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岁末篇)杯中的咖啡融化了十年等待的流光

1月:

      这几日都没有休息好,总是不时的半夜醒来,昨天半夜醒来的时候看到一条朋友圈说,父母跟你讲过的最难过的话是什么,随即回应了一条说,最难忘的是2011年母亲第三次化疗,我赶回老家,当时她的头发已经掉光了,她看见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妈妈没有头发了,这个样子有没有吓到你,瞬间泪奔。

      早晨醒来看到表姐回应了条消息说,你妈妈病重,又动手术了,不过没有什么大碍,看到就好紧张,打给母亲的时候没有任何回应,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然后又打给父亲,他说你妈妈没事,只是感冒,父亲是个不会撒谎的人,于是他的声音里透着紧张和害怕。我再打给表姐的时候,她说,你妈妈已经没事了,她总是这样,一辈子怕麻烦别人,只有麻烦你爸,你爸在看见你妈进手术室的时候特别的紧张,俩人都不愿意跟你说,他又叫我过来,我看见你爸的时候,是一脸的无助啊,一个大男人,承受着太多的事情。

      我挂上电话的时候坐在地板上抱着自己的腿拼命的哭,在我觉得自己一个人过的很不好的时候,其实父母在那边过的也是几多难。在总觉得他们对我难以理解时候,我又何曾认真理解过的他们的感受?我想,这世界上最难过的事情,一是亲人生病的时候你不在身边或不能在身边,二是你生病的时候你周围没有任何人。


2月:

      tt说早知道十年后现在的生活是这样没有点起色,早就嫁给第一个男朋友了,我说你是错过好多对的人,我是从来没遇到过对的人。

      回到家把凌乱的房间整理好,准备迎接父母周末过来过年,太乱了,我关了手机,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过了一会忽然发现水都漫了出来,赶紧关掉,一个人住的时候我最怕两件事情,一是东西坏掉,二是生病。这两件事情都让我觉得特别的无助,想马上找个人依靠下来,我在关掉洗衣机,重新打开手机的瞬间,在大半夜的时刻一下子蹲坐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任凭头顶上的灯光刺眼而任性的砸在我的脸上,说不出一句话来。我想到前天因为有线电视费欠费断网跟客服吵架,昨天因为煤气没有检测跟客服吵架,现在洗衣机又莫名其妙的坏掉,忽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一桩桩的小事连起来就像安排好了一样,让原本强大的自己一瞬间变的懦弱崩溃。

      在过去的十年里,一个人拎着行李箱来到苏州,开发加班到深夜的惶恐,夜班轮转的难过,光怪陆离的香港,四季炎热的新加坡,灯火通明的魔都,都未曾使我感觉到恐惧与害怕,哪怕是在苏州的这五年来,顶着苏州四十度的高温独自看房办各种手续买房子,淋着苍茫的大雨,一个人装修折腾好几个月,也都熬过来了,但是对于爱情,我无能为力,很多事情是可以帮忙的,可以努力折腾下就得到的,十年后我终于发现,仍然有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的,再多对生活的计划梦想都敌不过命运不怀好意的安排。

      娟儿突然微信问我过年有没有机会再见一面,我说我这周有事情,下周看看,娟儿说下周要回老家了,恐怕没有时间。

      其实说来这么空,完全可以有时间跑去合肥见上她一面的,可是我却找借口拒绝了。我怕见到她的时候我狼狈不安的生活画在眉头上,我怕我不争气的眼泪会止不住的留下来,我怕岁月的苍茫在脸上留下太多的印记已经覆盖过去十年的青春,我怕熟悉的地方勾起心伤的回忆,我怕现实的残酷抹杀心底的激情,我怕十年里那些过往岁月一旦拎起来就会像煞不住的洪水堵住我的胸膛。是的,我怕极了。


3月:

      苏州又开始下雨了,一个人不想回家,坐在汉堡王里吃炸鸡的时候发现已经好久没有吃这些垃圾食品了,中学的时候阜阳有了第一家KFC,却也吃不起,大学的时候第一次和小围去麦当劳,看着M形的冰块觉得真是太可爱了,然后小围说喜欢一个人才会带他吃麦当劳,毕业两年在香港拿着一个月一两万块的补贴,过惯了苦日子的我却突然也不舍得乱花钱,在吃的贵的要命的香港,吃的最多的反而是麦当劳,现在年纪大了,也懂得了养生减肥,周围吃的诱惑再多,一个人的时候总偏偏没了什么兴趣,此刻拿着手里的鸡块是那样生硬难咽。

      过了年以后,楼上的二货又回来了,每天半夜录有声小说,之前找过110找过物业都没有办法,一个人住也懒的跟楼上耗费精力,便独自在大房间听的不是很清睡去也罢,现在父母来了以后,我一个人在小房间便被那声音烦躁的睡不着。半夜我要报警敲门,被母亲拉住了,她说明天我和你爸上去找他们好好说说吧,次日母亲和父亲去楼上敲了好几次门都没敲开,母亲说你不要这么冲动,这么多年了,你一个人女孩子在外面,有点事情不要惹别人,我和你爸又不在你身边,也没啥本事,要是出点事情不是让我们担心吗。

      我说我一个人在外面这么多年了,横竖一个人,又有什么担心不担心的,我后来收起了一切我想对抗对方的方法和点子,和母亲一张床睡了,虽然她一直打呼噜我也没怎么睡好,但是她说的对,我其实一个人并不怕什么,但是我怕父母着急担心,父亲说,你别惹你妈难过,她还在生病,别这么不懂事。那一刻,我突然觉得特别的无助,这种无助从骨子里透出来,渣凉渣凉的,多年来,我常常想有很多事情我可以自己做的就自己去做,但是总有些特别无助的事情让我觉得充满无力感,虽然已经很久不像以前那样娇嗔的哭一哭。十年过去了,生活里还是会有无能为力的事情让人动容和恐慌。

       打电话给很久没联系的阿鹿帮忙看母亲的检查报告,阿鹿第一句话就是阿影你要结婚没,我说我还没找到男朋友,然后她停了一下说,你要加油哦,回来来合肥玩。然后我突然发现我上次去合肥竟然也是两年有余了,眼泪不知怎么竟然刷的就落了下来。

      有时候也在想,成年后的我们记忆会越来越好一点,因为孩子的时候脑子里装满了书,但其实成年以后记忆也没有放过我们。我是不愿意想带着硕士帽的那天,我内心充满着凄冷和害怕,这种感觉困扰了我那么多年,想想还是蛮残忍的。以前年轻的时候总说是强说愁,现在年纪大了,想来却也是真的苦。

      不知是不是白天喝了咖啡的缘故,怎么也睡不着了,躺在床上拿着手机随便翻,母亲在那头说你怎么还不睡啊,你每天跟谁聊,我说我能有什么人聊,我不过是上上网罢了。然后不知怎么眼泪就刷刷的冒出来,本是感冒,也连带着哭的耳朵都在疼,然后母亲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说,是不是有点发烧了,我再给你倒点水。

      我知道我没有发烧,我只是在这样的半夜忽然就很想哭。我想起十年前我还是好介意离婚的男人,但现在居然沦落到和离婚有娃的男人相亲了,用tt的话说怎么都觉得内心很亏很难过,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别人的路都走的那么顺当,我却过的这么辛苦。

      母亲端了一杯水过来,说不热不冷快点喝掉,感冒别搞的发烧了,然后她摸着我的脸的时候摸到了一脸的泪水,我怕她发现,便小跑出去说要上洗手间,收拾了一会又回卧室了,我看见母亲坐起来的背影那么的苍老,她躲进我的被窝,把我抱在怀里,说妈妈跟你一起睡,有什么话跟妈妈说,半夜里,别哭坏了身体,别忍着,妈这一辈子就是有时候难过憋在心里才憋出病灶来,你可不能这样啊。

      我不是不想跟母亲说话,是的,多年来独居我觉得有些想法很难和她沟通,虽然我们互相爱着对方,但是成年后的十四年来,我们彼此拥有的时光不多,她感受不到我独自在外必须经历的那些困难痛苦,我也体会不到她因为病魔的缠绕必须经历的那些难过。

       此刻母亲捋着我的头发说,有爸爸妈妈在呢,是不是这两天我唠叨说错什么话了,咱姑娘那么好,又乖巧又漂亮又懂事,咋会找不到合适的,咱还小,现在人都结婚晚,不着急。我说,那为啥我这么好还是没人喜欢我,为啥我周围的人都嫁的那么自在过的那么舒服,而我就要这么难要过的这么辛苦这么累。母亲说,女孩子都是这样,一个人一个命。


4月:

      昨天看了《万物生长》,也许是以前的青春电影总是多从女性的文章显得期期艾艾,冯唐男性的视角描述青春人物里的故事,却这般的不同。我想每个女人都曾经是小满,白露,还有柳青。像小满那样可能因为现实离开一个人,但内心最深的初恋永远难以割舍,然而总有误会来不及解释,就像吞在肚子里的苍蝇一样难受,爱情最后两败俱伤。

      像白露那样想紧紧抓住一个人,爱到卑微和害怕,内心一点点的不自信和脆弱都可以击垮每个女人的心理防线,于是不得不离开那个点燃爱情的人,同样接受了融化坚冰的爱,仍然是美好的。而柳青,这般让男人垂涎的尤物,却难以爱上一个自己真正深爱的男人,即便遇见,现实却也难以成全这般眷侣,柳青说,我这辈子就爱过这么一个男人,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让你在将来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内心都无法安宁。万物生长,爱若秋水,万种风情,眉目千回。

       周末去上海,清说,琳和彦都怀上二胎了,我是不打算怀二胎,累死了。我惊讶的说什么?我说彦好像怀二胎的,但是琳居然怀二胎了,清说是啊,我们原本以为会是女强人的琳没想到会往家庭主妇的路上越走越远了。而我们原本那个乖巧惹人疼的影子,怎么会往单身独立的方向越走越远呢?

      清说完这句话看着我,像还是20岁那样的年纪,可是我们着实都老却了。应该是这样的生活吗?当别的麻麻已经生了二胎,带着孩子到处跑的时候,我仍然一个人。


5月:

      小liping周末过来了,她仿佛还和几年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十足看不出已经有了个小人出来,我和tt,小liping回忆起六七年前的时光,有些还记得,有些已经忘记了,我们仨躺在我家两米的大床上,终于不像在新加坡那样需要搬着床垫,或者需要把两张床并在一起睡,可以翻着身聊天。

      那时候多年轻啊,印象中小liping都还是刚毕业的样子,现在她都30了,虽然我们一直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年纪,但是时光还是的的确确的过去了。tt说原来我们都是倒贴高手,所以此刻才走到了一起了。

      tt说快去找个男人恋爱吧,曹影姐姐,我认识你快十年了,都没见你恋爱过,是啊,我照着镜子里的自己,最美丽的二十几岁,那样拙劣的青春,却全是满满的伤痕。我离开爱情太久,已经不知道怎样强烈的爱上一个人。


6月:

      这两天是大学隔壁计七毕业十年回校的聚会,凡凡在群里晒出了一堆七班的重聚照片说想问哆啦A梦借时光机,娟儿激动的说好死不死的这会在国外你们先聚,我说合肥的天空看上去好蓝好蓝,你要不回来还聚个什么鬼,还能跟谁一起抖露岁月狰狞的外衣,踏寻年少轻狂的痕迹,青春就像夏夜墨黑的天空上斑驳耀眼的星星,总有一颗你曾经开心微笑着对他偷偷许过愿,像秋风刮落一地厚厚铺满路边的梧桐树叶,总有一片在它碧绿的时候曾遮挡过你难过哭泣的脸。

       tt说倘若下个月33岁生日还没有新的男人出现,就要和银行哥宣布公开了,以前父母总是不同意,现在可能要认真谈一谈了,都34了,还能怎么样,而且他对我很好。我见过银行哥,倘若五年前我会拉着tt离开这样一个老男人,但是正如tt说的那样,他确实对她好,我认识tt这么多年,看见她恋爱,受伤,坚强,成长,我一度觉得她是那种嫁给谁都会幸福的女子,因为银行哥对她好才让我相信,那年错误的相遇和分开确实都是不对的人,连一丁点儿的遗憾都不配念起,因为他们都不配拥有你最年轻的青春年华,哪怕一个人盛开到凋零。

      今天在游泳完看到手机居然有个未接电话,看见yb的名字,眼泪忽然就冒出来了,还来不及擦干身上泳池的水就握着手机哭的像个泪人。他说看到你的朋友圈想跟你聊聊,然后说明天吧,我说好。

      他说你最近怎么样,我说还是那样。他说你毕业了吗?我说是的毕业了。他说你有没有找到男朋友?我说没有,还是一个人。他说你是不想找,还是找不到?我说找不到,没人喜欢我。他说心态不对了,他们都没有眼光,一定会有有眼光的人的。

      我们没有说过话,良久,我说,哪个有眼光的男的会找个三十多的女人做老婆,我要是有个儿子也想找个年轻的儿媳妇了,三十多都不知道还生不生的出孩子了,生的出也快绝经了。


7月:

      周末苏州刮了很大的台风,早上很早起来就没睡好,然后忽然想去看看电影,仿佛也没什么好看的,然后就一口气买了栀子花开和小时代两部烂片,迎着风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风雨飘摇,一阵阵的空落,我刚停好车的时候,看见小群里tt和卞总,会长还在聊着炒房炒股的事情,此刻的我一句也插不上话了。tt忽然问我要不要去一起泡个脚,我说我买了两张电影票,一个人连看两部的电影票,tt顿了下说,那你看吧,调节下心情。

      过去的半年里,在园区发展的如火如荼的时刻,所有的房价都在大涨,而我几年前买的青剑湖仍然趴着动也不动,对于股市,刚进来就遇到了百年一遇的股灾,已经将我去年一年点一滴挣的钱都亏完,男人依然没有找到,伴随我的除了日益老去的身体和夜夜婆娑的眼泪,每每想起就全身发冷,好像什么都没了。

      车辆转新光天地入口的地方,保安都穿着帅气的衣服,整齐划一的指着入口的路,下转的两侧绯色的灯光也惹人陶醉,大厅奢华的吊灯摇曳着夺目的灯光,走在这里的人群悠闲而贵气,而我站在那里,像个破牛仔裤,而与之相对的,是别人鄙夷的目光。

      我几乎逃离那样的场面,忙不迭的开车回去了,一进家门,就立刻把门锁了起来,空荡的房间里,连空气都凝滞着,我必须要让自己忙起来,我在拖地刷碗,收拾家务,是的,爸妈明天就要来了,我此刻都能想象未来的这些天,我每天除了能吃的好些,我必须要面对的一切压力,我几乎看见父母那深深刻着岁月烙印的干枯的皮肤,看见母亲被风霜染却的苍白的头发,每一丝都透着无力。

      我没有睡着,又在半夜哭了,今年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子了,每次哭的时候都是在深夜,想起别人都有人疼有人爱的温暖,自己仿佛就像个傻子似得活了三十多年了,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曾经真正真心的喜欢过我,没有收到过一束鲜花一声温暖,充满我生活里的,只有孤独与害怕。


8月:

      周五晚上小朱忽然在微信群里放了张几个大学同学小聚的照片,还有小围弹吉他的视频,我在看到那两段很短的视频后,怔怔了好久才停下来,时光如梭,那些少年都已经变成了大叔的模样。而我确实在想输入跟大家交流的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些唧唧咋咋插话的路人不重要,那些被岁月改变的容颜不重要,散落在回忆里的青春是真实的,指尖拨弹的琴弦是真实的,这样就好。

      我跟娟儿说,为什么他已经改变的模样,不再像十年前那般,可为什么我还是看起来好伤感,娟儿说,他已经变成了胖子,我想我们也变模样了,也许在别人眼里已经是个大妈的模样,我觉得你还没变还没经历柴米油盐的洗礼和鸡毛蒜皮的琐事。我说我也希望自己还没有变,我希望还能扎着麻花辫那样的清纯,可是当我连一字刘海都hold不住的时候,才觉得苍老是那么的近。

      今天和卞总,会长,tt一起吃饭唱歌,我开车送他们回来的路上,卞总的手机响了,tt说你接啊,我们不说话,你说你20分钟后就到家。我在前面一路的开,并看不到tt的脸,也没听见卞总接电话。tt说那些话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六年前我们在新加坡河边,她也是穿着一模一样的小黑裙,哭的妆都花掉了,我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景,她说怎么办啊,我都27了怎么办,在那之后我却再也没有见tt哭过。

       而此刻,我特别想离开这样慌乱的环境,我们怎么就活到了这样一个讨厌自己的年纪。虽然十年来,我们见过不同的世面,接触不同的人群,居然也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模样。2015年过去三分之二了,我有一点沮丧,还有一点想念那些很久没有见的朋友,希望每个人都过的很好。闲月西沉,清溪月,开遍岁岁朝朝。


9月:

      家里的水管漏了,我一个人在家弄水管,好了以后发了条朋友圈,作为一个理工女搞定这样一件事,居然内心会很开心,但是半夜的时候收到耿老师的一条评论说,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能没有男朋友呢,平常再多的苦和矫情都不在我的范围,但是看到这条却哭了,我开始是无声的的流泪到失声大哭,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有时候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但有时候却因为一句话瞬间泪流满面。最近这些年总是来来回回这样的状态,很多时候因为自己成熟了,遇到点事情都不愿意哭,然后撑啊撑,然后忽然好久没联系的亲人朋友一个问候,就可以击碎所有的心理防线,说我很好啊,立马就眼泪滚的收不住。

      所谓自己的归自己,其他的归时间,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剩下的一切随缘吧。太累,此刻大盘,像一个迟暮的老女人,已经褪去年轻时候那样抢手的年华,但许是因为内心有种力量告诉自己还是想继续挣扎,希望还能嫁人有个结果,所以依然微弱的等待,过去的三个月,像我执着寻找爱情的过去三年那样,我用尽一切办法努力,但是钱缘有时候就像情缘一样,只是个随缘的话题。


10月:

      早上妈妈说了三句特别伤人的话:1.你去找你喜欢的人吧,你过了这个年纪了,你看你喜欢的人会不会喜欢上你。2.我和你爸现在出去都觉得丢人,怕人家说你家姑娘怎么都一把年纪了还不结婚。3.我怕我的病哪天忽然复发,都看不到你嫁人。

      三十岁以前,我自恃一直是个很努力懂事的女孩,从小乖乖的读书,虽然是独生子女,但是家里穷,父母从来不惯着我,想要什么都不敢开口,连生病的时候都不敢要好吃的东西,更不要提那些漂亮的花裙子小皮鞋,我的生活里除了读书还是读书。

      我虽然不够聪明但尚算勤奋,很多题目别人一遍就会的,我都反复的记好多遍,每天都读书到半夜睡觉,天没亮就起来,有时候太困了,就先睡觉,睡到半夜起来继续读书。小时候家里也没房子,一家人住在一间租的便宜的平房,安徽那个地方一到夏天就下暴雨,暴雨一来家里就淹了,我总记得下好大雨的时候,家里都像池塘一下,我膝盖向下全是水。我每天上下学来回四趟,骑自行车的时间来回三个小时,下雨的时候,总是披着大雨披,但每次头发脚都淋的湿漉漉的,炎热的夏天一过,穿着塑料凉鞋的脚丫都有着晒过的深深的痕迹,直到考上了大学,虽然超过了一本线50多分,但是估分的时候估的相对保守,而且母亲怕我报太好的学校万一刷下来又要重蹈一年,最后还是胜算大一点去了工大,没有出安徽。

      家里已经为了供我读大学,花掉了所有的积蓄,而这些积蓄也是父母一分一毛的攒下来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比那些连学费也交不起每天吃馒头喝免费汤的学生好太多了,当周围的同学拿着比我父母每个月工资还高的生活费,橱窗里摆着我见也没见过的各种各样的洗面奶沐浴露化妆品的时候,我为了赚生活费不得不同时接了三份家教,讲课讲到嗓子哑,虽然计算机这个专业我不是很喜欢,但是我仍然愉快的度过了大学四年,毕竟那样四年我不用为了高考紧张,不用被父母关在房间里看书。虽然我喜欢的男孩最后离开了我,喜欢我的男孩最后也离开了我,但我仍然觉得那段不顾一切的青春还是如此美好。毕竟进入社会后,我们再也不敢如此奋不顾身全身而退。

      扩招导致的就业压力巨大,2005年从学校即将面对社会的时候,我在合肥跑了好多个地方找工作,即便我一直为了逃离计算机这个行业努力,却因为专业不对口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最后还是收到了苏州园区的offer,在那个焦头烂额的夏季,有人规避就业压力选择了读研,有人出国读书继续深造,有人留在合肥那个洒满青春印记的城市,有人回到了家乡有更多的人脉为前途搭线,而我也和其他的小部分人一样,离开家离开学校,来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我还记得第一天提着行李箱来到苏州这个城市,南方潮湿的空气把乌黑的短发打的湿漉漉,脸上挂着一层闷热的水汽,而提前约好的同事一起合租的那个小房子,签合同交租金的那天,合租女孩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叔叔舅舅都过来,而我一个人拎着单薄的行李,站在这个房间,显得格外的无助,对方对着身高超高他们一头的1.74的我说,你去睡那个小床,我们家小孩是苏州人,我是要每周过来看她的,我们要睡大床。那一刻,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尽管如此,我还是租了下来落下了脚,否则我就要露宿街头。

      虽然我不得不承认我并不喜欢IT这个行业,而且在这方面没有男生那么出色,但我还是努力接受并珍惜这份工作,更让我珍惜的是,因为项目需求,有了去香港和新加坡出差的机会,那些个熬夜加班的日子,被客户谩骂的日子,独自在异乡不被理解的日子,现在想来都被繁华如潮灯火阑珊的大都市淹没了。

      工作的前五年里,我只放声的哭过两次,一次因为工作,从小都优秀永远在前几名的我,终于发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成了同一批次的毕业生里进步最慢的那个,虽然努力拼搏的那些年我并不那么认为自己,多年后我真的承认很多人确实都比我优秀,但我那天还是一个人从湾仔坐轮渡的时候一直哭到海港城,虽然老杰和yunfeng都安慰过我说你做的很好,但好强的那些年却怎么都觉得命运好像不是那么公平。

      另外一次大哭是因为感情,多年来每当我奋身去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发亮的照着我的全部世界,我不管他是怎样的人怎样的状态,我只知道我要努力试一试,现在想想那是多么不值得年纪,我站在香港和深圳的连接口发现自己忘记带港澳通行证,然后开心跳了起来用女人最柔弱的要求打电话说,你把通行证带给我好不好,你陪我一起去深圳好不好,而结果是我一个人哭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像只熊猫一样又溃败的从罗湖坐火车回到房间,反正这个城市没有人认识我,我就可以这样一直哭下去。直到现在很多人都说,你就是太独立好强,所以才没人喜欢你,但没人知道我每次软弱的时候收到拒绝的无助只是让自己不得不坚强。

      2009新加坡的那一年,我已经26岁了,我发现离18岁那年和娟儿躺在校园草地上,说我们一定要27岁穿上白纱嫁人的时间只剩下了一年,而我骨子里原来还是那般渴望爱情和家庭的小女生,而这一年,我周围居然所有的同学几乎都结婚了,我就站在新加坡那片炎热陌生的土地上,错过了国内一场又一场婚礼。

      2010年我回到国内,我想赶紧结婚嫁人,并仍然天真的以为这是件只要努力就可以实现的事情,我在烈日炎炎的苏州,一个人撑着伞买了房子,学了车,花掉了最后一笔积蓄考了MBA,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是5点半起床,12点睡觉,好像又回到了读书时候的努力,我总觉得年轻剩余的时间不多了,我要靠着20几岁这几年再拼一拼。

       装修的那几个月,耗尽了我最后一点气力,母亲生病,父亲要一边上班一边在家里照顾她,而我一个人在苏州这个城市,每天一边上班,一边转两趟公交往返公司和新家之间,周末的时候更要起早贪黑,为了省钱,除了黄沙水泥样样都要自己去挑去买,大到吊灯橱柜小到螺丝钉十字架,收货看装,直到我一个人坐在已经有了模样的客厅,感受着新家气味的时候,哭的像个泪人,那一瞬间,像是好多年压在心里的东西被迸发了出来,我终于可以在想哭的时候,不在公交地铁里哭,不在租住的房子里哭,不在办公室的厕所里哭,尽管没有一个有力的怀抱抱着我的时候,还可以挽着双臂把头埋在膝间在这个自己的家里哭个痛快。

      而太过辛劳的那一年导致我终于在30岁那个春天得了一场病,忍了好几个月不得不做了人生第一次手术,虽然这个小手术不是很大,但还是很难过,我记得在医院的那几天,父亲每天从家里转到医院,夜里陪我,白天再回去做饭,我看到他两鬓间的银发时觉得自己特别没用,我没让本来身体就不好的母亲来医院,但是在出院回去的那天,看着母亲还是哭了,她说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动过一次手术,第一次动手术当妈的还不在身边,就觉得挺难受的。

      那一刻,我也开始觉得自己是多么不孝,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女儿,到了30岁,我有在努力,我努力工作学习,努力买房买车,努力以一个外来人的姿态融入南方这座城市,但所有的努力还是有不能让父母省心的时候,仿佛那些努力全然都是错误的,当85后,90后一茬茬的冒出来了,他们挤进了我身边,他们年轻朝气蓬勃,他们浑身透着青春,他们甚至不需要这般的努力,父母老公房子车子门当户对的感情都是轻而易举就已霸占你十年的努力,我才发现30岁之前那些为了学习工作爱情,昏天暗地的努力都是那么的轻微不值一提,别人轻而易举可以得到的一切,于我却耗费整整十年的青春,并且过的那么曲折不如意。

      最近的两年我再看到那些越努力越幸运之类的鸡汤文,只一笑而过,昨天表姐给我打电话说,你太不懂事了,你爸妈多不容易把你养大,你现在一个人过的好不能体谅一下老年人的感受吗,为什么不能凑合一下找个男人嫁掉,我说我觉得我这些年就是太懂事太努力太相信生活了,我无法降低自己的底线和对未来的憧憬,而现在的我,只想好好过完这一天这一刻,我看不到明天也不敢想未来,过去的我一个人努力吃苦的十年,他不在身边,我为何要屈就自己投降没有爱情的婚姻,然后毁灭我的下半生,哪怕一辈子孤单,哪怕直到离开这个世界那个对的人还没有出现。


11月:

      32岁生日已经过去5天了,刚过去的两天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和32岁来临前的焦虑害怕的感觉不一样,我想我可能已经成仙了,内心太过淡定从容,已经看清了生活的现状和事实,是的,我又老了一岁,容颜悄无声息的改变,我不再相信20几岁灌进脑子里的那些所谓的心灵鸡汤,什么你一定要等他一定会来的浑话,我开始相信那句,一个人的命运就是从生下来就写好的,只等着我们去走,遇见什么人走过什么弯,也不会相信什么会有个男人骑着白马来娶你的电影小说里的场景,生活永远还是生活,有人锦衣玉食,就有人露宿街头,有人开宝马住别墅,就有人淋风雨拼租房,这个社会永远不是努力就能实现的,毕业十年后,我终于相信,命运这个玄而又玄的东西。

       比生日更闹心的是,苏州湿冷的冬天来了,透在骨子里的寒冷,凄凉凄凉的,而我终于在生日后的第三天,放肆的哭了起来,抑郁症愈发的明显而可怕,有个窝和有个车最大的好处就是,外面在下雨,心也会下雨,你就放肆的哭呗,反正也没人能听的见,就是这样。而我没想到的是32岁了,我还能那样放肆的哭的不停,哭的头晕脑胀的要断气一样的难受。

       我对tt说,你说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人喜欢我,他到底去哪里了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觉得我这些年能一个人过,但是我无法忍受自己在没有爱的时光里孤独的老去,四十岁怎么办,五十岁怎么办,绝经了怎么办,走不动路了怎么办,对,37岁,就是那个年纪,我无法忍受,要么让我一辈子都别遇到爱情,不要等我人老珠黄的时候,去跟爱情投降说我终于等到你了,你知道我多么害怕,谁能想象一个原本年轻的女孩子,在最美丽的年华里没有爱情,而且十年了没有爱情。

       tt你知道吗,二十几岁的那些年,我们是多么骄傲,就是觉得一定会有人喜欢我看到我的闪光点,我一直这样发着信号等他,等他找到我,可是十年过去了,我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城市里,越来越害怕,我一个人买房子装修,一个人开车迷路,一个人吃饭看电影,一个人逛超市逛街,最可笑的是我要一个人跟自己说话,有时候也觉得自己蛮可笑的,那么多孤独的日子都熬过来了,就像跌倒谷底的股票,总会有反弹的时候吧,可是生活怎么能对我这样残忍,那些说着幸福和痛苦总是成比例的都是假的,那些每个人都能找到对的一半都是假的,那些努力就会有结果都是假的,那些只要你善良纯真就会有好报都是假的,那些说什么爱小的女孩都是幸运的是假的,假的,假的。

       我们善良,我们懂事,我们大气,我们不会矫情,可是那些我们想嫁的男人,为什么还是娶了别人,他们都说我们很好,为什么不要我,我也讨厌自己现在这样怨天尤人的模样,可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像锈穿了的铁块,那曾经耀眼的光泽在一寸寸的被岁月腐蚀,而锈迹斑斑的表面一片狼藉,像遗忘在角落里的生鸡蛋,活脱的浪费掉了最光鲜的岁月,看着别的蛋都已经孵出了小鸡,又或者光线照人的甩出汁来,而自己却像伪装的光泽遮盖着黄白不清的内心,已是一片混沌。

      抑郁症让我感觉看不到光,睁眼闭眼都是天黑,我感觉苍老的内心已经经不起那些晒楼晒车晒娃晒恩爱的照片,我每看见身边的宝宝都像扼住喉咙的棉花堵的透不过气,太年轻的时候我也不屑于用孩子拴住的自己人生,然后30多岁后发现,每个人都要走这样的路,需要这样一个生命去延续自己,而可怕的是我没找到应该和谁去创造这样的生命。

      tt你知道吗,昨天我看到yunfeng的朋友圈背景里他的儿子都好大了,十岁了,我想起我刚工作的时候他刚生宝宝,那么一点点,小孩子一长大就感觉时间过的好快,我好害怕现在看到会长卞总的宝宝也是那么一点点,然后又过了十年,我再看到他们的孩子就也变成大人了,而我还是这样一个人好可怕。

      tt说不会的不会,就明年了,明年肯定就嫁出去了,她说这句话的依然那么决绝,决绝的那么可怕,像2008年,我们才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她就说我要回国了,我要有一番自己的事业,而不是在国外漂泊,2009年,我在新加坡的时候,我说我要回国了,我要结婚嫁人生孩子,而不是在国外漂泊,2010年,我们都回到了苏州,这样五六年眨眼穿过,我们还是没有变成有钱人,没有理想的工作轨迹,也没有嫁人生子,但每年tt都依然会说同样的话,就这一两年了,就会有疼我们的男人娶我们了,我们过去吃过那么多的苦都不是白受的,那些渣男坏男都会招报应的。然并卵,然而那些喜欢或不喜欢过的男人们不都过的很好吗,他们都有了孩子有了好房好车有了应有的社会地位,没有任何一个因为渣而过的不好,为什么我们还在一年一年的老去。

      年少时执念相信未来会遇见我喜欢也喜欢我的人,后来越来越怕遇不到喜欢的那个人,再后来怕遇到的那个人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再后来怕那个人躲在某个角落永远不出现了,我好怕我老了,皮肤松弛皱纹丛生,银发染鬓步履蹒跚,那个人他还没有来,我很想把我的人生翻到最后一页,看那个陪我到白头的人是谁。如果我的生活是一卷录影带,我一定要找到22岁时候的那段带子,我一定要重新重新播一遍,那时候我就会选择留在家乡,陪在爸妈身边,早早跟喜欢的人生个孩子看他长大,听浓浓的乡音,走窄窄的街道,过安安稳稳的日子,像电影里的镜头那样简单。

      我已经屏蔽朋友圈很久了,感觉周围的人都过的好开心过的热气腾腾的,我有时候一个人去逛街去吃饭去看电影,看见周围一对一对,一家一家的心理都很难受,有时候看见比自己年轻好多的女孩子,他们真的年轻啊,皮肤嫩的像能挤出水来一样,而我有什么资本存在于这样年轻的气氛里,我总是慢慢觉得自己太多余了。

      tt说喜欢二胎的政策,这样我们没有劣势了,我们去求职就不会把我们当作没婚育需要产假的歧视,说完又很难过,说我是不是二啊,我高兴个屁,我第一胎还没有呢。

      我说是的,周围好多俩娃娃的妈妈了,我们第一个还没有,而且一胎的风险越来越大,人家二胎是锦上添花,而且能生二胎的都有钱能养活,过的更好也不愁工作金钱,多数生了都不上班了,俩孩子光带孩子就好大的精力,我说你和银行哥结婚吧,你好歹有个疼你的男人做备胎,我连备胎都没有,人和人的命运是不一样的,你流着大姨妈开着夜车载着仨男人,别人的老公在端着热水捂着肚子暖着脚,这就是人和人的命运,我们这一代,无法去改变。

      我说我好累,从几年前从新加坡回来买房装修完房子就好累,好久不想努力了,最近两年特别有这样的感觉,看着周围的有钱人越来越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一来不知道努力有什么用,二来努力看不到希望。tt说,可是如果不努力,连希望都没有了。以前总说钱不是万能的,钱买不来感情买不来空气买不来时间,然而事实是,几乎所有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可以用金钱来解决的,只是那时候我们并没有意识到金钱的重要性罢了。

       tt说又到年底了,总要反思一下。今天是11月30号,离2015年结束还有最后一个月,我躺在家里慵懒的阳光下,浑身都没有力气,仿佛等待生命的结束,我甚至想把所有的东西都扔掉,对于这样个一个loser来说,生活在光怪陆离的大城市,像是在鞭策着身体。苏州这几年的发展快的让人恐慌,房价又呼啦啦的涨了起来,周围的有钱人越来越多了。高楼林立的苏州城已经脱去了以前的小家温婉。

       不记得谁说过,我们生命中遇到的每个人都是有原因的,有些人进来,有些人离开,而还有些人一直都在,和tt认识的十年里,我们一起吃过美食也看过风景,一起流过眼泪也笑到过肚子痛,一起写过代码也读过书。今年过的特别快,30岁以后的人生总是在匆匆中带着恐慌,我说有次我们去三亚旅游吃着早餐,空气中弥漫着湿润,而海潮的声音在耳朵边来回的盘旋,我们欣赏的眼前的一切的时候,看到了旁边一桌的两位老人,她们白发苍苍,皱纹横生,我说我们会不会孤单一辈子,然后到了60岁还是只有我们俩人坐在这里吃早餐啊,那样的场景太可怕了,tt说不会的,至少那时候我们应该去的起夏威夷了。

      我站在圆融时代下,看着眼前的灯火通明,高楼林立,周围的久光,新光,还有诚品,物质和精神高度发展的苏州快的让人窒息,我还没有从几年前的那个小家碧玉温婉的江南城市里走出来,就被时光的脚步拖住了硬扯着在地上撕扯。


12月:

      2015年马上就要结束了,苏州的今年特别冷,但是一直都没有下雪,阳光扑进窗户里,却并没有觉得特别的暖洋洋。周日那天好像忽然发生好多事情,耿老师来苏州上课小聚,陈总没有赶上飞机见到我们,饭后我赶去卞总的场子,看到他一个大男人因为一些事情哭的像个孩子时候吓坏了,最后小V赶去了KTV,大家一起嗨到凌晨两点,我没有喝酒,我送大家各自回家,当然还有小V。

       卞总问我们,你们说我是不是混蛋,我是不是人渣,我说你是,男人都是,我很想抽你都怕自己手疼,但是怎么说,你还能哭成这个鸟样,多少也算是个头顶还有点光环的人渣吧。

       我把喝醉了的他们一个个送回家,最后车上只剩下了我和小V两个人。冬天了,我一到冬天手就特别的凉,我们从中环一路开过去,凌晨3点的苏州好冷好累好黑,开着开着就觉得眼前模糊的迷路了,我说小V怎么办我好像看不到前面的路了,他说没事,随便开吧,总会到家的。

      有人说,人生遇到的很多人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的出现总是有原因的,这些天我仔细的想象过去的十年里遇到的人和事,一晃就十年过去了,那些曾经穿梭了时光的人带给我的赤裸裸的伤害活脱造就了此刻的人生,悲凉而可笑,每个想起来都不寒而栗的浑身发抖,他们每个人都说我很好,但是没有任何一个肯为我留下来,我也没有为谁放弃过自己。

      又一年过去了,离青春越来越远,离苍老越来越近,内心的力量一点点的消耗,而我余生的力量只能做到的,唯有再也不能做任何伤害自己和伤害别人的事,有能力爱自己,有余力再去爱别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