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心理 | 你要学着与自己和解

前些天,一位将父母“拉黑6年”的北大生火了。他给父母写了一封长长的控诉信发在网上,一一列举了无数条儿时所受的心里创伤。发布后几经发酵,引起一番大讨论。


我不想指出谁对谁错,站在孩子的角度,他的做法完全可以理解。站在父母的角度,这孩子就是不孝,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屁股决定脑袋,双方永远不可能达成和解。


我想说的是,这位北大生,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我其实很理解这位北大生,中国孩子可能超过60%都是可以理解的。中国人长久以来,都没有“鼓励式教育”的观点,俗语中将孩子称为“犬子”就可见一般。虽说谦逊是美德,但有时候已经不是谦逊,而是在他人面前恶意贬低孩子。


同时,中国还有“父母是绝对正确”的思想,将孩子作为自己的产品、商品、附属品,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自己绝对不会错,我都是为孩子好,孩子若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便是错。


我也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我也曾经有过与父母的“决裂”。当然我的做法看起来很温和,只是在很小范围内发泄我的不满,远做不到这位北大生这么狠——断绝关系6年,但恐怕和我一样做不到的人,心里是暗暗觉得有一股“爽”意的。就像当年发现豆瓣上有个小组叫“父母皆祸害”,就仿佛找到同类一样的“爽”意。


但是慢慢的,我的想法开始转变了。绝不是因为长大了圆滑了,被生活磨圆了之类的原因,作为在父母高压下仍至今坚持不婚不育的高龄“剩女”,我想我还是有资格说一说,作为孩子,有了“恨”,有了决裂之后,该怎么办。



很欣喜看到这位北大生也在寻求心理学的帮助,这是殊途同归的做法,许多人在感受到自己所受的伤害与煎熬之后都会这么做,因为心理学里有答案


第一层答案:父母确实做错了。


心理学里有大量的案例,父母不正当的教育会造成孩子的性格扭曲,以及正确的做法应该怎样,等等。一开始去学习,一定会先接触这些,这仍然是为了宣泄自己的愤怒,为了指责父母的不是,不过很遗憾的是,了解这些之后会更加生气,更了解自己所受伤害的缘由,更埋怨父母。



第二层答案:希望寻求父母的道歉。


宣泄了情绪,一定是想要得到回复的。这回复,归根结底,是想要得到父母一句“对不起我错了”。但是,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原因有几个,首先且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就像这个北大生,他拉黑父母六年不顾父母的感受和死活,这本身也是错误的做法,但他绝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而他的父母,他的父亲看到的这封信,却仍然在找寻孩子的错误,觉得孩子偏激,有问题,而不会去想自己的过错。


其次,“家长绝对权威”心态作祟,家长没有认错意识。这和上一层原因不一样,上一层说的是,常人都会将过错归给外人,这里说的是,中国家长天生认为我没错,就算有错,也是环境、是政策、是外人甚至是孩子的错。


再次,限于认知水平的有限,大部分家长并不觉得自己有错。需要注意,这又与上一层原因不同,家长未必是“顽固”,而是他认为,我没有虐待你,给你吃给你穿、供你读到大学,我到底哪里错了?限于认知水平的原因,他没有办法认识到,精神上心里上的伤害是一种更可怕的伤害。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怎能寻求父母的道歉?



心理学中的第三层答案,也是最重要、能解救自己的答案,是这位北大生还没有领悟的。这一点未必人人能领悟,但如果没有这一步,此一生将会陷在过去的阴影里无法自拔。这个答案是——

一位成年人,需要接纳不完美的父母,接纳不完美的过去,需要自己与自己和解。


说起来好像挺无奈的,但是必须了解这一点,才有可能有让阳光照到心里。


我初初学心理学,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控诉父母,渐渐地发现,我自己也没法成为一个完美的父母,因为一个孩子成长过程中将遇到各种各样的可能,每个人的性格与所处环境也不同,没有父母可能完美的应对一切。再渐渐的,我开始明白和接纳,没有人能够完美。我确实有一双不完美的父母,我有一个很不完美的童年和成长经历,这确实对我造成了伤害,但伤害已经形成了,某种程度上,父母是无心的;而我至少无病无灾的长大了,父母在伤害我的同时,其实也付出了很多,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给了我他们所理解的爱。


这位北大生的做法,很大的争议点就来自他到底该不该对父母这么狠。其实他不是对父母狠,而是对自己狠。在原生家庭受过心里伤害的孩子(特指心里伤害,而非虐待),其矛盾和痛苦在于,其实知道父母爱自己,像这位北大生的父母,细心收藏了儿子的作业等等,都是他们所理解的“爱”;但是同时,我受到伤害也是事实,我的感受如此真实,而父母对此绝口不提更认为这些完全是我的臆想他们无错。这两种思想的撕扯才更痛苦。


对父母的“决裂”,也是对过去的决裂。以为和父母切断了联系,就不会再感受到他们所带来的痛苦,其实每一个过去,都是导致一个人如今的生活和性格的拼图,一块都没法减少。所以对父母的“决裂”,很大程度上更是对自己的惩罚。


这位北大生并没有因为与父母断绝关系就变好了,他跑到美国独立生活,但他仍然不开心,仍然性格孤僻,仍然抑郁,仍然无法获得良好的人际关系甚至职业前景,因为他斩断了自己的拼图,他成了没有基石的空中楼阁,摇摇欲坠。


不要笑话他,因为绝大多数浑浑噩噩的人们,会把这份伤害内化成自己的性格,带给自己的下一代无限循环。这比主动寻求解决更为糟糕。


决裂100%也好,50%也好,都不是解决办法。唯一的办法只有与过去和解,与自己和解。接纳自己有一个不完美的原生家庭,有一对不完美的父母。接纳自己确实在成长中受到伤害,这些伤害已经形成,但幸好,我成年了,我已经足够强大,可以通过自己的学习和认知,通过心理学的知识来弥补这份伤害,而不再强制要求父母认错。毕竟学了心理学的是我自己,而不是父母。


这个和解的过程很不容易,过去的阴影会不断笼罩上来,有时候甚至一回到父母身边就又回到那个生活在暗处的小孩子的躯壳了。但是至少我已经认识了这一点,我便总有一天真正走出阴影,让阳光完全照耀到我。只有这样才能弥补儿时的缺憾,才能真正与父母得到和解,这份和解不是来自父母的认错,而是自己已足够强大,不再需要别人的认错才能继续生活。


只有接纳,才可能真正放下,才可能改变今后自己的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