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吴家发老师再写七月

有道家炼丹的气息。

心思一旦分神,或者

被暑气逼得打个盹

就会走火入魔。


魔头也怕方丈的佛号。

僧袍只是披在大殿里

给善男善女们看的。

禅房密室里,除了

冰箱里的娃哈哈,还有空调。


夜深了,学校的操场上

应该还有一丝丝七月的歉意。

接受,还是不接受道歉

是后羿和嫦娥一直争论的问题。

他们离我们不太远,只有十万八千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