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生(8)

第八章 公子 (一)

缘定三生封面.jpg

缘定三生目录、简介
王爷府上,有一别具一格的书房。这书房从外面看着自然是和王府的整体格调一致,既显得书香斯文,又透露着一股雍容华贵之气。可透过书房的窗户往里面看去,却见其家具陈设简陋的寒酸不已。只见书房里居然只有桌椅和木床,那书柜之中更是连半本藏书都没有。在这书房中,正有一书生模样的人坐在床边,容貌端正又服装得体,白白净净的模样看上去倒有几分公子的模样,而此时,他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一般,双目无神。

没错,我就是那位贪图功名利禄、美味珍馐、忘恩负义的公子。我背弃了情真意切等着我的她;背弃了曾经过往的一句句誓言;背弃了那憧憬过无数次和她终成眷属的生活。

有时候我会想,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冷酷绝情,变得让自己如此的厌恶?可这个问题却总是寻不到答案,我常常想着想着就任由思绪飘荡起来,回顾起自己这一路走来的经过,甚至是回到了我见到那心爱之人的第一眼开始。思来想去,这份感情总是宛若麻绳般捆在我所有的脏器上,不断地勒紧,叫我时时刻刻受着煎熬。

我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到身为富家小姐的她时,那时候我不过是个牧童,除了放牛驱马,没有半点能叫人多看两眼的地方。可她呢,由于出身高贵、养尊处优,单单是那白皙红润的的脸庞,就叫我这从小饥一顿饱一顿,整日风吹日晒的黄脸少年抬不起头来。

可她却好似飞蛾扑火似得来到了我的面前,现在想想,要是她没有过来该多好,就不会让我负她、伤她了。

她看着我这么个害羞低头的少年,只是咯咯笑着,然后伸手捏住了瑶鼻,挡住了些异味,围着我打转,似是在打量着什么,忽的问我想不想做她的书童,陪着她读书。

我当时就像是那些跟在她身后的下人一样呆若木鸡。良久,那些下人们才边说着莫要胡闹,边拉扯着她走远。可她走的时候,却依旧频频扭过头来,笑着对我喊道:“喂,快跟上来呀!”而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突然就笑开了花,迎着烈日奔跑起来,追逐着那马车而去,舍下了地主吩咐照看的老黄牛,就这么跟着一路跑回了她的府上。

回府后,她父母看着气喘吁吁的我,先是厌恶的想将我轰走,却听到她要我做书童的要求。她父母自然不肯,让这么个脏小子陪着自家的掌上明珠,实在是太丢脸面了。可她那时候就像是个小魔王一般,两臂叉腰,轻哼一声,表明了态度,就是要我留下。

她父母看其坚持的模样,只好无奈的摇头,却没有说要我做书童,而是让我做个下人,先留在府上再说。而她看父母做了妥协,便不再蛮横,反倒是漏出一副惹人疼爱的可爱模样,不顾我满是泥巴的手,拉着我便朝府里跑去。

后来,我做了她府上的一名小仆,被两三个嬷嬷拿着硬毛刷洗了三便澡,又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素面青布衣裳。当那几个嬷嬷看我着装打扮好后,居然一个个“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说是刚才没看出来,我收拾干净后,居然也能算是个俊俏的小生。我自然是红透了脸,正不知所措时,又是她来到了我的面前,救我于尴尬的水火之中。

她围着圈打量了我一番,随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惊喜的拍拍手便又拉着我去见了她的父母。说是这下我可不是“脏小子”了,又提起了让我陪她读书的要求。你父母也打量了一番,又见你一副要噘嘴撒娇的样子,便只得无奈的点头同意。

事后,我才知道她是府上老爷的独女,自小就疼爱有加,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一概是允诺的。而我看着她自信的笑容,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那份担心,开始期盼以后的生活了。那时候,年少的我若是知道现在的情况,恐怕是会苦笑着摇头吧。毕竟,即便是父母再怎么对儿女溺爱,一旦逾越了底线,终究是不会妥协的。

因为跟着她的缘故,我第一次接触到了杂务农活以外的事情。自古都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作为女子的她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去私塾念书,可她的父母自然不会让他们的女儿大字不识一个,便高价请了教书的先生,在府上单独授课。而我更是有幸能坐在书房的角落,蹲在马扎上,一并跟着识字读书。

人一旦接触到新鲜的东西便会像是干涸的海绵遇到水一般,我疯狂的去抄录那些她不屑一顾的四书五经,而她呢,倒是对《诗经》一类的颇感兴趣。每当她将那些个古人相思相爱的诗句念出来的时候,我不知怎的就会双脸火烫,那感觉,就好像是她在对我念着一样。

转眼,三年过去了,我已行了弱冠之礼,她也成了年方二八的姑娘,该是寻个门当户对的夫君的时候了。可她却依旧是任着性子,就是不准许那些媒婆上门。看到这一幕,我虽表面上苦笑连连,心里却是有一丝蜜糖在流淌,暗地里希望她能一直如此。毕竟我在这府上的身份只是个伴读的书童罢了,若是哪天她真嫁作他人之妇了,恐怕其身边就再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吧。

有时候,在读书之余,她会拉着我去府外转转,我们的故乡是个略显偏僻,有山有水的地方。她总是喜欢来到那涓涓的流水小河旁,脱去靴子,漏出白嫩的脚丫去淌水,感受着那份清凉。而我自然是站在她的身后,时刻准备在其失足脚滑的时候伸出援手,以免她落水。

那天,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当她摇晃着要掉入略显湍急的河水中时,我一把拉住了她,赶忙问有没有扭到脚。可她的眼眸子里却闪过一丝狡黠,竟愣是背着身子往后坠去,害我连带着一同朝水中跌落而去。

在重心不稳的情况下,我不能的张开双手抱住了她,然而两人还是在“噗通”一声之后成了落汤鸡。那一次,是我第一次拥抱她,即便是在冰凉的河水中,我却依旧能感到一股子燥热,心口好似火炭一般灼烧着我,也烧焦了我的大脑。待到我清醒时,已经吻上了她的红唇。

她瞪大了眼睛,手足无措的看着我,而我却依旧没有松开,反倒是尽情的感受着那份唇间传来的柔软。

良久,唇分,我牵着呆立当场不知所措的她,走出了小河,坐在了岸边,浑身湿漉漉的并排而坐,一时间陷入了极为尴尬的沉默之中。

“你为何拉我?”

“我怕你坠入河里!”

“那你……为何轻薄于我?”

“我……我……”一时间,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可眼看着她眼中涣散的星光开始转为暗淡的时候,我好似得了什么鼓励一般,伸手再次将她抱住,高声喊道:“因为我喜欢你!”

一时间,峦山青帐成了我与她独占的舞台,虫鸣鸟叫和那潺潺的流水合奏起了欢歌,我感受到怀中原本僵硬的身子开始放松了下来,这才忐忑不安的看向她,而她则低着头,声若蚊蝇的喃喃道:“这么露骨的话也敢大声喊出来,真不知羞!”一时间,我醉了,醉在这青山绿水旁;醉在这虫鸣鸟叫中;也醉在她那泛红娇好的容颜之中……

我和她的事情,很快便被她的父母知道。当然,并不是我们隐藏的不够小心。而是当我们回到府上后,她便将我直接带到了其父母的面前,指着我对他们说此生非我不嫁。

她父母自然是不会同意,就像我之前说的,即便是再宠溺,也会有底线,而当底线被触发的时候,她便被锁在了闺房,再不许出屋半步。

那晚,她父母用这么多年我都没听过的羞辱之词发泄般的数落着我,而我也只能低头、咬着牙,攥紧着拳头听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她父母累了,便哄我离开。

我浑浑噩噩的走开,一路上只想着今后该如何,忽然觉得头顶一痛,低头看到一颗石子。茫然的抬头看去,却发现她竟不知何时跑到了房顶之上,正冲我俏皮的笑着。一时间,什么扫地出门、什么辱骂全都抛到了脑后,只要看见她,想到这心爱之人也同样爱着我,便觉得浑身像浸泡在温泉一般暖洋洋的。

她灵巧的顺着房檐跳了下来,拍了拍身后的一个小包袱,朝我一抬下巴,居然就要和我私奔。我当时有些发愣,缓过神来时,已经被她拉着往外走着,可我们这两个大活人又怎么可能轻易逃脱呢?还没出前厅便被巡逻的下人给逮住。这一次,她被关在闺房,四周更是加派了人手,日日夜夜的看守着,再也寻不到逃出去的机会。

后来,她哭喊、绝食、甚至是以死相逼,终于是说通了心软的父母。之后,我被要求必须考取个功名回来。这是你父母的底线,毕竟他们是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虽不说去将女儿的婚姻当做权财更上一层楼的筹码,但起码也不能嫁给一个无名无分的下人,这在哪都行不通,更没脸面说。

她担心的询问我,而我则回以自信的微笑。这几年我虽只是伴读,却比她还要用功。我和她定下了约定,便安排进京赶考的事情。

待到离别那天,她站在府外为我送行,离别时不顾父母那杀人的眼神,再次吻向了我唇,递给我一个亲手缝制的香囊。待我与其依依惜别后,走在进京赶考的路上,手里捏出香囊有一硬物,便拆出了香囊的内胆,见里面有一封被折得极小的书信:

君往仕途路,妾愿独等候,

君若拔头筹,还望念妾愁,

君若遭坎坷,妾亦盼相守,

此生别无恋,来生亦不休!

一时间,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回头看着再也看不到她的方向,暗自咬牙,定要夺个状元,来堂堂正正的迎娶她!

一路上穷山恶水,挡不住我心;风雨飘摇,也难阻我渴求的夙愿。我走过一座座城;翻过一座座山;渡过一条条河流,朝着那考取功名之地而去。满心的火热从未停歇,只因我知道,在身后有她在痴痴的等我,等我亲手将红盖头为她掀起。

可命运是如此的残忍,当那一帮劫匪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绝望了。我饱读诗书数年,却没有丁点的防身之术。没跑出几米远,就被他们抓住。待被绑回到了他们的据点,身上的盘缠被搜刮一空。可这些人却依然不满足,逼问出了她家的地址,便索性干起了绑票勒索的主意。

她家离这里相隔甚远,几天时间便叫这群劫匪失去了耐心。那日,像是终于懒得再拖下去,其中一人拎着带着血渍的宽刀朝我走来,看这样是要杀人灭口了。

正当我万念俱灰,闭眼等死的时候,一声低喝传来,待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威严老者带着兵马朝这里冲来,不稍片刻,那老者的官兵便将劫匪们杀的杀、抓的抓。

而得救的我一时间激动得难以附加,连忙跑到那老者面前跪拜,好报答其救命之恩。那老者低头看了看我,便哈哈大笑着邀我回府再叙。老者算是我的恩公,自然不好回绝,而我也缺个落脚的地方,便答应了下来。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当我做出这个决定后,命运便将我抛弃了……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cp]最终我也只能这样好好过下去都得面对 只能说现在的自己对事对人都不如当初执着 不为谁离开而慌张无措 不为谁到...
    就叫王莉吧阅读 93评论 1 0
  • 镜中人 她,每天早上七点半,就坐在镜子前。水,乳,霜,bb,遮瑕,一一涂抹。画眉。一笔一笔地画,均匀上色,...
    西懒王阅读 235评论 0 2
  • 第二天接送娃上幼儿园,非但没有出现想象中他抱住我大腿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场景,反而完全忽视我的存在,在身旁小朋友的哭声...
    杜英科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