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一辈子

1.

金秋九月,女儿琴琴考上了哈尔滨一所名校,成了一名准大学生,萧奕和王钰一起将女儿送去了大学。

回程的路上,俩人都没说话,萧奕开着车,一路无语,王钰觉得累的慌,迷迷糊糊睡着了。

在高速服务区休息的片刻,萧奕看着妻子熟睡的面庞,心里涌起一阵复杂的情绪,这个才四十出头的女人,鬓角已经有了星星白发,素着一张脸,脸色不再那么白皙,隐隐约约有黄褐斑,满脸倦容,睡着了眉头还皱着。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老了呀!”萧奕在心里低叹。

2.

二十年前,王钰是才貌双全的重点高中老师,颜值高,硕士毕业,追她的人排长队,每天办公室都能收到追求者送的玫瑰花。

那时的萧奕只是私企的一个销售人员,除了长的帅点,没别的优越,凭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哄得美人归。

俩人结婚后,很快有了孩子,甜言蜜语的爱情回归到柴米油盐的日子。

问题来了,萧奕的父母已经年纪很大了,一身的病,孩子没有老人可以带。

请保姆吧?俩人的工资除了房租奶粉钱日常开销,实在请不起保姆。

休完产假的王钰一直在头晕眼花中,月子里休息的不好。

孩子怎么办?俩人商量了一周,最后决定让王钰辞掉工作,全职带孩子。

3.

萧奕南下深圳去闯荡,很快混的风生水起,薪水涨了不少,王钰带着孩子一起挪到了深圳,一家人团聚,挤在租来的小房子里,欢声笑语,倒也快乐。

王钰心里偶尔会想起从前教书的日子,那会的自己,多么骄傲。现在只有整天做不完的家务,洗不完的尿布,一日三餐,孩子的辅食、早教,围着丈夫孩子团团转。从前的朋友早就失去了联系,丈夫又忙,回家基本是倒头就睡,自己心里的落寞又能向谁说呢。

女儿琴琴倒是长的伶俐乖巧,很少吵闹,会懂事的帮助妈妈做些事,经常说一些稚嫩的话逗妈妈开心,多少次夜里,王钰摸着女儿肉肉的脸蛋,想想又觉得这辈子有这么个可人儿也值了。

萧奕的事业发展的很好,升了销售经理,房子买了一套,一人一部车,虽然经常出去应酬,晚上必定回家。

一晃十年过去,琴琴上了中学,王钰带着女儿上兴趣班,自己给孩子补文化课,每天忙的像陀螺,转啊转啊,中心都在孩子。

可是萧奕越来越忙了,经常出差,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

4.

萧奕的公司在长沙开了分公司,老总想让萧奕过去做副总,开拓新的市场,同王钰商量,王钰回一句:“我支持你,你去闯吧,不要忘了这个家就行。”

萧奕飞到了长沙,站稳了脚,又动员王钰和孩子挪到了长沙。

王钰像候鸟一样搬着家,给女儿联系转学,和小区熟悉的朋友再次分离,再次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从头开始生活。

琴琴越来越大,青春期的孩子有些叛逆,萧奕和王钰经常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发生争执,只是避着琴琴。争吵过后冷战几天,又和好了,反反复复,渐渐的像家常便饭一样频繁,最后俩人不争了,由着王钰管教女儿。

萧奕开始不怎么回家了,经常借口加班宿在公司的宿舍,只是每天会发短信问下女儿的情况,俩人的聊天内容仅限于女儿,除了女儿好像没别的可聊。

5.

王钰的心莫名的难受。

做饭的时候,洗衣服的时候,送女儿去补习的时候,她经常会出神,闯了几次红灯,有几次还差点撞到人行道上的行人。

朋友建议王钰去看心理医生,王钰觉得自己正常的很,拒绝了。

她开始看佛经,闲暇时经常在家里打坐,闭着眼,手握着一串南山求来的佛珠,一颗一颗地拨弄,一坐几个小时。

萧奕偶尔回家,看到妻子漠然的表情,心里更加失落,逃也似的离开家。

琴琴放月假回来,俩人都在家,和和睦睦的,一个做饭,一个帮厨,吃了饭,全家一起围着吃水果,聊天。琴琴突然冒了一句话:“爸爸妈妈,我觉得我好幸福,有你们在一起。我们班同学好多都成了单亲的了。”

萧奕和王钰彼此对视了一眼,尴尬的笑了笑。

6.

很快,高考来了。

为了报志愿的事,俩人又争了一次。王钰连带着说起这些年的委屈和压抑,说萧奕变得不顾家,萧奕说王钰不可理喻,最后的结果是俩人不欢而散。

志愿最后是琴琴自己决定的,去了一个遥远的冰天雪地的城市。

日子不咸不淡,琴琴去了哈尔滨上学,王钰一下子松了一口气,觉得生活忽然变得没意思。

家里的佛台落了一层灰,王钰已经好久不念佛了,每天在家里晃来晃去,很少出门。

萧奕基本不回来,他怕看到王钰脸上那种虚无缥缈的表情,在王钰的眼睛里,他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心里更加慌乱。

琴琴不在家了,俩人基本没有什么话说,家里安静极了,吃饭也不在一个点吃,钟点工会按时过来做饭,只是饭菜经常倒掉很多。

7.

王钰开始失眠了,整夜整夜睡不着,凌晨三点就起来,拉着窗帘,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开着电视,一直看韩剧,更多的时候是歪在沙发上半睡半醒,到了午饭时间,胡乱扒拉两口,又躺回房间。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直到琴琴快要放寒假了,王钰想着收拾一下家里,突然胸闷的厉害,一下子歪在了地上。

醒来时,眼前一片雪白,胳膊上别着吊针,是钟点工上门做清洁时发现的,又给萧奕打了电话,救护车送来的。

萧奕见王钰醒了,眼圈红了又红,摸了摸王钰的头,转身出去给琴琴打电话。

隔着门,隐隐约约中,王钰听到萧奕在说乳腺癌,眼前又是一片黑。

8.

再次醒来后,王钰自己问了医生,确诊是乳腺癌晚期。

王钰坚决要求回家休养,琴琴和萧奕苦劝,拗不过王钰,还是回了家。

此后,萧奕推了工作,请了长久的假期,在家专门伺候王钰。

可是王钰大多数时候都在昏睡中,吃了止疼药,睡的很沉。

不到半月,王钰走了。琴琴哭的声嘶力竭,萧奕抱着琴琴,也是泪流满面。

9.

一年后,萧奕再婚了,很快生了一个幼子。

原来的老房子卖了。换了小区,买了新房子,新人搬进去,欢欢喜喜。

只有琴琴,想起王钰的脸,觉得心痛万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