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鲁迅做了父亲,也成了中国文学的“教父”

今年是鲁迅的大年,鲁迅诞辰140周年。

在上海的9年是鲁迅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9年,这9年的创作双倍于他前9年的文学创作。

在上海,鲁迅做了父亲;在上海,鲁迅做了中国文学的“教父”。


景云里:鲁迅在上海第一个家

地址:上海市多伦路35弄1-30号

1927年10月3号,鲁迅和许广平坐船到了上海。10月8号就搬进了景云里23号。景云里是那种石库门的房子,现在还在,但是比较破败,也没有把它作为鲁迅故居来保存。


景云里23号,鲁迅1927-1930年曾在此居住


鲁迅在上海是没有买房子的,是买不起。

我们都知道鲁迅在北京是置了两套房子,一套是八道湾的房子,一套是西三条的房子,现在的鲁迅博物馆。

现在都议论说鲁迅很有钱,在北京可以置两套四合院,但是从第一套房子开始,鲁迅开始借钱,借了多少钱呢?

单单是1920和1921年,两年内就借了12次,总计借了1000元,其中500元还是高利贷。23年他置了西三条,24年又开始借钱,一年之内借了9次,借了900多元。

一直到他离开北京,才把这些欠款全部还掉。所以我们不要单单看鲁迅在北京有房子,有房子背后还有很多的狼狈和困窘。

因为鲁迅在北京的收入主要的来源是教育部的工资,但是教育部经常欠发工资,鲁迅还要通过稿费和教课来做一些弥补。但是讲课费一个月最多就是60,少的就是30。所以鲁迅在北京虽然有两处房子,但过的日子仍然并不是真正的富人生活。


内山书店,上海市四川北路2091号。鲁迅常去内山书店购书、会客,并一度在此避难,店主内山完造更是鲁迅一家的挚友。如今的内山书店一楼虽已成为工商银行营业部,但二楼还有内山书店陈列馆可供参观。

拉摩斯公寓:不安稳的三年

地址:上海市四川北路2093号(现民房)

鲁迅在景云里17号住到了1930年5月份,然后就搬到了拉摩斯公寓,那是个西式洋房。

拉摩斯公寓正房里,唯一的一个中国人就是鲁迅。这个房子之前的主人是一个日本海员,鲁迅是通过他的日本朋友内山完造租下来的。

这房子的价格如何呢?鲁迅很少说这个房租的价格,但是他会记下“顶费”的价格。民国时的上海,租房子是需要顶费的,类似于我们现在理解的押金。你交了顶费之后,你就获得了这个房子的无限期的使用权,甚至你可以把这个房子再转租出去做二房东。

 拉摩斯公寓外街景,砖红色大楼便是当年日军陆军司令部。

拉摩斯公寓的顶费是多少钱呢?500元。鲁迅在上一套景云里的房子顶费是多少呢?50元。鲁迅在景云里23号的顶费一直没退。因为鲁迅搬出后,那个房子鲁迅让给了柔石和他的小伙伴们,直到1931年春节柔石牺牲,年轻朋友也搬出,那50元的顶费才退给了鲁迅。

柔石是鲁迅的学生,两人曾共创期刊《朝花》,再加上都喜欢木刻,使二人亲如父子,单《鲁迅日记》载及的来往就有近百次。

1931年1月16日,柔石到拉摩斯公寓看过鲁迅。第二天,柔石在租界东方旅店开会,与29个同志被一起抓捕了。柔石被捕的时候,身上还带了一封鲁迅跟北新书局的出版合同,警察一定会追问鲁迅的。柔石从监狱中带出的第一封信就透露了这个信息,那封信柔石是写给冯雪峰的。

那封信里说“雪兄,此事可告大先生”,“大先生”就是鲁迅。“望大先生勿念,我等未受刑”,就是第一轮的时候,柔石还没有受刑。“捕房和公安局,几次问大先生地址,但我哪里知道”。

柔石当然知道,但是柔石没有说。

1月17日被捕,2月7日柔石和27个同志就被枪杀在龙华国民党的警备司令部里。他们的牺牲,后来史实的考证是,被共产党内真正的叛徒们出卖了,是王明这一派的人。而且他们牺牲之后,王明这一派仍然要清算这些烈士们,认为他们是叛徒。直到1945年4月,延安的中国共产党第六届七中全会通过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才为这些烈士们平了反。


1930年5月12日,鲁迅、许广平从景云里迁入拉摩斯公寓A三楼4号。

在27个烈士中,有5位是左联的青年作家。为了追悼和纪念这些左联烈士,冯雪峰和鲁迅紧急编辑了一份刊物叫《前哨》。“前哨”这两个字,还是鲁迅写的。鲁迅还写了《柔石小传》和《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作为悼文。

拉摩斯公寓是两室一厅,房子并不好,只有最大间的会客室有窗户。平常鲁迅会把那里当作卧室,或是写作室。瞿秋白来避难,这个最大间鲁迅就让给了瞿秋白。

瞿秋白到拉摩斯公寓有两次避难,1932年、1933年各有一次。

1933年那一次呆的时间比较长,瞿秋白在这里写下了12篇文章,而这12篇文章都是以鲁迅的名义刊发出去的,甚至部分的文章被收录了鲁迅的著作中。所以看得出来鲁迅和瞿秋白两兄弟多么地要好。

第二次避难之后,鲁迅甚至帮助瞿秋白在附近给他租了一间20平米的亭子间,就在附近的北43路的东照里12号。瞿秋白在那个房子里,还编了一本鲁迅的杂感集,而且写了一篇长达17,000字的长序。

大陆新村9号:鲁迅故居,在上海的最后一个家

地址:上海市虹口区山阴路132弄9号

相对于景云里,相对于拉摩斯公寓,大陆新村9号是鲁迅住得最安稳的一处。大陆新村9号,就是现在被称为鲁迅故居的唯一一处上海的房子。


现在大陆新村9号依然保留着鲁迅当年生活时的摆设

在萧红的记忆中,鲁迅家没有沙发,全是硬椅子。鲁迅在写字台跟前坐的,也是一把木质的圈椅。鲁迅休息,或者琢磨稿子的时候,用的是一把破旧的藤椅。

站在鲁迅卧室里,会看到鲁迅卧室中的一块表,表上的时间永远停留在1936年10月19日凌晨5点25分。鲁迅的过世当然是一件既成事实,但是的确留有巨大的遗憾,一个遗憾是在很大程度上,鲁迅先生确实是被误诊了。

在许广平先生的记忆中,她有一个巨大的遗憾。

在鲁迅的最后那个晚上,鲁迅不断地出汗,许广平先生要不断地给他擦汗。擦手汗的时候,鲁迅握着她的手,但是许广平没有勇气握他的手。她怕她刺激鲁迅,怕他难过,所以她装作不知道,轻轻地放开了他的手,给他盖上了棉被。

后来许广平回想,她说“不知道应不应该去紧握他的手,甚至紧紧地拥抱他,在死神的手里把我的敬爱的人夺回来,如今是迟了,死神奏凯歌了。我那追不回的后悔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