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限感带给自己平静心

昨天丈夫微信我说,由于税收制度改革,儿子在大学读书可以免1000元内的税,又说家里有老人要抚养,也可以免1000元以内的税。要我要来我父母亲的身份证。(因为他自己的父母亲都已不在人世)

我打了一通又一通的电话给父母。都没有人接听。七十多的他们一般都不带手机,耳朵又背。我又给哥和侄子打电话。哥的电话一拨就断,一直这样,昨天我才突然醒悟到,可能他是设置了阻止该来电。于是我也生气地把他的电话也删了。侄子的电话是空号。一个30来岁的上有老下有少的青年竟然拨打不通电话。我把他的电话干脆也删了。他们两个一般来说都是在家里的,也没出去工作,都去工作也干不了长时间,近来一直这个样子。

我就动用了小学群里的各种关系,群里面还是有许多同学留守在家里村里的。于是勇同学帮我走路去通知我家里人这件事。他告诉我已通知我哥。我时间很紧。但是我始终没有接到我哥的回话。于是我继续拨打父母的电话。终于,母亲的电话通了,正在喂侄女吃中饭。我说也要老父亲的身份证,她就嘴巴里面开始像往常一样骂骂咧咧,说不知道,不管他,只会睡只会懒床,半辈子都是一个腔的数落指责怨恨不和。以前碰到这种事,带给我的生气情绪也是马上给激发出来。昨天也毫无例外,我也生气了,但我控制她让她别聊其他,抓紧把她的身份证先找出来,报给我。她骂骂咧咧去找身份证,小侄女在那里尖声大哭,她又把怒气发给小侄女,骂她叫什么哭什么粘什么。她报错了数字,和第二次第三次不一样。我让她叫侄子来帮她,用微信把身份证拍下来发给我。她又生气,愤怒无奈大声的叫唤侄子。侄子的三次以上地叫唤只答“jiage”(意思是“啥事”)不愿意下楼,也说明他们的关系是非常僵的。侄子下楼来把照片拍来发给我,我又叫他去找爷爷。他说打爷爷电话也不通,手机也没人接,家里也找不到人。我让他找找其他的。我让他先找找医疗保健卡之类的,先把身份证发给我,急用。很快他就找到户口簿,把爷爷的身份证发来给我。但是我微信里面叫他去田园或祠堂老年活动室找爷爷回家吃饭,也没半句回我。记得去年她女儿烫伤向我借钱之前,叫他加微信都说加不了,但为了钱,他很快就把支付宝的微信的都加通了。一直在怨父母亲友没有对他好。再次向我借钱,我就说让他去向别人借钱试下,怎么个好借法,让他体会他自己在人群中的信任度。

娘家的原生家庭还是老样子。即人与人之间都处在战争的状态,完全是战场的样子,一片狼藉。亲人之间要么就冷战不说话,要么就是用指责抱怨。四代人就这样过着,真服了。以前没钱少吃少穿,少住也是这样过。现在有吃有穿有住也这样过。

不过我发现自己倒确实是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了。以前我受到娘家的这种氛围,哪怕一个电话,我都会被他们激发出很多的悲伤,怨恨,愤怒。从而怀疑自己的新家庭,怀疑整个世界,怀疑周围人,与他人与同事与亲友相处不和谐。昨天我也有愤怒,但我过一点时间就告诉自己,与他们分清界限。他们还处在无明当中,还要走一个过程。我劝他们去培训公益心灵课程。侄媳妇还在发,只要有钱,一切都好,其他都无效。无明无知无觉。

感恩自己走过这么多年的心路历程,心灵成长,让我与原生家庭及时划清界限,不再影响自己的新家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