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大一君

麦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公元十五年七月二日,就是积水潭师专管工专业期末最后一门军理考试的那一天,提前四十分钟交卷的我独在考场外情人坡徘徊,打电话给平君,他亲切问我道,“可曾为逝去的大一君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还是写一点罢;我是愿意看那些思想的宣泄,你也总归是要留些东西来纪念的。”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信笔写下的文字,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数量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文字毫无质量可言的情况下,毅然关注并且阅读我每一篇文章的就有他。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已经逝去的大一君毫不相干,但在当下的自己,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反省反思从而获得新知”,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大学。自我的丢失以及颓废迷茫,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自己所谓更应努力不懈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忧虑绝望了。我将深味这非大学的浓黑的懒散;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大学,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大学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不敌于大学失去自我者的灵前。


  二

  真的大学生,敢于直面惨淡的分数,敢于正视悲催的绩点。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学渣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存的伤痛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存的伤痛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大学。我不知道这样的大学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大学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七月二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已逝去的四分之一大学之中,大一君是容许反刍反思甚至迷惘的。于大一君,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本应该为大一君奉献峥嵘奋斗岁月与崇高尊敬。他不应该是“苟活到现在的我”堕落的借口,不应该是被大学上了的大学生的借口。

  大一君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然而第一次为我所想、所念却早在三年前。但是他从不认识我也不肯给我投下认可的目光。直到后来,自己将要直面大一君,友人便告诉我他与大一君相交的经历,我在心里才对其有了一点概念:这就是别人眼中的大一君。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让世间学者倾慕并寒窗苦读十余载的大一君,无论如何,总该是有奇特魅力的,但他却平平淡淡。待到离乡往北平之后,相交愈多却愈觉其庸庸碌碌,自己也便始终苦恼着,对大一君态度很是冷淡。待到六月,学校将送离毕业生,往日的学者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自己已浪费一年光景,黯然至于神伤。感慨万千,与大一君此后就再不相见。总之,这一次就是永别了。


  四

  我在二日上午,就知道教务系统已相继公布成绩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成绩居然很差,绩点跌幅很大,而英语听说、读写即在已跪科目之列。但我对于这些教务系统给出的数字,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命题老师和改卷老师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给分竟会凶残悲惨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在大一君面前努力着的真实的自己,更何至于无端在平时成绩上喋血呢?

  然而即时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教务系统上的数字。还有一门,是普物。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全班普物绩点上四的还有二十六个。

  但学渣就只能忍受,淡然面对现实的骨感!

  但接着就有学婊,说他们同是惨痛失败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学霸,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学渣们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只听说过英语、普物的期末考试,那时是我欣然前往的。自然,考试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占百分之六十的末考中中弹了,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时其它科目想把绩点拉上去,结果更糟,其一是C语言,立仆;同时的高数又想有所挽救,也被击,也立仆,但索性还能勉强应付,可面对将挂的C语言,还是无济于事。

  始终自信的英语确是跪了,这是真的,有自己的绩点为证;而简单的普物也跪了,同样有自己的分数为证;只有将挂未挂的未出分的C语言还在呻吟。当三个科目从容地躺枪于大学所发明的考试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残忍考试的屠戮学渣的伟绩,狠心老师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门悲催的分数抹杀了。

  但是大一君却居然依旧平淡庸碌,不知道毁掉了一枚学渣坚韧的内心……


 六

  时间永是流驶,北平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学渣,在大学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嘲讽”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随便的考试。学生的血战前行的考试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大学的检测性考试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很多人在考试中还是有很多水分。

  然而既然有了伤痛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自己;朋友,亲族的心,纵使时光流驶,刷高绩点,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悲惨无奈却真实的分数。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给分老师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学霸竟至如此之流弊,一是自己的绩点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自己悲惨的成绩,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一泄千里,无力回天的气势,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频频躺枪,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学渣的勇毅,虽遭学婊学霸学神,压抑至数月,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与大一君相识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学渣们在淡存的伤痛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大学生,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大一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失眠了 那就让自己静思 静思离别 静思欢聚 总有忘不掉的那一分钟 总有忘不掉的那一秒钟 回味 思量 2016的...
    武兵阅读 110评论 0 0
  • 清脆的铃铛声 就是我们俩的信号 收到信号的蜗牛闯了红灯 收到信号的蚕蛹撕碎外衣 收到信号的飞蛾抓住火焰 现在 心底...
    荒木maruko阅读 74评论 0 0
  • 鲁迅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路漫漫其修远兮,人生是一场艰辛之旅,心智成熟的旅行相当漫长...
    雅雅8阅读 488评论 0 0
  • Dockerfile:lamp:0.1 vim DockerfileFROM centos:7.3.1611Run...
    莫名FCJ阅读 543评论 0 0
  • 今天是2018年1月2日,我在济南,天气有霾。 昨天,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上午还在鞍山,中午就踏上了回济南的火车。...
    提安呐阅读 6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