埋头喝酒,终于知道后面还可以加一句:那个人叫安夏。

姜潮毕业离校的那天我去车站送他,他穿着白T恤,牛仔裤,在火车站的人来人往中都那么显眼。

“真的要回去了啊?”

姜潮点了点头:“啊,回去了。”

“会和她在一起吗?”

“会。”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丝幻想一丝期盼,那个“会”字说出口以后,我所有的幻境都破灭了。

我一直以来的痴心妄想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罢了,姜潮心里有个人,挤得满满的,哪里会有我的位置?

洛萨高举着利剑振臂高呼: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

我默默地念了一句:为了部落,为了彻底忘记你。

6月6号的时候我接到了姜潮的电话,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有联系,我偷偷来西安找了份工作,只要一天没有听见姜潮结婚,我就想这么守着,远远地感觉他在这座城市。也许我现在走的这条路他曾经走过,也许我现在坐的这片草地他刚刚路过,就足够了,只是想近一点而已。

姜潮知道我在西安,可是我们谁也没提过要见面。他声音已经不复当年的清冽,带上了一点点沧桑,正是现在最流行的烟嗓,性感迷人。

电影散场了,我在明亮的1号厅里泪流满面。

十年了,我终于等到你。

等到你跟我说:宋玉,我要结婚了,你,记得要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端午节,孩子们都稀罕“五彩线”。 用珊瑚玉小平安扣作“五彩线”,像小女孩儿的笑声,暖暖,轻轻,甜甜……
  • 文/岑岚 文章目录:如果时光不记得——目录 这世上总有一人踏着时光来寻你——目录 前情回顾:如果时光不记得(二十二...
  • 我想要给你听音乐 我想要吹口哨让你听 我,是想送你礼物啦 내가 노래를 들려줄게 내가 휘파람 불어줄게 이제 너...
  • 1,常用的分类与预测算法 回归分析(连续) 线性回归 一般用作预测 非...
  • 我在广州的时候,购书中心是常去的地方,因为那里书海人海,都有些味道可以体会;6楼有家“大声书店”,或许取自于”大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