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 (六十) 银狐

字数 2764阅读 206

第五十九章  蝴蝶效应  回顾

第六十章  银狐

     这时候,张俊的电话响了。

     “吴教授。”张俊接听,走到一边,“嗯,好,好,我告诉他。”

     三人看完监控视屏,乘电梯下楼到咖啡厅。

     出了电梯,张俊将黄建东拉到一旁,说:“刚才吴教授打电话来,说你寄给他查DNA的结果出来了,DNA与一个叫作郭义诚的人吻合,这个人是职业杀手,曾经在广东省作案多起,经常以各种身份出现,真实身份是香港人。”

     “好,有数了。谢谢。”黄建东心中有了计划。他准备拉一张清单,开始砍人,就从这个黑子砍起,他明显就是要绑架自己父亲,祸首应该就是华开江、孔茂林,按照现实理论,在非基准时空死几个人会有蝴蝶效应,反正在基准时空又不会。

     这个郭义诚,也绝对要将他灭了,被职业杀手惦记,可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你跟苏梅是发小吗?”黄建东问马怡峰。

     “是,我爷爷和苏梅的爷爷关系就不错,我们是小学同学。”马怡峰道。

     “这次你见到她没有?”

     “见到了,昨天还一起吃饭来着。”

     “......你现在究竟在什么单位?”

     “我跟你一样,你在永安,我在北京的一家贸易公司上班。你懂的,哈哈。”

     黄建东对马怡峰很有好感,总感觉他身上有一股与自己相同的气质。他继续问道:“听说你有一辆路虎?”

     “怎么了?有啊,就停在酒店。”

     “我们一起去下苏梅的工地怎么样?远不远?听说她在整大工程,从什么额尔齐斯河引水。”

     “‘引流入乌’,投资金额很大,国家十五的重点工程,联合国都批了。苏梅的公司负责施工,我爸还帮她联系租了两百台大马力推土机。那边在克拉玛依,她这次租的私人飞机。”原来“引额入乌”工程从阿尔泰到克拉玛依的线路去年已经通水,苏梅的公司接下的是从克拉玛依到乌鲁木齐三百公里的工程。

     “哦......这样的天气怎么能施工呢?”

     “他们有技术......”

     说着话,马怡峰有电话进来了,正是苏梅。一会儿电话听完,马怡峰对黄建东说:“被你言中了,苏梅她们要准备冬歇了,她要提前回江南,你们衡州有个大工程招标,她要回去组织人准备标书。”

     于是几个人沟通了一番,工地不去了,一起买了下午回永安的机票。

     现在黄建东觉得哪里都不安全,他决定将父亲和妹妹带在身边,自己保护他们。马怡峰和余毅留在了乌鲁木齐继续别的任务,张俊、黄建东、袁金花、黄国庆、黄亿五人回江南,马怡峰派了一辆别克商务车送他们去机场。

     到达地窝堡机场。苏梅来了,她从克拉玛依乘小飞机飞回来,直接降落在地窝堡,风尘仆仆来到候机厅。

      “你那两个保镖呢?”黄建东问。

      “他们俩坐明天的航班回去,工地上出了点小麻烦,要留人处理好。今天有你当保镖,全世界都放心了。呵呵。”

     在几人登机的时候,张俊又接到一个电话。

     “张总,杨斌受伤了,已经送往喀什的医院。”电话里的人说。

     张俊伤感地听了一会儿电话,等挂断后,回过头严肃地对自己的员工说道:“建东、金花,恐怕我们得迟点回永安了,你们得跟我去趟帕米尔。”

     杨斌是国安的大拿,他受伤表示肯定这次军火截击任务遇到了大麻烦。黄建东和袁金花义不容辞,听凭差遣,反正他们外勤特工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苏梅,黄国庆和黄亿到永安后,你将他们带去一六三交给吴奇涵教授,这是他的电话,他会安排好。等我们回去再去接。”张俊交待袁金花。

     “好的,放心吧。”事情突然有了变化,苏梅也能理解,她顺应道。

     “苏梅,你的‘空中宝马’能否借来用一下,我们要去西边。”张俊道。

     “可以,不过你要自己找飞行员。我的飞行员毕竟是非服役人员。”苏梅的四人小飞机西锐SR22-GTS是美国西锐公司生产的一款高性能单发4座复合型飞机,她花了三百万买过来就是为了跑新疆的工程,新疆太大,开车不现实,有飞机办事效率才高。SR22与以前的西锐SR20相比,机翼和燃油容量更大,马力也更为强劲,能达到310马力,号称“空中宝马”,单次飞行两千公里都没问题。到帕米尔一千多公里,航程靠谱。

     “我来飞,没有问题。”黄建东挺身而出,“我有飞行执照,以前飞过SR20。”

     苏梅看看张俊,张俊点头。

     于是国安的将士征用了民用小飞机,开始了一段惊险离奇的旅程。

     情况紧急,没有过多寒暄。黄建东跟父亲和妹妹拥抱一下,和张俊袁金花毅然离去。苏梅领着他们来到机场最南面的一座停机库,象一只大白鸽的西锐SR22静静地停在那。

     来到飞机旁边,苏梅的御用飞行员正在协同机械师对飞机进行检测,张俊从包里拿出一台黑色的卫星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后,获得目的地的位置,指给袁金花,袁金花已经摆好IBM电脑,插上卫星天线,进入GPS全国定位系统界面,红点闪烁,获取了准确定位。等了半个小时后,飞行检测完毕,黄建东跟飞行员作了交接。飞行员交待黄建东:“过天山时,得小心,别撞上博格达峰,你得绕过去。”黄建东会意,将“空中宝马”开出停机库,跟塔台联系起飞,直飞帕米尔高原。

     帕米尔高原在公鸡图的西端,横跨塔吉克斯坦、中国和阿富汗,杨斌出事地点在国境线附近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小飞机从乌鲁木齐飞往帕米尔高原,需飞过天山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上了高空,机上特别寒冷,张俊和袁金花虽然穿了羽绒服,仍然冻得不行,好在机上还有军大衣,两人披上,看着若无其事的黄建东,他还穿着朱蓉送的西装,很吊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不怕冷不怕热的怪物。

      全程依靠袁金花的电脑超强GPS定位系统,经过六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有惊无险,直升飞机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北面的提孜那甫村降落——这里是情报中心的联络点。

      月朗星稀的夜晚。黄建东妥妥地驾着空中宝马降落在一块硕大的草坪上,滑行到树林旁边停稳,本地情报员——几个塔吉克族的汉子迅速将飞机用枝蔓和草皮掩盖起来。他们开来了一辆民用面包车,领着三人上车,颠簸着来到村子里一栋土胚房。

      房子在帕米尔高原东部斜坡的山脚下,这里反倒不如乌鲁木齐寒冷,进得房内,生有炉火,有四个人正在喝着伊犁特酒,桌上摆着馕、葡萄干和一些糖果。四个人中,三男一女,三个男人中有一个塔吉克族白胡子老头,脸上沟壑如梯田丛生,如鹰般的眼神;一个维族汉子胖胖乎乎,戴着毛线帽,脸上是被紫外线终日灼烤的酱紫色;还有一个大家都认识,正是乌鲁木齐武警支队的支队长钱必武少将。

      那位女性比较特别,不像是尘世间的人,浓密的长长银发,瓜子脸,皮肤白,眼窝深陷,眼神犀利,眼角有皱纹,额头却仍然光洁,像黄种人又像白人的混血儿模样,有贵族的气质,也有江湖的风格,隐藏着说不出来的放荡不羁,她身穿狐皮坎肩,戴着露出手指的黑色皮手套,下身穿着黑色的皮裤,透着幽光,脚踏深棕色的军用皮靴,身旁放着一把经典AWM/P“李恩菲尔德”狙击步枪,木头枪柄用麻布细致包裹,像家养的一只猎犬立着倚在她身旁,与主人似乎有相濡以沫的生命,像油画一般的风情跃然而出,让这不羁的人浑身透着李莫愁般的诡谲感。

     钱必武认识所有人,他站起来道:“来,张总、小黄、小袁,我给你们介绍,这位银发大姐,别看她年纪不小,今年六十多岁了,可身手娇健得很,还是我军秘密战线第一狙击手,少校军衔,绰号‘银狐’的就是她。”

下一章 第六十一章 雪山狙击

《匹夫传奇》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