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观引我醉春光

特别喜欢秦观的《行香子·树绕村庄》:

树绕村庄,水满陂塘。倚东风,豪兴徜徉。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

远远围墙,隐隐茅堂。飏青旗,流水桥旁。偶然乘兴,步过东冈。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

学生在台下嘤嘤背书的时候,我听到“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声声清脆,花红柳绿,轻快愉悦,不禁莞尔。又听到“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眼前顿时莺飞燕舞,蜂蝶蹁跹,嗡嗡嗡嗡,热闹非常。一时诧异,身不在深秋,而在明媚春光。

最喜田园春景啊,长风浩荡,翠绿的树丛环绕着小小村庄。池塘水满,涟漪浮动,春日暖阳下,金光闪闪。水岸桥边,酒旗飘扬,百花争奇斗艳,一派繁华景象。有粉粉的桃花,洁白的李花,还有那金黄的油菜花呢,她们伸展了腰肢,放飞了整个冬天的慵懒,在这暖和的春光里,把全部的美尽情展现。山岗、田野、围墙、茅舍,无一处不和煦,无一处不喜悦,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不禁让人想起朱自清的《春》了。“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的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可不就是一样的春光?这样好的恩赐,不去走近只是遥望,不去感受只是畅想,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体会了春的。汤显祖在《牡丹亭》里不是写了么:不入春园,怎知春色几许。可见,春来赏春,春临踏春,春锦醉春,春去忆春,才不算辜负了春天啊!

还是张晓风写得妙,“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因为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最喜“攻陷”一词,似乎刚硬,充满厮杀气息,实则桃之夭夭,想象展开,笑靥映红天地。况且“旌旗鲜明”,旗开得胜,天与云与山与水,统统透明呢!

更不用说“千里莺啼绿映红”,“拂堤杨柳醉春烟”,“百般红紫斗芳菲”,“风细柳斜斜”,无一不是春色撩人,繁花似锦。想来那秦观信步漫游村庄,兴致勃勃,自是怡然自得,让人艳羡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