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老马

 有一种人,行善是因为心里的光明,但也可能是因为光明背后的黑暗。

 刘老汉见过这种人,于是他没再对木昭说什么感谢的话,他知道,木昭并不在意这些。

 当木昭说,“我只是个读书的人,却不是个真正善良的人”的时候,刘老汉就明白了。他于是改变了自己的态度,不再把木昭当成行侠仗义的恩人,而仅仅当木昭是一个青涩的少年,如朋友一般来对待。毕竟活了半百的人,走南闯北,也练出了些许眼力。他看得出来,木昭不敢把自己当个善良的人,不是不愿,而是不敢,可能是某些难以启齿的往事,让木昭对自己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这样想来,也倒解释清楚了,木昭为什么拼着重伤也要上山讨个“公道”了,他可能是在逼着自己善良,逼自己做正确的事。

揣度一个人,是上了年纪的人的通病。刘老摇一摇头,轻轻的甩出自己脑袋里的这些想法,停止了自己对木昭刻意的观察。因为思索得太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木昭喜欢刘老汉现在的眼光,因为朋友比起恩人来说,会让木昭更轻松随意一些,吃起饭喝起酒都更有味道。无论经历了什么,木昭都只是个少年,少年本就不喜欢太多规矩。

 可木昭对面在刘老汉女儿目光时,就有些不自在了。虽然这种犹如看英雄一般的敬仰的目光让木昭觉得很享受,但他也必须为这个目光付出代价——处处彬彬有礼,说话思索再三,他需要维护自己的形象。确实有年轻人勘破了虚荣,但不包括木昭。

 刘老汉看得清,可是他不想打破这样的局面。他翘起嘴角微笑,悄悄将海口大的土碗换成了陶瓷的精致小酒杯,从房间中搬出一坛珍藏了十几年的好酒,放到桌子上。

从这一方庭院可以看出,刘老汉不是什么穷人,但也不算个富商——勉勉强强买下一座庭院,却连下人都雇不起,下厨端菜都是他女儿一个人在忙活。不过这样反倒让庭院添了些许宁静和亲切的味道。

 吃过饭,喝过酒,木昭谢过刘老汉的照顾,便要告辞离去。

  刘老汉挽留。

  木昭不擅拒绝别人,特别是刘老汉女儿的挽留,那一双快溢出水眸子,楚楚可怜的眼神,欲言又止的的踌躇,都让木昭说不出一句离去的话。

  他掰着手指踌躇起来。

  但十七不踌躇,她说:  “我们还有要事,耽误不得。”

  十七性子中的清冷仿佛与生俱来,让人接近不得。刘老汉也没办法,他在十七眼中看到了一种漠然,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高在上,知道十七是不会被自己挽留下来的。于是刘老汉收回挽留,衷心的送上自己的祝福,牵出一匹跟了自己几年的老马,看着木昭他们离去。

  “老马啊老马,一路平安。”

  他的女儿欲言又止,到最后也没说出任何表露心迹的话。

  木昭和十七耽搁一夜之后,重新踏上征程。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就是木昭带了伤,十七失了法力。   

  刘老汉仍然只是刘老汉,女子也只是女子,木昭连他们的真实名字都不知道,便拔刀相助。

  而木昭和十七的身份,行程,目的,刘老汉也没有过问,便在大雨瓢泼的城门等到半夜。他不知道十七因为“公道”而被封了法力,也不知道昨夜的凶险,十七和木昭也不知自己喝了别人珍藏十几年的好酒。

  萍水相逢,又擦肩而过。

  江湖便是这样吧。

  在路上,十七安坐在马背上,木昭问道:  “你有什么耽误不得的要事?为什么非要急着走?”

  十七不说话。

   “堂堂仙女,从哪学会的说谎?” 木昭带着趣味的调侃道。

   “和仙女这样说话的凡人,你是第一个。” 十七端坐在马背上,接过木昭的话茬。7

   “会不会是最后一个?” 木昭说 “要不我们打个赌?”

   “无聊。” 十七说。

.............................

木昭他们没有立即出城而去,而是去到了城中一家客栈,至于为什么离开刘老汉家,而去到客栈住下,年轻人自有年轻人的思量。

木昭一到客栈,放下行囊,安顿好马匹,便拉着十七来到大街上。

  “为什么要买剑?” 十七问。

  “侠客都有把剑。”

  “是不是侠客,可不靠一把剑决定。”

  “那剑客呢?” 木昭说,“剑客是肯定要有一把剑的吧。”

  “你会剑法?” 十七笑起来,“剑客的剑可不是用来装饰,或者行侠仗义的。他们的剑只为了杀人。”

  “你会啊,你教我剑法,我先做到这一步,剩下的再慢慢学。” 木昭讪笑道,一脸无耻。

   “我为什么要教你?”

   “我学了厉害的剑法,保护起你来也要靠谱一点。”

  十七本想开口讽刺,但想了一想,转口说道:  “你记住你说过的话。” 然后她摸出一个钱袋扔给木昭,说: “你就是冲着钱来的,想要我出钱买剑。”

  木昭拿着钱袋谄媚的笑着:“这钱本来就应该有我一份的.....”

  走过一家铁匠铺,木昭冲着铁匠一笑,抖着手中的钱袋,然后......接着朝前走去.....又走过一家铁匠铺......木昭又抖着钱袋朝前走了,嘴里不停嘀咕“铁匠铺实在是太多了。”

直到走到一家武器铺的时候,木昭才抬腿大步迈了进去。

十七说:  “这里的剑不一定有铁匠打得好。”

  木昭如若无闻,径直在武器铺里取了一柄最绚丽的剑,问道: “老板,这把剑多少钱?”

  老板:“客官真是好眼光,这把剑........”

   木昭:“...........”

  在老板块笑出哮喘的笑声中,木昭昂首挺胸的走出了武器铺,还依依不舍的冲着老板拱手,做生意做到这种地步,也实在是太和谐了。

  只有十七一脸鄙夷,说:  “这把破剑,还不如你的拳头。”

 木昭沾沾自喜,一边抱着剑一边说:   “你不懂,这定是一把好剑。”

  自此,木昭剑不离手,直到数月后的一天,他枕着剑睡觉的时候,头一仰把剑撞断了,方才面色剧变,大骂起武器铺的老板来。

(这一章实在是.....简直是骗字数的,自己都脸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银高中党一枚,正在高考与感情的双重压力之间挣扎,于是我拿起了小说和漫画,本银被那些花花绿绿的情节吸引,于是本银决...
    梵七雪阅读 37评论 0 0
  • 这是外祖父的田野 这是外祖父的田野 油菜,稻子,玉米,红薯 还有祖母 这是外祖父的田野 野草,牛羊,汗水,吵闹 还...
    月階霜滿除阅读 35评论 0 1
  • 夕阳西下,中国平江梧桐山,几只黑山羊在啃食石阶上满地的秋叶,各有姿态,其中一只凑近我的镜头好奇的凝视仍不忘口中肆意...
    帆布马丁加高跟阅读 343评论 0 0
  • 扑朔迷离的小巷 飘来咿咿呀呀的戏腔 迎着犬吠 骑出来一个姑娘 双目微嗔 没有哀怨又彷徨 莫不是 犬吠那姑娘? 漆黑...
    小船H阅读 49评论 0 0
  • 2017奔涌而去,2018滚滚而来。 过去的一年“跌宕起伏”是主线 “不懈奋斗”是...
    风雪_f682阅读 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