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朋回应苏有朋“约饭”一句话令人唏嘘,小虎队再难复合

1

看抖音的时候,翻到一条柳岩向好友大鹏“告白”的视频。

柳岩和大鹏,在十年前就认识了。

可以说相识于微时吧。

那时候,大鹏以为自己就是柳岩的好朋友了。

但是柳岩在前几天的采访中表示,真正觉得大鹏是一生的挚友,其实是在去年。

去年,柳岩的爸爸因病住院,在周围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大鹏第一个到医院看望,给了当时处于无助和悲伤的柳岩很大的支持。

再后来,柳岩的爸爸去世,大鹏所做的一切,超出了一个好朋友所能做的范畴,尽心尽力地为她分担,忙前忙后。

那时,柳岩心里就认定,大鹏不仅是自己好朋友,更是一生的挚友。

说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眼中都泛着泪光。

娱乐圈里真真假假,很多为了利益捆绑在一起,台上合体,台下翻脸的塑料友情太多了。

但是为了你,能够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依旧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为你分担的朋友,不管在娱乐圈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极其珍贵的。

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托起你的肩膀,在你无助的时候,能够给你力量,这不仅是亲人和爱人能做的,还有朋友。

仔细想一想,十年前在身边陪伴你的朋友,现在是不是还有联系?曾经以为能够过命的交情,现在还在不在你身边?

2

前段时间,陈志朋参加访谈节目《出圈》,被问到和小虎队另外两个成员的关系。

起因是,苏有朋在综艺中对吴奇隆、陈志朋喊话:我们该约饭了。

随后,吴奇隆、陈志朋在微博给予积极回复,这波操作,引发了一波回忆潮。

可面对主持人的提问时,陈志朋只是苦笑着说:出于礼貌,大家都得回应。

如果不回应,网友们特别直接,会说你不合群之类的。

可即使回应,这件事情(吃饭)是真的很难履行。

陈志朋说,他们三个人,很少联系,连群聊之类的,都没有。

曾经一起唱出一代人青春之歌的三个人,最终在成年之后,也各奔东西了。

在小虎队解散之后,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际遇。

苏有朋在电视剧中大红大紫,转行当导演也取得不俗的成绩,吴奇隆中年翻红,自己当老板。

只有陈志朋,这些年,像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人,人到中年,留给大家的,只有一些夸张的穿着打扮和并不太好的评价。

他们的人生际遇,从解散那天,就有了不同的走向。

得意的,怕在失意的人面前忘形,失意的,竭力作出不在乎的样子,眉眼里的失落也呼之欲出。

没有什么利益纠葛,也没有什么反目成仇的事件,只是很微妙的,就聊不到一起了。

不是不遗憾,但是聊什么呢?你有你的生活圈子,我有我的社交,我们除了彼此,再也不能参与到对方的生活中。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人还是当年的人,但经历现实的打磨,经历人海浮沉,心境,却再也不似少年时那样简单。

陈奕迅在《最佳损友》里唱道: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想想,突然有点不甚唏嘘。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做选择的过程,大浪淘沙,选出最后留在你身边的人。

3

从前看《拉封丹寓言》,里面有一则故事令我印象深刻,名字叫《两个朋友》。

一天夜里,一个朋友突然造访另一个朋友。

被吵醒的朋友迅速穿好衣服,一手拿钱袋,一手拿战斧。

朋友很吃惊,于是他解释说:

半夜造访,一定有急事。要是赌钱输光了,我这里有钱,你可以拿去翻本。要是长夜寂寞,我家里有美丽的女奴。要是有人侮辱你,我这就和你一起去报仇。

“不”

来造访的朋友回答,

“我只是在梦中看到你有些悲伤,担心你出了事,所以连夜飞奔赶过来。”

虽然只是一则寓言,但是友情的真谛却诠释得很清楚。

怕你过得不好,怕你遇到困难,所以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为你出谋划策。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遇到这样的朋友,人生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侃姐也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在几年前,我和老公准备买房子。

掏空了两个人的荷包,向身边的亲人借了钱,还是差了一点。

老公小心翼翼地问我,你最好的朋友身边有没有钱可以周转一下呢?

我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可能真是因为珍视这份感情,所以不愿意向她借钱。

不愿意这份关系,被金钱这些弄得复杂。

我们从大学开始就粘在一起。

一起出门旅游,一起翘课逛街。

她见过我为爱情失声痛哭的窘态,我见过她为暗恋踌躇不前的样子。

我结婚时,她特意请假从深圳来参加。

一年中,我们总会抽出一个时间相聚。

我们没有经常联系,但是每次见面,却一次比一次更亲厚。

那次,她给我打电话,问我房子的事搞定没。

得知我还差了些钱没买,在电话里整整骂了我十几分钟,说我没把她当朋友,买房子的大好事,有困难可以一起解决。

挂完电话,我的支付宝收到了她转来的8万。

这是她工作几年的全部积蓄。

明明那段时间,她比我更加困难。因为和准备和男朋友结婚,所以在深圳买了房。

正是手头最紧,最困窘的时候。

但她没有任何犹疑,把钱全给了我。

她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所以在她面前,我像是从寒冷的室外走进有暖气的屋子,浑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

我没有再推辞,这是对她心意的亵渎。

我只是,郑重而认真地写下了一张借条,按好手印给她寄过去。

她对我报以最大的信任,我就不能让这份信任蒙尘。

时至今日,我借她的钱早已经还掉,但我欠她的情,我想,用这一辈子来好好偿还。

我有时会想,这么多年,生命里的人来来往往,为什么最后,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

后来我想,大概就是,能够互相珍惜,互相扶持的友情,才走到了最后把。

在家庭琐事里冲锋陷阵时,是不是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一直充当你的倾听者,愿意开解你的烦恼?

在你脆弱无助的时候,是不是有个人愿意成为你的依靠?

我们在面对彼此的时候,都不用装作很厉害的样子,即使不用讲一句话,也不觉得尴尬。

这就是我理解的,真正的友情。

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多人活成了一座荒岛。

我们在网上口嗨,呼朋唤友,可回归现实,有时连一个吃火锅的小伙伴都找不到。

我们看似拓宽了社交圈,可深夜醉酒的时候,你看着手机通讯里,又有谁能义无反顾从温暖的被子里起来,把你扛回家?

正因为稀少,所以珍贵。

鲁迅赠与瞿秋白一句话: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同样说与你听,我的朋友,人生苦短,能与你携手走过这一程,我很高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