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去欧洲?我不禁连打几个干yue(呕)!

字数 3145阅读 632

吃瓜群众被《延禧攻略》和《如懿传》两部剧洗脑了,奢华的服饰,琳琅的器皿,昂贵的木质家具,还有这围着一个男人恩宠的爱恨情仇,勾心斗角剧情,无数少女式幻想全都集中在了这大清后宫。从前几年的穿越式到最近的原历史人物的撕逼大战,我说,咋能不能放过这几个男人,毕竟这身体也受不住啊!

难道大家就不能垂涎那些个高鼻梁,深邃蓝眼睛,烫着大波浪,脚踩高跟鞋的欧式汉子?

语言不通?不存在的!吃不惯西餐?也不存在的!玛丽苏剧情的发源地,那为什么不愿意穿越去,我告诉你为什么。咋们今天就以清朝的康乾盛世对比同时期的欧洲宫廷生活。

前方高危!请备好纸巾和垃圾桶!因为,你所知道的欧式贵族生活,什么王子公主、骑士贵妇、城堡天鹅绒、纹章与剑,全都是童话里骗人的!

01.脏

首先提下康乾时期是从1681年-1796年期间,长达115年时间段,横向对比此时的欧洲时期则是波旁王朝(1589年—1848年)统治阶段,也就是叫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八,后改名儿查理那几哥们家族统治时期(特别有意思的是东西方两大统治者在位时间都是no.1,但是康熙没拼过路易十四啊,为什么提这事儿,先卖个关子)。

再往后就是拿破仑执政的法兰西第一帝国,这段时期是吃瓜群众眼里真正意义上,最集中的欧式贵族时段。

在此之前的欧洲所谓的贵族宫廷,特别是中世纪时期,看过《冰与火之歌》的都知道,高耸雄壮的欧式古堡,就是一堆石头砌成的放大版烟囱好吧,不透气不透光,整个室内睁眼一抹黑,永远都是油灯相伴。

这些巨型建筑首先在选址上就比不得咋们华夏宫殿的选址,全选址在地势险峻之处,例如悬崖、山顶,以及河心小岛等等。要进个城还是跋山涉水啊,翻山越岭啊,骑马也得把自己给颠成神经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城堡内部除了黑就是潮,阳光照不进,时不时还漏点雨水进来,再加上卫生观念及其的差,到处都是灰尘、蛛网、臭虫、跳蚤、蚊子、苍蝇和生活垃圾。

睡个觉都不安宁,一不小心臭虫就爬到了你的嘴里,我不仅打了个干呕~

还没完,中世纪的城堡够恶心了,你可以说是经济不发达,那我们回到波旁王朝时期的欧洲。

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1776年,富兰克林漂洋过海到法国来求援,结果才刚进巴黎就被臭气熏昏,而那时的巴黎卫生状况,其实已经有了很大改观……

在17世纪的法国巴黎,法令规定市民在白天不许从楼上倾倒粪尿,只有晚上才可以,但倾倒之前必须要先喊一声“注意尿”,以防引起不必要的治安纠纷……

《还珠格格》里面小燕子说的“大街上,狗屎臭,猫屎臭,人屎臭,屎臭屎臭屎屎臭”就是对欧洲最好的诠释。

贵妇们为了躲过大街上的各种粪便,于是发明了6到18英寸的厚底鞋,避免粘到去参加舞会的长裙上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法国如此,英国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英国很早就注意到这一点,修筑了公共的厕所和下水道,但却直接把粪便排入流经市区的河道内。然后由于粪便太多,细小的河流很快就开始慢慢地被淤塞……

我不仅又打了个干呕~说不下去了!


02.乱

不说公共卫生,我们来说个人卫生,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丘吉尔一样每天泡在浴缸里,喝着威士忌?我只能告诉你,too young too simple!

最开始是有集体澡堂,后来中世纪的很多欧洲人,经常是一辈子才洗两三回澡!在中世纪的欧洲,按照天主教会的观点,肮脏的躯体被看作更能接近上帝,不洗澡则成了圣洁的象征!再说了洗澡水也不太好烧!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个重要原因,也怪我们伟大的成吉思汗,把黑死病带去了欧洲!从14世纪初期开始,一场黑死病在全欧洲范围内蔓延,夺去了三分之一欧洲人的性命,浩劫之后,犹如惊弓之鸟的欧洲人们到处找原因,洗澡也不幸名列其中。

那时的医生们认为:水会削弱器官的功能,洗热水澡时毛孔完全张开,有毒空气就会进入身体。

太可怕了,还是身上的污垢才是最好的防护!还洗个毛线的澡啊!

到了17世纪的法王路易十四统治时期,如果没有医生的吩咐,都不能洗澡。最爱干净的法国贵妇人每年也仅洗两次澡,平时主要用干毛巾擦身。

法王路易十四本人也要在医生的指导下谨慎地沐浴,最开始卖那个关子揭秘,路易十四在位72年,总共就洗了7回澡。从1647年到1711年的64年间才洗过一次澡——这一惊人记录,迄今依然被保留在路易十四的御医每天为他做的身体状况记录本上。

哎呀妈呀,这么臭怎么受得了?于是法国人开始费劲儿地研究香水,这样的严酷环境里,香水成了人们生活的必需品。

到了拿破仑帝国时期,热爱科学的拿破仑皇帝鼓励法国科学家投入对有机化学的研究,从而使法国的香水工业开始引领世界潮流,直到今天……

我不仅又打了个干呕~

乱可不止这一点乱,私生活更是乱!你以为整个大后宫跟康熙乾隆雍正一样,为了一个男人争斗的你死我活,人家欧洲贵族之间的性关系,怎么开心怎么玩儿,才不管什么叫乱伦,什么叫梅毒。

比如拿破仑家族那些破事,首先拿破仑一生最爱,死之前还念叨着的“约瑟芬”,约瑟芬比拿破仑大6岁,当时已经是两个孩子母亲,也是一名寡妇,这都无所谓!可惜约瑟芬没给拿破仑生一儿一女,那也阻挡不了他的爱。

然后这么有情有义的男人,死之前在遗嘱里面叮嘱自己的弟弟—路易.波拿巴迎娶自己的继女(约瑟芬女儿),也就是说叔叔娶了侄女儿,后来俩人的儿子就尴尬了,即拿破仑三世既是拿破仑的外孙,也是拿破仑的侄子。

最后是拿破仑的儿子拿破仑二世,没做过什么大事,但是他却做了一件让后人“不耻”的事情,那就是勾搭自己的舅妈——索菲亚.弗里德里卡,即索菲亚大公夫人。

又不洗澡还要乱搞,不早死都是奇迹!

我不仅又打了个干呕~


03.差

卫生条件差,吃的也没有想象中好。凡是今天我们能想象的西餐,什么面包牛排,奶酪,越是往嗖一层面基本上就是当时的饮食。

中世纪黑面包,一般是用小麦粉混杂大量的麸皮烤制而成,这是主食;再往后一点是用精面粉加入鸡蛋、牛奶、蜂蜜和香草,高级软面包!

蔬菜,例如胡萝卜、芜菁、圆白菜、卷心菜等等,中世纪的欧洲人倒是习惯于生吃,甚至就连刺激性口味的洋葱也是如此——当然,也有浸泡在肉汁里的烤洋葱,不过那个就属于高级菜了。

17世纪,荷兰进入黄金时代,号称欧洲第一富。他们吃什么呢?答:他们煮水加盐,加点肉豆蔻,加点肉末,就敢说是肉汤。

寻常市民经常一周只烧一次饭菜,吃一天热的,余下六天冷食过日子。他们吃不到什么新鲜肉,每星期能吃一次腌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一想咋们华夏民族,康乾盛世的饮食,什么叫国宴,什么叫人间至味,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吃的差就算了,医疗条件也差,像我们很早就出现的什么麻沸散、五禽戏、刮骨疗伤、针灸,那都是没有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欧洲整个中世纪前后的唯一万能疗法就是放血。

感冒咳嗽,放血!头痛失眠,放血!拉肚子,放血!皮肤痒,放血!相思病,放血!郁抑症,放血!

简而言之,没有什么病不是放血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多放200CC。

更要命的是,14世纪的英国人居然一度坚信,在给病人放血之后,应该往伤口涂抹粪便……这岂不等于是急着要让病人的伤口感染上病菌,出现化脓甚至破伤风吗?

这种万能疗法一直持续到18世纪。

这其中最著名的受害者,就包括美国的开国总统华盛顿——1799年,华盛顿因为淋雨而患上了咽喉炎,家人赶紧请来几位名医会诊,他们先是给华盛顿喝催吐剂,然后用一种毒虫刺激皮肤,可是都不怎么见效。

于是,这些名医们一致认为,应该给他使用最科学的放血疗法。结果一连放了三次血,华盛顿的病情看上去反而恶化了。这些“名医”只好增大放血量,短短几天足足被放掉了2300毫升的血液,几乎相当于他全身血液总量的一半,终于失血过多,熬不住一蹬腿就此咽气。

除了催吐,放血,还有种方式就是灌肠,正如同放血过度就等于谋杀一样,灌肠太多太勤也会让导致病人身体虚脱而送命。

所以想象一下,当你穿越过去,做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主,一言不合就晕倒的情况下,根本就不是皇帝着急地喊着“传太医”,而是一群魔鬼要给你催吐,放血、灌肠,死了算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样的一个欧洲,走在满是粪便的大街上,吃着硬邦邦的黑面包,九死一生地进了宫廷,被一群乱伦分子搞来搞去,一身都是病,最后失血过多而死,是手机不好玩儿还是酒不好喝?

我不仅连打了个干呕~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