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公的阿哥打电话,说有一他的熟人要办事,让老公态度好些的接待下。聊表谢意,约了一个饭局。

        临走前我反复交待老公,这是给你阿哥长脸的时候,你一定要注意言语,行为。老公爱喜怒形于色,不会掩藏自己的情绪,我害怕他饭桌上因别人言语不当而他上火,弄的尴尬,不好。

        临走前,老公犹豫着要不要换套衣服,因为他吃完饭要走路,锻炼。若穿正装,吃完饭还要回来换运动服,麻烦;若直接穿运动服,又显得不够郑重。犹豫再三,老公换了套正装后,出门了。

        夜晚十点多,女儿下自习回来了,一个人。问她“你爸呢?”,她说她爸今天没接她,是刘叔叔送她回来的。还说她爸肯定喝多了,说话结舌。我立马打电话过去,问他在干嘛,早点回来。他说他睡在石板上的,乘凉,有几个人,二十分钟后就回来了。搁下电话我很纳闷,几个人睡在石板儿上?我老大不会和忚一起躺石板的。他夜晚又赶了一摊儿,和平常玩的几个发小在一起?也只有他们几个人在一起才会一起躺石板,毕竟都几十岁的人了,要不会落笑话的。带着疑问我去洗澡准备睡觉。洗完澡出来,发现有个陌生的未接电话。拨回去,一个陌生人接的,说是我老公的手机丢了,报警了。老公丢过手机,也不至于报警呀。问了一下大概地址,我找过去了。可是等我去时,他们已到police去了。

        具体细节不想鳌述。夜晚两点多才回到家,四点多才开始眯,不一会儿天就亮了。

        事情已经过去几天了,可我仍在想这个事。什么叫心想事不成?这就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