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信

被赶尸人驱赶着

跋涉山水要去一个个地方

他们说那是我家乡

路途中有过山水,艳桃


双手搭我肩膀上的后面那位仁兄

我们在每次跌倒蹦起中惺惺相惜

彼此无声约定一起蹦回老家

终于,我躺在了棺材中

背后没了那双手

我恍然发现

少了


一个尸体独自呆的时间太长了吧

我常常在想

走丛林小路时

那么多拦在脖子上的树枝

我为什么就不懂得弯腰呢


我没有过问我的身世

我不能答应别的尸体一件事

我安然躺在棺材里想着下一次——

我应该不会让自己磕磕碰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