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透视出的社会问题

“辱母杀人案”背后展示的正是高利贷催生的祸端。与其说是于欢因为催债人辱母而杀人,还不如说是高利贷逼于欢杀了人。

据报道,“辱母杀人案”的起因就是于欢母亲苏银霞的债务纠纷。据苏银霞的姑姐于秀荣讲述,苏银霞早年曾养过猪,也曾去新疆轧棉花。直到十几年前,苏银霞去南方打工,发现做汽车配件可以赚钱,便回到山东老家,用全部积蓄开厂子,做起了汽车刹车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山东“辱母杀人”案涉事企业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下称“源大工贸”)注册资金1亿元,法人代表正是案件被辱人苏银霞,2014年6月9日,苏银霞实缴货币5000万元。2014年年中有能力实缴5000万的苏银霞,却在同年7月份向吴学占借款100万,悬殊的数字不免令人生疑。但结合公司主营业务及彼时的经济形势,似乎又能看出端倪。

资料显示,源大工贸的经营范围是:减速机、汽车配件、轴承锻件、双轴强力搅拌螺旋送料防反风湿式喷浆机、JC3煤矿机械性防爆柴油机混凝土搅拌运输车加工、销售;钢材、板材、铁精粉购销。

不幸地是,钢铁行业由“深秋”步入“寒冬”。《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在源大工贸见到于欢的姑姑于秀荣,她告诉记者,源大工贸最早做圆钢(音)和刹车片,后来圆钢价格从4000元/吨跌至2000元/吨,就不做了,只做刹车片。资料显示,源大工贸自2015年前后因经营困难即四处举债,涉及商业银行、担保贷款、租赁和高利贷等渠道。

有媒体报道,苏银霞借高利贷时,公司财务已不太好,拆西墙补东墙还贷,拖欠工人工资,短的拖欠四个月,长的拖欠八个月,苏银霞借钱是想维持工厂生产,用销售收入还贷。相关法律文书显示,苏银霞曾向多家银行机构进行贷款

根据分析还原,由于经营困难苏银霞2014年7月借款100万月利率10%,也就是到2015年6月,利息120万,本息和就达到220万。应该2015年6月100借款到期时,还清本息220万,在支付本息184万后,还差36还不上。于是在2015年11月再借高利贷35万,计算日期应该是2015年7月。2016年3月35万的高利贷,利息35万,本金利息和应该是70万,于是又用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去抵押,由于时间差异仍有无法还清的十几万的欠款,便是“辱母杀人案”的罪魁

看到这里,脑海里会蹦出很多词,中小企业的困境、高利贷、非法集资高息放款,盲目扩张、举债经营、注册资金与经济实力等等。

第一、中小企业实体经济的困境举步维艰。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苏银霞曾向多家银行机构进行贷款。2016年1月22日,源大工贸向浦发银行聊城分行借款788万元,至2016年9月2日,需还本息合计808万元。2014年时,正昊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818万保证金,向招商银行济南分行借出1818万元,但该款项被交付与源大工贸,到期未还欠款及利息。在借高利贷之前,苏银霞已经多次以各种方式进行借贷,并与多家企业进行互保借贷,企图借钱维持企业的经营。

1、注册一个亿资金的,实交资金5000万,还要借高利贷一百万。注册资金一个亿的大企业,竟然没有使用财务管理分析去进行决策,没有计算利润率是不是大于贷款利率,没有计划每月的利润与现金流,没有借还款计划等财务规划。

2、不少企业盲目扩大企业规模,扩大之后,管理者不考虑其中存在的巨大风险。在没有掌握新扩张领域的相关基础知识、基本经验和基本技巧,没有处理好新建立的各种关系,不具有进入新领域的财务管理人员、不具备足够的资金、时间和人力资源等等相关条件的情况下,就盲目进行多元化扩张。从而把自己逼到了死胡同。

3、过分依赖负债经营。一些企业在不具有偿债能力的前提下,采取了风险较大的负债经营策略,企图以此来促进企业的发展和规模的扩大,从而使一个好端端的企业陷入了"负债―――再负债―――债上加债"的恶性循环之中。如果企业的管理者,不了解负债的规模、利益和期限,不了解全部资金的利润率是否高于借款利率;进行融资后,不注意收益与成本的配比,不知道合理的资本结构,不了解负债的时间,往往会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风险。

第二、非法集资与高利贷。大多放高利贷者都可能涉嫌非法集资。高息吸筹,更高的息放贷。放贷失败,就无法归还老百姓的存款本息,收不抵支,只有卷铺盖走人——。有时候会想起以前电影电视里,还不起高利贷的穷人,卖儿卖女流离失所。以前在台资企业做主管曾听老板吐槽,台湾制度放高利贷和贷款者一经发现都是触犯法律;他们也曾高息存款给他人,结果那个人被抓了,他们宁愿受损失,也不愿承认曾高息存款给他人。

前车之鉴,愿我们能从“辱母杀人案”中得到点启示。


裘艳敏2016年3月28日写于商丘

参考文献:辱母杀人案追踪:

华夏时报网

2017/03/28 07:18:10:

(原标题:“辱母案”大哀思:钢贸寒夜漫长 信贷勒出悲剧本报实习记者石省昌,吕方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