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0

今天是父亲的忌日,父亲离开我和母亲有25周年了。

今天我和母亲视频了两次,母亲问我:“有什么事?”我回答:“没事,就是想找妈说话。”

我不敢告诉母亲今天是什么日子。因为有一天我在快手上发了父亲的像片,母亲看了,泪流不止,我赶紧把那个像片私密了。我知道母亲想起父亲,会伤心。

其实我好想和母亲聊聊父亲,我好想和母亲说:“我‘大大’(老家人对父亲的称呼)要是活到今年,应该有82岁了。”

父亲就在25年前的今天上午11点多走的,其实我和母亲早就做好了父亲走的准备。

可父亲真的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还是接受不了,父亲他,突然就不和我们说话,任凭我怎么喊他,他始终不回答。

就在那年,从父亲检查出胃癌的那天起,我突然长大了,我开始频繁地挑水,开始去碳房里打碳。我像个大人似的,开始去找邻居阿姨借钱。

我和母亲变的都很节约。

这些日子,我有时会胃胀,胃疼。

我各种折腾: 学习“仙人揉腹”,去散步,去看医书,按医书上的菜谱做饭,也学着调节情绪,觉的有所缓解。

我就是没听医生的话,医生让我做个胃镜,我始终不敢做,我带父亲做过两次胃镜:第一次在县城做的;第二次是在张家口附属医院做的,当时就查出了胃癌晚期。那时候医学技术没有现在发达,我太害怕父亲当时做胃镜的情景。

金钱是万能的,但金钱不是全能的,金钱有时候换不来健康,更换不来亲情,希望天下的每个父亲母亲都能善待自己的身体,能和儿女们团团圆圆共享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