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与自己对话,是为了更好的前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有静下来,和自己进行过一场对话吗?

之所以会想到这个是因为之前在看《与神对话》时,受到里面对话形式的触动。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神或者上帝,那只是人们在自己心里虚构的一个对象而已。

其实仔细想想那就是你内心投射出的另一个自己的影子,所以你才会渴望把自己内心的最真实的困惑和想法倾诉出来。《与神对话》其实就是作者在和自己对话,因为我越来越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真正懂你,你的困惑,你的焦虑,你的烦恼,没有人能真正体会,就算是你的伴侣或者家人朋友,他们也不能感同身受,所有这一切来自你内部的问题,到最后只能靠自己去化解和消化。

而这一切的化解之道就是坐下来和自己来一场对话,对所有那些真正寻求答案和真正关注问题的人,对所有那些用心灵的赤诚、灵魂的渴望、思想的开放开始寻求真理的人,它是一个奇妙的礼物。

因为当我们找不到自己,不知道力量就在自己的灵魂深处,我们就不会相信自己也可以拥有自由的意志,自己也可以寻找到自由和喜悦。

因为做公众号,认识了很多写作的朋友,在和他们的交流中,我越来越觉得,能够用文字清晰表达自己内心所想的人,一定都是对自己有清晰的认识。可是写作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这个过程本来就是一次和自己对话的过程,因为有了来自内心最真实的自我认知,才会有笔下那样充满情感和灵气的文字。

而这最终会形成一个双向良性循环的过程。当你对自己有了清晰地认识之后,你才会对这个世界有自己的认知,因为你开始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你又能通过自己的得到什么,就像有本书说的那样,你对了,世界就对了。

可要意识到这一点,从来不是一件易事,就亦如所有的写作者都是在之前进行了长年累月的积累才有了日后的迸发。尤其是在如今快节奏的信息时代中,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信息向你涌来,来不及消化眼前的,新的事物和信息又铺面而来,在这种一切都过载的情况下,有时候连自己都找不到,又谈何去和自己对话呢?

我一直说自己是个对未来充满焦虑的人,这个焦虑从上大学就开始已经产生了,那个时候我常常焦虑自己考试考不到自己想要的成绩,以至于拿不到奖学金,班干部竞选我又怕自己落选,然后拿不到课外学分,这些类似的小事在那个时候总是会让我焦虑,其实除了对自己的不自信以外,我更多的是在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又渴望得到自我突破,所以这种来自内心的自我冲突以及不安让我感到焦虑。

毕业上班后,这种感觉依然没有减轻,只是此时的我已经学会了自我调节,但内心和现实的这种冲突让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矛盾的人,就像达令所说的那样,我一方面鼓励自己不要落入庸常而懒惰的思维,因为坚信远方总有自己可以抵达的彼岸,所以即使处在此刻的愁绪生活之中,也要保持那份期待。

可是另一方面,我又无比清醒地意识到,其实生活并不会绝对以及完全地好起来,即使我在消极的时候会安抚自己会有苦尽甘来,可是我并不会很坚信这一点——因为越发的明白,活着本身就是受苦,活着本身就很不易。

这个我在一开始上学时就知道,就像如今有人羡慕乡下的生活有多清闲美好,嚷嚷着要回归田园,返璞归真,可是我却真确的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怎样的一种辛苦,有些事有些生活,你不亲身经历永远不要用自己的臆想去幻想它。

如今因为这份矛盾心理的对抗,我常常有这种“前一刻积累起来的勇敢,下一秒立刻就烟消云散”的感觉,我常常期望在重大事件上家人能给予我答案,可是每次我爸都会说,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做主。那一刻我就是很矛盾和纠结。

后来当我意识到这种矛盾的心里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去化解和调整时,我才明白,别人给我再多的答案和建议都是没有用的,我只有坐下来和自己聊聊,我想要的答案都在自己的心里。

也许与自己对话是个孤独的过程,可我们都知道: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件孤独的事,意识到自己孤独的活着就是一件震惊无比的事。

也许这就如阿图罗·佩雷斯·雷维特所说的那样:或许这就是人生,一个人呼吸,走路 ,只为了有朝一日会转过头回顾,见到自己被留在身后,然后认出后方在每个阶段蜕变而死去的自己,并对每往前跨进一步时所留下的债,漠然以待。

可是你只有在这一场与自己的对话中,才能完成对自己的一次次认同和升级,也才能带领自己更好地前行。

而当你全身心的进入这一场对话中后,整个人的心情和状态都会因次而变得安静。人一旦变得安静,就能发现很多以往不易察觉的问题,能解决很多以往常常会忽略的事。

"让自己安静"是一件极具附加值的决定,人一旦变得安静,平日里那些鸡毛蒜皮,嘲讥暗讽就像被一层薄膜隔离开来,就像一场没有观众的舞台剧,买不买票捧它们的场只是你的兴致而已。

把那些困苦,还有那些欲求不得的挫败,都统统放在自性的光芒之下,让它逐渐地消融,和我们内在的自己谈谈灵魂,这是你自此觉醒的契机,也是你此生的课题之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