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兵 第一话

原创


        “还有气息的声音……”

        “在哪里呢?”

        “在这里!”

        唰!

        血迹……

        北丘漪猛地惊醒,背后一身冷汗,她看看窗外,已经大亮了,阿肥正在外面飞来飞去。“今天是北寅兵校报考的日子,一定要加油呀。”虽然想到刚刚的噩梦有些后怕,但还是这样为自己打气。

        “小漪,今天要加油啊。”

        北丘漪的哥哥北丘林拍了拍北丘漪的后背说道,昨天从爷爷那里知道小漪报了男兵部队后有些吃惊,但是女兵部队的作用实在是太小了,几乎没有人愿意让自己千金到军队里去。阿肥今天似乎兴奋,它是北丘漪的妖兽,是一只三尾狸猫,不知是什么原因它长了一张阴阳脸,小漪也没有问过它。

          “漪儿,这双阴阳剑今天起就是你的兵器了,我希望你可以善用它。”岩爷爷取下已经挂在墙上很久的两把剑,给北丘漪背在背上,“有一点大没关系,等你再长大一点就变成佩剑了。”北丘林和北丘芸望着笑嘻嘻的北丘漪,心中不免想着:已经12岁了啊。想当年她才到这里只有6岁啊。

        “嘻,谢谢爷爷,我走啦!哥哥姐姐再见!”北丘漪跃过门槛,飞身跳上屋顶,阿肥紧紧地跟在她的后面,“小岚应该已经到那里了,阿肥,今天要好好配合我哟!”阿肥懒懒的说“切,好吧,本大爷答应你了。”

        北寅,是为轩辕国的妖兵部队输出精锐兵力的“练兵场”,历代的将军几乎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小漪你来啦!快点,马上要抽签啦。”上铃岚和她的妖兽嬴鱼子珮正站在那里等她呢,北丘漪跳下屋檐,拍了拍手: “来啦来啦,走吧~”为了瞒天过海,俩人都束起了头发,穿上了男装,小岚也卸掉了平时的闺秀浓妆,几乎和男生没有差别。北寅院内人头攒动,大家都围在擂台旁边的一棵古银杏树下,那里有两只毕方鸟叼着两个签桶立在树枝上。远处,几个老师站在房子下面,其中有一位,头发乱蓬蓬的扎着,眼神冷淡,名叫幽班冥,是轩辕国大名鼎鼎的白羽将军,素来在战场上杀敌如碾蚁,据说他契约了东方白泽,所以令三军生畏。旁边是妖兵部队的军师玄安策,两人是关系很好的发小。旁边还有几位高束起头发的人,应是副将。不一会儿,毕方鸟飞下来,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

        “唰唰……咚!”

        毕方鸟摇了摇签桶,两根写有姓名的签牌掉了出来: 普净,柳安明。

      “普净?这不是刚刚那个西云小和尚嘛!”小岚说,“好像是一个武僧呢。”

        “啊,你认识他吗?”

        “呃,不太熟,只是家里有人认识。”

        柳安明是柳安族宗系的长子,木相,妖兽是何罗鱼;普净所属的西云是佛法世家,他在少林寺师从渡灵大师8年,金相,妖兽是青毛狮子。

        乍一看好像胜局已定,金克木,但物极必反。“金钟罩!”普净看到铺天盖地的树藤扑面而来,有些慌了,青毛狮子的土系法术此时完全被克制。普净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一束金光冲退了一直给树藤给水的何罗鱼的水浪,树藤立刻萎缩了,朝后退去。柳安明跌下了擂台。“西云的武僧?不错呢,啊,那边是……”幽班冥看向北丘漪这边,“北丘吗…还有一个南叶,四方家族来了三个呢,今年很热闹啊。”

        唰唰…咚!

        北丘漪,南叶炎。

        两个水火不容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