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想说我不生气,可是我明明在生气,生谁的气呢?好像又说不清,也罢,那就写篇文章来舒缓下。幸好有文字,就像有个好朋友一样,每次烦闷时跟它唠唠就会烟消云散。

疫情已经持续一月有余,感觉好像接近胜利了,各国又传来噩耗。国人放松警惕让人堪忧,也不知病毒何时到尽头?于我这个普通人来说并未深刻的体会到此次疫情的损失惨重,却也一直在不安中度过,原因是大年初五就开始联系房子,至今还不能入住,因为比较满意所以隔三差五询问,终于等来了可以办理的消息时,却被对方一句:你是哪里人?给泼了冷水。从来没有那么执着过一件事,也从来没有这么厚脸皮过,可即便这样,依然遭到了婉拒。只因户口是湖北,我能说什么呢?一个伪湖北人都被如此区别对待,难以想象来自湖北的异乡人已经经历和即将经历的坎坷!可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对方,是否也会对陌生的湖北人敬而远之?所以我又生什么气呢?我又能生谁的气呢?即便如此艰难,我依然不会想要在城里买房,有人或许说我想买可是买不起,是的,我买不起,可就算买得起也坚决不买。还记得春节期间在桐庐的一个咖啡馆的落地窗下绣小猪,抬头看到对面的山峰,低头感受到脚踩大地的踏实,那一刻不由的感叹:还是这样的房子接地气,反正打S我都不会在城里买房!这辈子是不打算做房奴了,好像这一观念在没有了解城市的危机之前就有了,现在更加的坚定不移。

我来自农村,也终将会回归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