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录之奇怪的室友(四)

昨天他把他的发现告诉了寝室里的大伙,原来那奇怪的臭味是垃圾处理那的泥搞出来的。可是寝室里没有什么泥土啊,更不用说平时没人去那个脏地方呀。

党俊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他见过老孟在厕所里蹭鞋底。

原来是老孟!一定是他把那散发臭味的泥蹭到厕所地上,然后被我们误踩了给带到寝室里来。所以才会时不时得出现臭味。

“花美男!花美男!”小山楂远远地就向阿花喊道。“你知道吗?你们宿管老孟又被警察带回去了!”阿花惊讶地张大了嘴,说道:“天啊,怎么回事?”小山楂好像很满意阿花的反应,有些得意地继续说道:“有你们十二舍的学生举报,说老孟有一次喝醉了对他说过用刀割开皮肤的感觉。很多人都看到老孟被警察带上警车。还有你知道吗,那个尸体还没被找到,你说会被藏到哪啊……”小山楂后面说什么阿花没再听了,尸体还没被找到,老孟在厕所蹭鞋底,这……难道尸体被老孟埋在北边的小树林里吗?

几天后阿花他们几个找到了辅导员,联系上了警察,说出了他们的猜测。后来警察真的在小树林那挖出了一具尸体,听说老孟一直否认是他干的,案子还有很多疑点但这些学生们已经不再关心了。

老孟再也没有出现在学校,宿管换成了一个姓赵的大爷。阿花寝室里也再没有臭味了。

“阿花,借你兵器一用。”
“给”

“艹,又让苍蝇跑了,阿花还是你来收拾它吧。”

“党俊别动,苍蝇在你头上,我发现苍蝇老喜欢往你那钻。”

“啪!”

“厉害了我的阿花,苍蝇在你手下活不过一招。”
……
日子平平淡淡,在打苍蝇中度过。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阿花和小山楂好上了。据女生那边流传出来的消息说,是阿花见到小山楂和其他男生比较亲密,阿花当时喝了酒吃了醋控制不住自己就过去打了一架。阿花在付完医药费时小山楂捏住了他的手。而阿花自己的说法是去表白了然后就成了。

某晚。

阿花与小山楂凌晨两三点才从校外回来。原本阿花以为这么晚了在外面开房就顺理成章了,没想到小山楂交代了舍友让她求宿管大妈留门。

日了狗!

“谋划了这么久,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阿花把小山楂送回寝室,自己也回寝室去了。快到寝室时,阿花又闻到了熟悉的“屎味儿”。潜意识里阿花已经把那“屎味儿”和死人联系在一起了,所以这一回与这气味不期而遇让他心头一跳。

“是泥。”接着路灯,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脚印在地上。“这个脚印的方向是朝着十二舍!”

十二舍与众不同的是夜里不锁门,对夜归的学生十分便利。阿花走到十二舍门口时心里有些害怕。每一层都有两个厕所,东头一个西头一个。阿花的寝室靠近东头,过了厕所就是他们的寝室。阿花听到厕所里有摩擦的声音。

他偷偷把头探了进去,又马上缩了回来。

是党俊!

党俊在蹭鞋底!

党俊好似梦游一般,闭着眼睛,面无表情。阿花在他身前挥了挥手,党俊没有任何反应。

阿花看着党俊摇摇晃晃地走回寝室,当梦游的东舟路过自己身边时,他明显闻到了党俊身上那股熟悉的臭味儿,还听到党俊打了个饱嗝。阿花还发现好几只苍蝇在党俊脖子上爬。

“原来苍蝇是党俊带回去的……”阿花回头看了看大爷的值班室,想到了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