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子日记(七)——蜜子的到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卓子

榆林产妇坠楼事件传的沸沸扬扬,很多人在同情女人生儿育女的艰辛时也在质问顺产剖宫产,为何产妇没有决定权,对比,我不想做任何的评论,因为不是当事人,不了解所有的内情,但是我作为一名麻麻,有过生孩子的经历,记下此文只为让更多人了解生孩子的痛苦,让更多人关注孕产妇的身心健康。

2016年11月2号吃完饭,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住院了,各种检查手续后见到主治大夫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大夫给建病例档案,各种询问,我很不情愿的经历了第一次内检,也没有那么疼,只是我太恐惧了,但比起怀孕后的各种不适,这也算又跨入一个阶段了,我紧紧的抓着老公的手,感觉那是唯一的缓减方式,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恐惧害怕,眼泪刷刷的流出来……

因为血压高,眼睛高度近视,顺产会引发并发症,自己没有经历过,也害怕,听着医生给分析,对于顺还是剖一头雾水。妈咪听到医生说到各种危险,又害怕我出事,又害怕受两茬罪,就想让剖。医生建议先试顺,她说剖是针对难产的,你们要是坚持剖也可以,最终妈咪和老公都听从我的决定,选择顺产,做这一决定出于两点,其一是之前听说顺是产前疼,剖是产后疼,与其后疼还不如怀着疼痛记忆美好,其二是相信自己会有好运,不会悲催到各种并发症都遇到!

晚上得待在医院了,妈咪陪着我,老公和婆婆回家去了,三人间,我是11床,12床是待产妇,羊水已破在待产室打缩宫素,13床是剖宫产在手术室,晚上十点钟左右,12床疼的哭喊着,抓着老公的衣领仿佛挣扎在生死边缘,(还是二胎),大夫来看了好几次,严厉的说着再这样喊叫娃就要缺氧了,她疼的央求大夫打麻药让睡会,从前一天晚上两点到现在她滴水未尽,已经没有力气了,可谁也代替不了她的痛苦,家人只能干着急,大夫已习以为常!终于到最后她被轮椅推着送去了待产室。在这前后,13床已手术完。孩子不停的哭,我和妈咪躺着睡不着,病房又热又吵,凌晨一点多12床已生,三点多回来,这让我的恐惧又加一层,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多大的磨难!

3号一大早还是体温胎心血压等各种常规检查,直到中午大夫说今天打缩宫素,午饭后,妈咪和护士把我送到待产室,妈咪手忙脚乱的抱着被子,卫生纸,水杯,那护士不让带手机,娘两彼此恐惧不安的分开,我到待产室就开始打缩宫素,安安静静,凉凉快快,比起病房这里太舒适了,我安心的迷糊着睡着,一会胎心监护一会量血压的会把我弄醒,三四点钟我听到护士说11床家属给送吃的,在进来之前,那护士给妈咪说如果下午五六点还没出来,就给送点吃的进来,我想还没到时间呢,一会护士提了一大包吃的喝的给我,还有手机,打开手机,就是老公担心的信息,他为了能联系我特意送来这么多东西,肚子隐隐约约疼,而我心里暖暖的,还没生呢,她们都在外面等我呢!

六点多,我经历了第二次内检,这医生看起来好凶的样子,我感觉明显比第一次更疼,医生说晚上好好休息,明天继续打针,我自己抱着被子吃的水杯氧气瓶被护士送出待产室,老公妈咪婆婆都在外面等着,见到我相安无事都好激动!

晚上比前一晚安静多了,老公陪我,困得早早睡下。每四小时吃药一次,每次都是被叫醒。

4号早早起床洗漱,吃的饱饱的,等待医生的安排,五点左右已经开始不规律宫缩了,吃完早饭几分钟疼一次,12床已经下地,给我分享经验,让我用导乐,老公参照她手机下载了宫缩计时器,我已经开始四五分钟一次阵痛!

医生第三次内检,消50,不用打宫缩素,继续用药;第四次内检,消80容2指。午饭后,从六楼爬到十四楼,老公因为十二直肠溃疡在十四楼打点滴,肚子疼时闲着,不疼继续锻炼,妈咪给我讲生我和弟弟时的经历,我能吃就吃,攒足力气为最后的战斗准备!晚饭不疼时大口吃,疼时闲着不能动,正因为这样的坚持使我最后能奋战到底!

下午五点护士第五次内检,我不情愿,也不能避免,还是消80,最后一次吃药,吃药后宫缩加强,医生查房说给用什么药,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继续,我高兴肚子不用疼可以睡个好觉养精蓄锐了。护士在右手臂上推针,药进去之后手臂疼的不行,我哭喊一声,老公鼓励马上结束,可是疼痛并未结束,从手臂到药游走的整根血管都是疼痛,好像针进去血管一般,直疼到胳膊上,我因为疼痛和委屈止不住的哭!宫缩越来越强,疼痛有点难忍,我不愿叫医生,我知道叫一次就要内检一次,能忍就是离生还有距离,妈妈看着我痛苦的样子,还是找了护士过来,第六次内检,护士说已开三指,让家属准备东西把我用轮椅推向待产室,老公陪着,我放松了一下,一直听医生说前三指是最难熬的,我这么快就熬过来了,应该高兴,和我一起进待产室的是一个黑毛衣产妇,她明显比我痛苦点,下午在楼道上见她没有疼的那么厉害,此时看起来也很痛苦。进待产室后又一次内检,已是第七次,助产士说只有两指,怎么就送进来了,送我进来的护士说刚才宫缩时检查的,而这次也只是刚刚宫缩后,护士和助产士争吵,助产士鼓励我出去放轻松,多活动活动,等三指再进来,我被送出去了,出来后好像轻松了些,还跟12床的家属开玩笑,一起待了两三天了,彼此就像患难的朋友,她还说高兴的我这么快呢。已是晚上十点左右吧,我继续锻炼,喝蜂蜜水,老公扶着我,疼时靠在楼道墙上的手扶杆上,一不疼就继续走着,走累了就坐着休息,直到最后坚持不住回病床,疼的受不了了,我还是不愿意叫医生,不知道是因为血压高还是疼痛太厉害,我开始恶心,整个身体不舒服,妈妈再次叫了医生,这次是医生内检,第八次,开三指,应该不会再有差错了,我害怕的两腿发抖,手也抖,可能过于紧张吧,深呼吸,还是控制不住,一边抖一边哭,妈妈老公婆婆都吓坏了,妈妈鼓励我,让我别害怕,说她一直会在外面等我,我坚强的答应妈妈会坚持下去,老公一直陪在身边,因为血压高,医生给吃了颗降压药,让化验尿蛋白,害怕引发并发症而有危险!我被再次送去待产室,走过去的,很疼的时候使劲抓着老公,不疼的时候走,记不清进去再有没有内检,已是凌晨一点,黑毛衣孕妇已进产房,她老公还热情的过来帮忙,我感到同是危难时刻,好像都成了打仗时的战友,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胎心监护,量血压,叫了导乐,缓解了好多,老公给拍了视频给妈妈和婆婆,后来她们说那会心情放松了不少,已是三点左右,记不清又内检了几次,只记得很疼很疼的时候才开到五指,胎头太高,胎位有点偏,助产士给摆了右侧卧姿势,还在监护胎心,我疼的抓着床栏杆,强忍30分钟,又爬球,一直口干,喝水,上厕所,大概四五点,又下地活动30分钟,我已是半睡半醒,不知太困太累还是太疼,总之不疼的时候我就进入游离状态,眼睛一直闭着,疼来了就抬头盯着天花板,一直鼻子吸气扣吐气,以至于产后两三天内嘴唇都是肿的,使劲拽着老公的衣服,另一只手打着宫缩素,穿着纸尿裤,待产室还有其他家属,可疼痛已顾不上其他,心里除了疼痛,连老公跟我说话都听不见,又是内检,医生说难产,我已经受不了疼痛,和老公都打算转剖,我想着快让我解脱这种痛苦吧,立刻打麻醉就不用这么疼了,术后的疼痛肯定没有这么多,助产士说即使剖也得准备,还得一个多小时才能打麻药,都坚持这么久了,再试试,很快了,即使最后再剖也不后悔,一股鼓励,再加上想着即使剖还得等一个多小时,再坚持那么久也快生了吧,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坚持下去,导乐继续帮助,前边宫缩时都不敢动,这次越是宫缩我越强忍着疼痛加强运动,我要让胎头下来,胎头下不来就生不出,我得努力,拼了最后的力气,还是难产,助产士已经不让吃喝,因为可能最后还得剖,不知又过了多久,已经迷迷糊糊的记不清楚时间了,医生再次内检,胎头还是没下来,还是建议剖,我也放弃了,太痛苦了,想死的心都有了,想着外面的妈妈,我都宁可自己在外面等人,这么困难的事能完成,以后没有完成不了的事了。又一次打算剖,老公看着痛苦的我,给妈妈打电话说了,决定剖了,开始签字做准备工作,后来听妈妈说她们那会都担心死了,在产房手术室等着,一晚上的担心。在最后准备手术的时候,助产士又叫了一波医生过来,再次内检,宫缩更强了,已开八指,胎头下来点了,医生让我使劲,让胎头往下走,说可以试最后一次,都痛苦了一晚上,再试最后一次也不后悔了,我听医生说可以顺,也愿意努力,毕竟这么痛苦了,到最后关头肯定挺过来的,大概六七点钟了吧,开始学着憋气使劲,喝红牛,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全身力气都用上,能用多大憋多久就努力多少,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内检,终于可以进产房了,后来听老公说八点多进的产房,怎么进去的我都记不清了,只知道不让老公进去,我在难产室,就我一个产妇,我哀求助产士让老公进来,助产士已经答应了,但老公还是没能进来,上了产床,每次疼时使劲,和助产士配合着,什么都听不见了,光听见助产士说坚持再坚持,就在这一次了,马上出来了,心里什么都不想了,用尽所有力气……侧切,感觉快要出来,再坚持,终于头下来了,一股暖暖的,蜜蜜来到了世界,几秒后哇哇大哭,我感觉没有那么困了,眼睛也睁开了,终于结束了,助产士告诉我说生了,女孩,我激动的抱着她,要不是她找来最后的医生,要不是她一直鼓励,肯定剖了,我说太感谢了,一定得请吃饭,她不让我激动,原来是靖边的老乡,都是陕北的。助产士把蜜蜜抱到我跟前给我看,把小脸贴过来,我亲了一下,软软的皮肤,我要当妈妈了,暖暖的,我问几斤,还没有称呢,清理好后七斤一两,开始给我缝伤口,没有麻药,疼,但是比起之前的疼已经不算什么了。靖边的助产士已经下班,走之前给我手上写了她的电话,说以后可以常联系。真的感谢她!一切结束后,我是被一个护士扶着走出产房的。蜜蜜被抱在我床旁边,我看着她,老公看着我们,终于度过了难关。

产后第六天,写此文纪念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分娩的痛苦,如果没有蜜子爸的全程陪产,在那生不如死的时刻,真想自杀。然而分娩随痛苦,总会结束,养娃的路看似幸福,却漫长而艰辛,没有尽头。只有当妈后才知道麻麻有多么的辛苦!


~点亮那颗“❤”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关注我就是最有力的支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