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过好这一生呀,得靠命!

想过好这一生,岂止女人得靠命,男人也一样。吕蒙正早在《破窑赋》中说得很清楚:“或富贵,或贫贱,皆由命理注定。若天不得时,则日月无光。地不得时,则草木不生。水不得时,则波浪不静。人不得时,则命运不通。若无根本八字,岂能为卿为相。一生皆由命,半点不由人。蜈蚣多足,不及蛇灵。雄鸡有翼,飞不及鸦。马有千里之驰,非人不能自往。人有千般巧计,无运不能自达。”不过,今天要说的确实是关于四个女人的故事,而且是一个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连续剧故事。


汉高祖刘邦有个妃子,叫薄姬。其实这个薄姬最先也不是刘邦的妃子,而为魏王豹的妃子。因为刘邦灭了魏王豹,所以也把薄姬当战利品一块收了。薄姬收是被收了,但是刘邦收她一年多来都不曾睡她,因为刘邦的女人太多了,睡不过来。所以史载“豹已死,汉王入织室,见薄姬有色,诏内后宫,岁余不得幸。”本来薄姬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无法与刘邦“共枕眠”,但好在薄姬有两个年少时的好姐妹正被刘邦宠幸,一个是管夫人,一个是赵子儿。这两个姐妹在服侍刘邦的时候无意中提到了薄姬并给刘邦讲了她们三人年少时曾有“先贵无相忘”的约定。刘邦这个男人对女人比较博爱,此时此刻他想起了早被遗忘的薄姬且产生了悲悯心,决定要宠幸薄姬一次,要雨露均沾,史载“汉王心惨然,怜薄姬,是日召而幸之。”


或许薄姬真不是刘邦喜欢的那种女人,刘邦宠幸了她一次之后,估计就没有了第二次。因为史书记载“其后薄姬稀见高祖”,意思就是过后薄姬基本上见不到刘邦几次。刘邦的女人实在太多,他得把宠幸的精力放在自己更喜欢的女人身上,比如戚夫人。不过薄姬很争气,就被刘邦宠幸一次,就怀了孕,而且生了儿子。生了儿子也不代表什么,因为给刘邦生儿子的女人多去了,又比如戚夫人也有儿子,而且刘邦最爱戚夫人的儿子。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刘邦撒手人寰了。接下来就进入了正宫吕雉对后宫嫔妃做大扫除的时间了。吕后对后宫嫔妃进行扫除的标准只有一个:凡是刘邦喜欢的,坚决进行清理。史载“高祖崩,诸御幸姬戚夫人之属,吕太后怒,皆幽之,不得出宫。”所以戚夫人等宠妃,全部遭到不同程度,不同种类的清洗,基本该挂的都挂了,没挂的也生不如死。反而是薄姬这个从来不受刘邦待见,估计只被刘邦睡过一次的女人,被吕后放过了,准其和儿子出宫回封地。史载“而薄姬以希见故,得出,从子之代,为代王太后。


后面的故事就很简单了。吕后死后,吕氏家族势力被铲除,薄姬的儿子在各种势力的相互博弈下被拥护登上了皇位,即汉文帝。薄姬也变成了薄太后,,从此薄家一飞冲天。薄姬能成功的条件不可谓不是命,如果她被刘邦宠幸后没怀孕或者生的是女儿,那她不会当上太后。如果她是在得到刘邦的宠幸下生的儿子,吕后也会很快让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她必须在刘邦不宠幸她,只睡她一次的情况下生下儿子,方有机会登太后之位。后宫三千女人,谁有如此运气!这个运气比中福彩还要难!所以“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更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薄姬的儿子汉文帝在没有当皇帝之前,只是一个被父皇刘邦封在代地的诸侯王,即代王。汉文帝在代地当王时纳了一个妃嫔,窦氏,即都窦姬。也就是说汉文帝当代王纳窦姬时已经有了正宫王妃,即使以后汉文帝有当皇帝的机会,皇后之位轮不到窦姬。不过窦姬这一生,是一个运气开挂的一生。


这个窦姬只是一位普通的农家女,既不是官二代, 也不是富二代,典型的灰姑娘。因为家里清贫,所以选择进宫当宫女服侍吕后。过后吕后想把这批身家清白的宫女赏赐给诸侯王,窦姬就私下找到管分配的宦官,请求把她分配到去赵国的名册中,因为这样离她的娘家近一些。这位宦官答应窦姬时是刚刚的,但是却在分配时忘了这一茬,把窦姬分到了代国,这下离她家就远了。窦姬得知后那是一个难过呀,估计骂了这个宦官祖宗十八代,而且还想赖在宫中不去代地,最后被逼迫上路。史载“窦姬家在清河,欲如赵近家,请其主遣宦者吏:‘必置我籍赵之伍中。’宦者忘之,误置其籍代伍中。籍奏,诏可,当行。窦姬涕泣,怨其宦者,不欲往,相强,乃肯行。”


别看窦姬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上的路,但是不久的将来她就破涕为笑了。幸福的到来,往往是不经意间的。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遇到了一个爱她的男人。对了,窦姬遇到了爱她的代王,也就是后来的汉文帝。史载“至代,代王独幸窦姬,生女嫖,后生两男。”请重点关注“独幸”二字,这个一则说明代王的女人也不少,二则说明代王不喜欢雨露均沾,更喜欢集中火力,所以窦姬很快就生下一女两男。


如果窦姬只是得到宠幸和生下一女两男也没什么大用,汉文帝百年之后,皇太后的位置也不是她的,她能求个往后余生平平安安就不错了。因为之前说过,汉文帝之前已经有王妃,而且王妃还给他生了四个儿子。王妃子女的数目不仅比窦姬多,而且儿子数量是窦姬的两倍。不过窦姬的八字是开挂的八字,而王妃的八字是有重大BUG的八字。我们来看史书的记载:“而代王王后生四男。先代王未入立为帝而王后卒。”首先,这个王妃命不长。还等不到汉文帝由代王登基为皇帝就去世了,也就是只有当王妃的命,没有当皇后的命。不过更悲情的还在后面,“及代王立为帝,而王后所生四男更病死。”王妃没有等到代王登基,她的四个儿子等到了。但是等到了也没用,一个接着一个先后病死。这是有当王世子和王子的命,却没有当皇太子和诸侯王的命。后面的故事同样简单,作为被代王宠幸的女人,窦姬变成了皇后,也就是以后的窦太后。他的大女儿刘嫖成为了长公主,长子就是后来的汉景帝,幼子就是一直盼着兄终弟及的梁孝王。要误打误撞碰到爱她的男人,还要熬死一个正宫娘娘,更要熬死正宫娘娘的四个儿子,这是要多好的八字呀。故吕蒙正云:“人道我贵,非我之能也,此乃时也、运也、命也。

一个国家对待女性的态度,往往能侧面反映出一个国家的格局和强弱。汉唐对待女性的态度十分开明,不弘扬处女情结,不歧视女性二婚,也不歧视女性有孩子改嫁,女性更不用缠足,所以汉唐方能成之伟业。宋明清弘扬贞节牌坊,男性以女性小脚为美,所以宋朝处处挨打,明清闭关锁国,对待女性的态度也呈现在了国家性格上,国家的性格也决定了国家的命运。汉景帝就是一个在女性问题上很开明的皇帝,他有一个妃子,叫王娡。汉景帝在娶王娡的时候,王娡已经和别的男人有过婚史,还生育过小孩,不过王娡的这些事情对于汉景帝来说都是不要紧的,要紧的是往后余生她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女人就行。


与其说王娡是一个奇女子,还不如说王娡的母亲臧儿是个奇葩更为妥当。王娡早就婚配给了金王孙,而且还生了一个女儿。但是由于其母亲臧儿某天去卜筮,占卜的人告诉她两个女儿以后贵不可言,臧儿就跑到金家逼着金王孙和自己的女儿离婚。这个脑回路可谓清奇,靠一个占卜,就可以立马做出逼着女婿离婚的行为。而且她做出这个行为之前已经形成了两个判断:一是卜筮的结果绝对没有错,二是靠现在这个女婿绝对不可能发迹。金王孙肯定不离这个莫名其妙的婚呀,臧儿就干脆直接把女儿送进了太子宫(汉景帝)。汉景帝很喜欢王娡,所以金王孙也不敢去和太子抢女人,从此王娡就开始了开挂的人生了。


后面的故事依旧简单。王娡给汉景帝生了一个儿子,叫刘彻。再后来,王娡联合长公主刘嫖击败了原来的太子刘荣和汉景帝的宠妃栗姬,终于让自己的儿子登上了皇位,自己也成为了皇太后。王娡的儿子就是和秦始皇齐名的汉武帝。如果王娡不是有着一个脑回路清奇的妈妈,不是生在一个好的历史时代,不是遇到一个喜欢她的男人,不是碰到一个像猪一样的对手(栗姬),缺乏其中任何一个元素,王娡都会失败。所以,历史上能成功集合这么多如果的女人,那真是上天特别垂青的女人,非命运之力而不能及。

最后一个女人,卫子夫,汉武帝刘彻的女人。如果说窦姬是出生普通平民,那么卫子夫就是出生低贱了。史载“子夫为平阳主讴者”,即只是平阳公主家里的一个歌女。但就是这样的一个歌女,能在一瞬间抓住汉武帝的心。要知道卫子夫出现在汉武帝眼前的当天,汉武帝已经见过十几位美女了,但没有一个能打动他。如果前面有任何一位美女打动了汉武帝,就没有卫子夫任何事情了。史载“平阳主求诸良家子女十余人,饰置家。武帝祓霸上还,因过平阳主。主见所侍美人,上弗说。既饮,讴者进,上望见,独说卫子夫。”但就是这样一个出生低贱的卫子夫,能给汉武帝生下三女一男。要知道在卫子夫面前,后宫有一座很难逾越的大山,那就是陈皇后。论出身,陈皇后的母亲是长公主;论势力,汉武帝的登基都离不开长公主的协助。但是卫子夫就用两点便战胜了陈皇后,一则是汉武帝宠幸,反之陈皇后犯嫉妒犯傻用巫术;二则是为汉武帝诞下儿女,而陈皇后没有子女。如果陈皇后有儿子,哪怕不得汉武帝宠幸,卫子夫要想替代陈皇后那都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但在生育问题上,卫子夫后发而先至,陈皇后也只能望子而兴叹。陈皇后其实也为生孩子付出了努力,史载“陈皇后求子,与医钱凡九千万,然竟无子。”只可惜,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时莫强求,最终落得镜花水月。最后陈皇后被废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无子嗣。皇家内部扯皮时,长公主去质问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说不是靠她之力汉武帝都不能登基为帝,为何现在恩将仇报。平阳公主只说了一句话:“用无子故废耳。”长公主就无话可说了。母凭子贵,不可谓不重要。卫子夫的发迹正应了吕蒙的话:“有先贫而后富,有老壮而少衰。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深院宫娥,运退反为妓妾;风流妓女,时来配作夫人。


这四个女人的故事,均出自《史记·外戚列传》。司马迁对于命运的变幻翻覆也十分感概,他在《史记·外戚列传》中写到:“人能弘道,无如命何。即欢合矣,或不能成子姓;能成子姓矣,或不能要终:岂非命也哉?孔子罕称命,盖难言之也。非通幽明,恶能识乎性命哉?”大家可见司马迁反复在说“命”,而且认为人的成功失败都离不开命运的安排。因此我们倒霉失败时,不要悲伤哀怨;我们发达成功时,也不能不可一世。还是吕蒙正的《破窑赋》说得好:“嗟呼!人生在世,富贵不可尽用,贫贱不可自欺,听由天地循环,周而复始焉。

PS雷军曾说过:“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但是普通人最大的悲哀就在于起风的时候根本不知道风口在哪里,以及这一辈子根本没有等到起风,又或者起风了,却发现自己连一头猪都不如。所以,心灵鸡汤就是净说正确的废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