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的世界,深情的爱人:《乱世佳人》

1939年的彩色电影《乱世佳人》,近4小时的时长,不觉冗余只觉意犹未尽。

这部电影根据玛格丽特·米切尔唯一的长篇小说《飘》改编,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讲述了一段刻骨铭心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

女主角斯嘉丽是南方塔拉庄园的一位千金小姐。

她看似像一位端庄优雅的大家闺秀,实质像一匹野马,骨子里透着烈性。

她那精致的脸上挂着热情的微笑,淡绿色的眸子泛着狡黠的神色,十七寸的腰身配着飘逸的裙摆,她游走在宴会之间,吸引着所有异性的眼光,瑞德·巴特勒是其中之一。

但瑞德并不像那些围绕她身边的一般男子。

他看似彬彬有礼,实质和斯嘉丽相似,骨子里透着一股桀骜不驯。

他长着一张海盗般的黑脸,眼睛乌黑狂放,他独自倚在楼梯边,带着冷冷的傲慢凝视着她。

他们四目相对,他那玩世不恭的嘴角不怀好意地上扬,修得短短的黑胡子底下露出了兽齿般的白牙。

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此时的她无暇深究。她像所有花季少女一样,一心只对童话色彩般的爱情充满了神往。

诗人般的庄园少爷艾希礼,是她此时心仪的对象。她大方向对方表白,然而痴心少女的单恋却受到了打击:艾希礼拒绝了她。

她一把抓起花瓶砸向了壁炉,甩了对方的一个耳光。

瑞德成了这场表白的一个意外,他无意之间知晓了这一切。

她怒怼他缺乏绅士风度,他却讥笑她不是淑女。从此,他们成了一对冤家。

冤家路窄,他们的不期而遇随时而来。

表白遭拒的斯嘉丽,转而嫁给了梅兰妮(艾希礼的妻子)的弟弟。不幸的是,战争刚一打响,她的丈夫得了麻疹死于肺炎,她成了寡妇。

未婚时代的自由随之消失,她不能穿鲜艳的衣服,不准佩戴任何饰物。

义卖会上,姑娘们都穿着靓丽的长裙,在舞池中央翩翩起舞。她只能穿着长袖的丧服,纽扣一直扣到了脖子。无奈之下,她的双脚在地板上打着拍子,只能在心里想着跳上一曲。

瑞德,作为唯一穿越封锁线的英雄出现了。

看到瑞德,她慌忙转身,裙子却被钉子钩住。她拼命拉,他幸灾乐祸地弯腰替她解开了裙子的荷叶边。

她窘迫尴尬,他却无视异样的眼光,出高价邀她做舞伴。

她一骨碌站起来,眼里流露出近乎狂热的光芒。她说,她只是爱跳舞不管对方是谁。

黑色的长裙和黑色的燕尾服,行云流水般的华尔兹,成为宴会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他跟她坦诚,他既不高尚,也不是英雄,而是期望得到更多。

她却说,她等着艾希礼的归来。

她为他亲手做了镶着流苏的黄腰带,她戴着瑞德送的帽子去火车站接他回家。

决战来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阵阵袭来。战亡名单一波接着一波,人们纷纷逃离炼狱般的亚特兰大。

恐惧和困境之下,斯嘉丽身边,没有艾希礼,只有瑞德。

瑞德想要带她远走高飞,她却拒绝得果断而决绝。

梅兰妮即将临盆,瑞德策马而来,带着她们飞过滚滚的浓烟,越过乱蹿的火舌。

半路上,他不忍目睹南方军的溃败,毅然选择加入了最后的决战。猩红色的背景之下,凛冽高昂的音乐之中,他们的剪影染红了半边天。

战后,塔拉家园被洗动一空,母亲在惊吓中死去,父亲坠马而亡,高额重税更是让斯嘉丽绝望。

她找到艾希礼,历经战争洗礼的艾希礼却对现实充满了逃避。

困难重重走投无路之时,她再次想起了瑞特,那个总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的男人。

她穿着用天鹅绒窗帘改成的裙子去监狱见他。

他朝她微笑,声音温柔似水。她看着他黝黑的脸庞,腼腆地低下了头。

但很快,他又识破了她,最后,他拒绝了她。

她气急败坏摔门而走,他却带着轻浮放浪的语气讥讽她。

为了支付庄园税金,她嫁给了暴发户弗兰克。她种棉田经营木材厂,扛起家人的生存重担。哪知不久之后弗兰克因参加秘密会议,遭到突袭中弹而亡,她再次成为了寡妇。

瑞德来了。

他一边赞叹她是了不起的女人,一边带着七分放荡不羁向她求婚。誓言尽管带着讥讽,却带给她安慰。

蜜月里,白天的纸醉金迷让她兴奋不已,深夜的噩梦缠绕却让她惊恐万分。他带她回到塔拉庄园,他像孩子似的把她搂进了怀里。

尽管瑞德如此待她,她对艾希礼的那份初恋情愫,却依然延续到了婚后。

产后,她翻开了艾希利的照片,相见时,她情不自禁地拥抱着艾希利。

这让瑞德愤怒,哪怕他一开始就已经知晓。

他眼中闪着寒光,他粗暴地把她从床上拖下来,他蛮横地捡起一件长裙扔到了她面前,他双手挤压她的脑门,他用恶毒的语言无情地鞭挞她。

她告诉他,她再次怀孕了,他却责问讽刺她。她像猫一样扑向他,他却躲开了。她失去了平衡,掉下了楼梯,失去了他们的孩子。

他内疚,不断地责备自己。他满脸胡渣深陷在沙发里,双眼失去了往日的神色。

他痛定思痛,决心和她言归于好。不幸的是,在他邀请她再一次蜜月旅行之时,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他们的女儿邦妮意外坠马,地上留下一团蓝天鹅绒骑马服。

他失去了唯一疼爱的女儿,失去了与她之间唯一的血缘联系。与此同时,不幸的事也在另一个家庭发生,梅兰妮终因操劳过度而亡。

看着无助迷茫的艾希礼,斯嘉丽才意识到,艾希礼对她,不过是一份虚无的幻影,瑞德对她,才是一份真实的存在。而此时,站在一旁的瑞德已经转身离去,决绝消失在浓雾之中。

乱世之下爱的决裂,是锥心刺骨的痛。

但斯嘉丽最后的台词“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仍然留给了观众无限的期待。

瑞德和斯嘉丽,他们爱得得浓烈而刻骨,爱得强烈而炙热,穿越了半个世纪,穿透了眼前的屏幕,沁入血液深入骨髓。

我想,如此深情的爱,瑞德怎会不回来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部1939年的老电影是第一部获得奥斯卡奖的彩色电影,昨晚心血来潮花4小时重温,当年看得懵懵懂懂,20年后豁然开朗...
    我就是我09阅读 99评论 0 2
  • 窗外细雨纷纷,好似正在赶资料的人们急切而慌乱。 算是暂且告一段落了,喘喘气,等待新一轮大战的到来,为了这场仅亚于南...
    小主十四阅读 442评论 5 5
  • 我夺去了跟我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妻子、孩子母亲的生命,我自责、我有罪。这是一个家暴死刑犯写给父母信中的一句话。然而,...
    随风爱大海阅读 51评论 0 0
  • 在传播过度的社会中,人类的心智完全是一个容量不足的容器,他们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沈倩阅读 43评论 0 0
  • 记得早年看相书,对余有一批语:“初限运道未曾亨,若是蹉跎再不兴。兄弟六亲皆无靠,一生事业晚年成”。至今日,已整整四...
    天中山人阅读 56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