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屑//【一飞冲天】

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江无猜
文章链接:简书
檀香屑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

【一飞冲天】专题主编:
一家独行走天下

微信图片_20190820230651.jpg

楼道的灯坏了有段时间了。他就坐在楼梯间忽明忽暗的光线中,抽完了整包烟。烟头一明一灭,呼吸一吞一吐,最后食指轻轻一掸,一支烟就化为粉尘。

掉着漆的铁门后,是他和她的家。

水烧开后,锅盖被蒸汽顶得咕噜咕噜地乱颤。她坐在黑暗中,没有开灯,想一些她的心事。他照例没有回家,她却闻到他熟悉的烟草味,她摇摇头,想要甩掉他气味的纠缠。半晌,又自个儿笑了,笑这可笑的等待,可怜的自己。

钥匙在锁眼里扭动,铁门咣啷打开,他终于回来了。

她不动,依旧歇斯底里大笑。他皱了皱眉,有什么烧焦的味道,奔到厨房看,煤气灶上架一个空锅,猛火烧着,锅底和灶边已经黑了一圈。

把火关了,他走出去,她却已经在抽泣了。

他突然就下定了决心。快刀斩乱麻,早死早超生。

“我回来收拾,很快就走。”他径直走进房间。

他连看她多一眼都觉得多余。

她擦干眼泪,跟在他后面。他在翻箱倒柜,她倚着柜门,开口就带了哭腔:“不要走……”

他胡乱塞着行李,头也不抬,不说话。

“不要走,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去做。”

他哑着嗓子,“没用的。”

她还想说什么,他啪的关上柜门,推着行李箱就走出房间。

又折回来,对她说:“离婚协议我放在了鞋柜上,你有空就把它签了。”

她终于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骂他:“死人渣,王八蛋,你走,死得远远的,出了这个门你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她还在骂着,铁门已经咣啷关上,他走了。

室内一片死寂,她的心一截截死去。

微信图片_20190820230706.jpg

墙上还挂着她和他的婚纱照,那些甜蜜的回忆却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他们结婚后,他就越来越少回家,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就已经抛弃了她。一如当年抛弃她的父母。

他留下的离婚协议书,她看都不看就签了字。

转天,她去城南的寺庙找妙云大师。婚前,大师给他们占卦,卦上说他们命理相克,不宜嫁娶,若是强求,必有不测,虞及性命。大师指出唯一的化解之道是其中一人遁入空门。他一笑置之,硬是娶了她,她却悄悄听了进去,埋下不安。

“你来了?”

“我来了。”

“为何而来?”

“我离婚了。”

“恭喜施主。”

“有何喜之?”

“祸福相依,悲喜交加。”

她参不透佛理奥秘,却被他重伤,看破红尘,“请为我剃度,我要出家。”

妙云大师微微一笑,“且随我去。”

她跟着妙云穿过⼀段段回廊,来到一座佛殿前。朱门高企,檀香清洌,妙云为她指路,又正色告诫:“从踏入这扇门的那一刻起,红尘就再与你无缘,你想清楚了吗?”

image

她慌乱点头,将没有流完的眼泪藏到了心底。随妙云进了门去。

高堂大殿里,住持正为数名僧人剃度。最南边的一人竟好像是他的背影,她不禁摇头,嘲笑自己的可怜。

即使踏进佛门,仍然忘不掉那个人啊。

仪式结束,佛音响起,僧人起身走出去。那身披袈裟的男子,一尘不染的头颅下,分明是她心心念念的容颜。

她拦下他,仰头看着,眼泪婆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她有太多的为什么要问。他为什么抛弃她?他为什么出家?他为什么……

他双手合十,一声“罪过“就退了出去。

他到底还是没有看她一眼。

她唯一能做的,是跪在他的位置,低下头来,削去了三千青丝。

他失魂落魄,回到寮房,拿出她签名的离婚协议书,一张张摊开来,最里面是一份他的疾病诊断书,癌症晚期。

婚后不久,他就接到了这张薄薄的纸。洞察到命运之手的强大,他决意独自背负它的沉重。他皈依佛门,却不是为了救赎自己,是为了她。她精神恍惚,他担心有一天罹遭不测的是她。

奈何,谁都无法自救,又如何救得了他人。祈求我佛慈悲,普渡众生,还有她。

此后,他云游四方,未知生死。她青灯木鱼,心如死水,再无波澜。

那些前尘旧事,种种纠缠,就如佛前燃过的檀香灰,被谁随手一掸,就堙灭不见了。

image

作者简介:江无猜,专辑芭蕉夜雨。江海之士,一派无猜。一枚年轻的的老派作者,专写有温度、有深度、有态度的文字 。

欢迎关注一飞冲天收录白皮书
欢迎关注【一飞冲天】精品孵化器,人才聚集地

普通文章欢迎投稿:一家直言,旅游作品欢迎投稿:一家独行
欢迎加入一飞冲天社区微信交流群。微信xutd11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