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错别

李钦璐的目光随着吱呀声转向门的方向。

这扇承载了她希望的门被缓缓打开,在酒店吊灯的光辉下走出来一个满脸油光,大腹便便的胖子。

李钦璐的内心松了一口气。接着像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连忙喝了两口橙汁压压。

刚刚进来的这个胖子,梳着三七分的大背头。穿着一身不大合适的西装,活像舞台上滑稽搞笑的小丑。

他是李钦璐的同班同学王明。一个家里有矿的富二代,曾在大学时对李钦璐展开过金钱攻势。

这个胖子一进来就把目标锁定在了班长身边坐着的李清露身上。

“哎呦,这不是系花吗?今个儿可终于舍脸来参加同学聚会了。真是蓬荜生辉啊。”王明道。

“这是哪的话,系花可不像咱们这些闲人,在正经国企上班,多忙啊。”冯涛连忙站起解围。

“来咱兄弟两个好久不见了,干一杯。”冯涛拿起手里的酒要敬王明,王明顺势接下了酒。

李钦璐坐在这里确实不知该如何是好。毕业五年了,本就不熟的同学相处起来更为尴尬。

时间和空间上的距离,在酒杯与酒杯的碰撞中,尽显成年人圆滑的姿态。

李钦璐借去洗手间的借口出了包间,酒店门口的风带来的凉意,吹醒了她死机的大脑。

从得知徐泽阳回来的那一刻起,一颗心就在为他躁动不安,现在也安定了下来。

五年了,确实是十分漫长的一段时光。那个曾经明朗的少年,大概现在也变得陌生模样了。

纠结过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李钦璐自嘲的摇了摇头,朝着门外车水马龙走去。

已经很晚了,街上的很多家店铺还在营业。身边走过一对对牵着手的年轻情侣。他们说着,笑着,玩着,闹着。

青春真好啊!

李钦璐停在了一家冰糖葫芦店的门口。这家店的生意非常好,周围的大学生常来这里买。门口的队一直很长很长。

李钦璐他们上大学的时候就常来这家买糖葫芦。

老板一家卖糖葫芦几十年了,是祖传的手艺。据说在X大还没建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搬来了这里。

李钦璐在后面排着队,很快到了她。到了她的时候,那个老板惊讶道,

“姑娘,你都好久不来了。这次还是要核桃糖葫芦吗?你身边那个爱吃糖葫芦加糖的小伙子呢?”

估计老板卖糖葫芦几十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吃糖葫芦要加白砂糖的人。所以对这对儿的印象尤为深刻。

“对,您给我拿一根核桃糖葫芦。”李钦璐笑笑,没有回答老板小伙子的去向。

好在老板也只是随口一问,给李钦璐包好糖葫芦之后,继续忙活去了。李钦璐拿着糖葫芦,转身离去。咬了一口糖葫芦,还是当年的味道。

糖葫芦的甜一路涩到了心里。

果然,时间变了,人变了,唯有东西不会变。

马路对面突然停下一辆车,是很低调黑色车型。门口的侍童很快过来把车门拉开,车内走出来一位目光深邃凌厉,剑眉星目的青年。

青年系好西装上衣的扣子,向着酒店门口走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