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第一章,所谓爱情)


表姐丁香比我大两岁。她身高一米六一,身材偏瘦,白净的鹅蛋脸上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眼睛很明亮。

但是,丁香姐并不漂亮,属于白净秀气的那种,她性子单纯善良,为人诚恳热情,是我舅舅三个孩子里头,唯一的女儿。

舅舅舅妈为人宽和,我们都常常地去他们家串门或者小住,我们的感情从小就很好。

九八年,表姐在织袜厂上班的时候,有个小伙子一直在追求她。后来,丁香姐就把那个小伙子带到家里来,给舅舅舅妈过目。

舅舅舅妈都很不满意,跟他坐谈了仅仅一次,就双双反对,很坚决地反对。

“不行!过日子要实在人,”舅妈语气坚定地说:“那个孩子,贼眉鼠眼的,才第一次来咱家,就去咱家每个屋里乱转,和你坐下来说几句话,眼珠子上下左右地晃,眼睛都不敢和你对视,目光躲躲闪闪,一副猥琐的样子,看着就不实诚。”

舅舅对丁香姐说:“闺女,你性子单纯,必须要找个踏实可靠的人,才能过得好啊!”

但是丁香姐已经被洗脑了,她像是中了魔怔似地爱上了那个叫“狗剩”的小伙子。她对我说:“我看到他我就开心,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很快乐,我喜欢他,这就是爱情吧。”她的眼睛亮晶晶的。

我们都劝她。

舅妈说,要一辈子在一起过日子,男人总要靠得住,实诚才行呢,光你喜欢有什么用。

我私底下也常常劝他:“姐,舅妈都托人打听过了,他们村里人对他们家人的评价都很不好,舅舅说,嫁女要看对方的人品,往上看三代,都是正经人,那才是好人家呢。”

表姐笑得很灿烂:“你懂什么,他都给我说过了,因为他父亲去世得早,他们家穷,所以村里人才瞧不起他们的。”


“你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她抬头笑着,面带深情,对我温婉的朗诵道:“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脚下的土地。”

爱情真的是一种可怕的毒,它能让人失去理智,一夜之间变成白痴。

恋爱中的女人,她的脑回路大概就是两眼之间的距离,她只相信她眼里的那个人,为他魔怔,为他生死。

舅妈各种张罗丁香姐去相亲,赴宴,甚至安排偶遇。

丁香姐悄悄给我说:“我妈耍花招呢,想让我嫁给那个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的榆木疙瘩,我才不呢。我就是要找个自己喜欢的人,每天看着他就赏心悦目,听到他说话就开心。”

“唉!”我叹口气:“姐姐,你不要那么崇拜爱情,过日子不是靠爱情过的,你还是冷静一下,别天天见面了,冷静几个月再接着谈。”

“我的王子骑着白马向我走来,他玉树临风,愿意为我倾尽所能……我此生非他不嫁!”她笑着,一脸的憧憬。

真是走火入魔!疯了都。看那狗剩,尖嘴猴腮的样子,哪里能和“玉树临风”沾边呢?

我们都认为表姐只是一时叛逆,被爱情之火烧坏了脑子,等过一段时间,她就会慢慢冷静下来,思考一下的。


春节刚过,舅妈又为了表姐的婚事忙了起来。

突然有一天,表姐和舅舅舅妈在家大吵了一架。原因是舅妈安排让她去相亲。“就去见一见,行不行的,回头再说”,舅妈温和地说。

“不见,我都有对象了,见啥见,我将来就要嫁给狗剩的。”表姐吼道。

“那个小伙子不行,满嘴跑火车,十句话里头有八句都是假话,看着他就不老实……”舅妈劝道。

“你又听谁说什么啦?他哪里不老实了?”表姐怒气冲冲地喊:“你们总是打听,打听什么啊?‘百闻不如一见’,我天天见他上下班接我送我的,怕你们不待见他,他都在村口等着我,我要什么他都给我,他对我这么好,你们就爱听别人说闲话!我不管,我就要嫁给他!”

表姐摔门出去,舅舅又扔出门去一句话:“你要是再和他来往,我就打断你的腿!”

过了一个月,丁香姐都没有回来。我们都以为她去上班了,只是赌气不愿意回来。

我和舅妈去织袜厂找她,车间主任说她辞职都一个月了,只是门房有一封寄给丁香家人的信。

舅妈递给我,我打开,念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去追求我的幸福了。不孝女:丁香,敬上。”

“回吧”,舅妈轻声说道。

舅舅家一连沉闷了好几个月。就连舅舅当上医院副院长都没有庆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