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是条狗

它应是一条纯种德国黑背。我高中后才知道。

在我小学二年级,它被大伯从很远的地方送来,因为它咬了好几个人。初次见面,我和妹妹都很害怕,我们从没见过如此一条凶恶的大狗,叫声更是疯狂。尽管父亲之前从没喂过它,但是它一开始对父亲就很亲,从不敢反抗。

父亲给他取名叫“虎子”。

从它来我家第一天到它离开,我从来没有不害怕过。我曾无数次被它呲牙咧嘴的恐吓过,更有两三次被它咬过,那时我主动靠近它,希望软化它,驯服它。但只是被轻咬,我丝毫没有受伤。后来回想,或许那只是它同我开玩笑或者不想我走开吧。因为它一直被一条不足一米的粗绳拴住,铁链不行,对虎子来说,轻松挣断。绳子是父亲用不知哪里找来的旧鱼网揉成的。长了也不行,它有了加速发力的空间,而且对生人很危险。对于虎子来说,除了我家人外,其他人都是生人,都是吼叫的对象。尽管如此,它仍然挣脱过好几次。这就是虎子的威力。

我曾在一个初秋周日的下午,被家长锁在家里学习,它挣脱了绳子,在院子里疯狂的撒野。它出不去,因为大门被家长反锁了,怕我跑出去玩。堂屋也被锁住了,因为怕我看电视。所以我待在西屋里,紧紧的插上门销,透过玻璃窗静静地看它在那里撒野。那时母亲养了三十只左右的小鸡,刚开始换毛。虎子出于无聊或者野性吧,把一只只小鸡抓住,含在嘴里,吐出来,用爪子拨弄,生生弄死了二十多只。后来母亲回来,看到她辛苦养了好久的小鸡们几乎全部死亡,生气的拿着一根很粗的大长棍要打它。虎子低着头,呲着牙,露出凶恶的眼光嘶吼。母亲害怕的连连后退。尽管每天都是母亲喂它。

后来父亲回来,重新锁上它,然后结结实实的打了一顿。虎子只能低声的连连呜咽,之前的凶猛,荡然无存。可是,它能理解为什么挨打吗?

虎子在我家也咬伤过人。那是我上初中前的暑假。我远一辈的堂弟来我家找我玩。结果离开的时候,虎子照样对他吼叫。堂弟仅比我小俩月,从小就是胆大包天的主,对着我家的狗做势要打的样子。当然只是吓唬一下。但是虎子竟挣开了绳索,径直冲了过去,直接立起来要咬堂弟的脖领。堂弟当时吓得哇哇大哭,情急中手腕被咬的出血,后来他终于把虎子推开,跑了出去。虎子紧跟不舍,好在终于没有赶上。到了街上遇见了一个邻居,比我大三四岁的女孩。女孩子倒是很镇静,看着虎子过来,不慌不忙,立着不动。虎子围着她转了两圈,就跑到了别处撒欢去。后来我家赔付了堂弟的医药费。

虎子天生害怕鞭炮的声音,这是动物的天性。但它竟然还害怕猎枪。尽管我家的猎枪枪管被父亲截断,变得很短,但是每当我拿着它在院子里玩,虎子就立刻吓得哆哆嗦嗦的趴在它的小窝里一动不动。我知道后,总是喜欢狐假虎威的拿着空枪指着它,将扳机啪的一声放开,尽管只是轻轻的一声,虎子如同听到了真正的枪声一样又是浑身哆嗦。我不知道虎子为何如此聪明的知道那个东西十分危险。它不是军犬,也从来没有见过打猎。要知道,它一辈子都活在华北平原上。

虎子在我家的一生十分悲惨。小窝很小,夏季漏雨,冬季漏风。因为家人除了父亲都怕它,所以也没人敢拿着铁锹给他打扫卫生,垫续新草。所以它总是窝在自己的屎尿里面。时常我看到他把窝尿的连自己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在那里无奈的呜咽,无法躺下,我总是心生怜悯,但我又能怎样呢?我怕你咬我啊。在这个家里,我连自身难保,常被父母打。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我和虎子一样,在这个家里,总是战战兢兢。

虎子甚至连吃都吃的不好,它一直饿着。每天只有两顿饭,早上和晚上的剩饭。甚至偶尔家里吃肉,连骨头都不给它,怕它吃了会勾起野性。有时连剩饭都没有给它的时候,母亲就会从家里晒的编好的玉米上摘下一两个玉米棒子,扔给它,让它干啃。只有我和妹妹偶尔会偷偷的扔给它一个半个的馒头。可有时候,馒头也吃完了,只有玉米。虎子很聪明,扔给它再小的东西,它都能准确的跃起接住。但是生玉米,它无奈的吃下,又总是完整的排出来,根本无法消化。

虎子从来不挑食,因为它没得挑。

我记着虎子一生中只有一段时间吃的很饱。那是我大概小学四年级的寒假。父母又大吵了一架。两人把过年蒸的馒头都扔在了地上,雪白的大个馒头满地打滚。后来母亲把馒头都捡起来扔给了虎子。它狼吞虎咽,但终究太多,因此那有半个多月,它一直只吃馒头,也只有馒头吃,因为父母冷战,母亲不做饭了。后来,馒头都变硬变黑了,虎子也没法吃。

虎子在我家呆了大概有六年。在渐入深秋的一个潮湿阴冷的早上,我在家里田地的窝棚里被父亲唤醒。他那时难得那么温和的对我说话。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听见他说虎子死了。死了?怎么会?它那么凶猛。父亲说晚上有一伙小偷来我家偷车,提前找把毒药放在鸡腿里面扔给它。那种药很灵验,再凶的狗吃了都无法再叫出声音,会静静地死去。而后来母亲诉说曾听到虎子不断地发出呜鸣,母亲还以为它又饿的难受呢,所以没管。后来还是我家的绵羊不断地来回走动叫唤才把母亲唤醒而吓跑了小偷。

那晚,虎子被毒死后,小偷在偷车之前先把它从院墙扔了出去,想把它也顺便卖了。

虎子来我家后吃的最好的一顿饭竟然是陌生人喂的毒药,也是它的最后一顿。我后来听大人说那种毒药是一种神经毒素,虎子吃了会一点都不痛苦的死去。如此我方才心里安慰一些。

当时我听父亲说完之后,内心一片迷茫,这个我担惊受怕了五六年的敌人,就这样静静地走了。后来读《射雕英雄传》,其中讲到黄裳为报家仇,隐居四十多年,终于悟道《九阴真经》后,出山找当年的仇人报仇,最后发现除了一位最小的已成老太太外,其余全部已年老逝去。那种悲苦苍凉,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虎子。

虎子是我家的功臣,看家六年,受苦一生。死后,我终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毫无胆怯的抚摸到它那坚硬而已冰冷的头。我想埋了它,但最终被父亲带走卖了60块钱。

后来,我家又养了几只狗,都没有活的长久。再后来,我大学毕业,家里再也没有养狗。

我特别喜欢狗,但我不养。现在的我,连自己的生活都糟糕一片,养狗,只会让它受罪。所以,宁愿不养。我只是看到街上有狗,我远远的,静静地望着,就已经很开心,很知足了。

虎子,我一生敬畏而又喜欢,熟悉而又陌生的朋友。我曾经负你,因我懦弱。我如今自立,但你已远去。希望下一个轮回里,在我年少时,还能遇见你,那时,我希望自己能坚定的上前去拥抱你。我相信,我会让你过得更加快乐,也让自己再不那么怯懦无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想写写我的父亲,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写。 我很早很早以前就想写,但是总是不能无法难以不肯下笔,下不去笔,我对父亲的感...
    普雅也是花阅读 2,018评论 5 22
  •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中的家,每个人都希望有属于自己风格的家,都希望有那么一个房子可以任由自己摆置。 摆上自己喜欢的沙...
    山楂叶阅读 148评论 0 2
  •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可我,仍渴望逃离宿命的手。什么都不懂的时候遇到敢爱的她,最终,我学会了爱,却也失去了她,常在泪...
    陌路離殤阅读 16评论 0 0
  • 这几天有点事情,稍后补。
    我叫黄小贱阅读 22评论 0 0
  • 正题 《如何辩证的看待哲学上的现象与本原之间的关系?》 辩 说到“辩证”必然要提及芝诺。芝诺,辩证法的奠基者,爱利...
    Keevvin阅读 105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