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工作》——卡尔.纽波特教我们如何用脑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知识不等于能力,忙碌不等于效率,深刻理解深度工作的意义,避免我们沦为传统无效工作的受害者。

我们可能感受到了阿里巴巴的强大,但吊诡的是,阿里并没有独领风骚的核心技术,也没有独占鳌头的精品生产线,阿里只是一个平台,一个整合了整源的平台,然后就彰显出了他的强大。

也许,你会想到大数据,是的,正是因为阿里基于数据的模式创新,让阿里在自己的现象场里,赢得了爆发式上升的机会。

这是一种社会生态。

职业生涯同样遵循着这样的自然规律,我们看上去很努力,但这种努力总碰触不到“核爆”的奇点。深度工作,是我们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种模式,正是这种模式,可以协同要素,然后把要素叠加,通过奇点放大成乘数效应。

深度,精英区别普通人最重要的工作状态,我们的工作状态下的要素彼此独立,你是你,他是他,而精英的深度,就是把“你我他”进行了高度的整合,起初,我们都是亚马逊雨林中那个蝴蝶煽动了一下翅膀,最终,人家却引发了萨克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一、深度工作,就是比别人多了那么点点思考

为什么职场那么多人都碌碌无为?这些都是打工者心态在作怪。我为什么要努力,努力不努力就是那么点薪水,挣着吃地沟油的钱,我完全没有必要操那中南海的心。你给我多少工资,我给你多少劳动力,让我无偿付出,才不做那种吃亏的傻事。

心态决定了效率,效率决定了人生的高度。

李笑来说,有时候,看一个人是不是聪明,其实他只是和不聪明的人有一个地方不同,就是在选择的时候比别人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思考,在工作过程中,我们都是消耗着同样的时间,我们是给老板在打工,但聪明人还在另一维度做出了另一深层思考。

我们看看李笑来在新东方工作时是如何思考自己工作状态的。

相比较普通人的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老板是老板这种串联式思维,李笑来却是并联式的。

他认为,在新东方的工作,他是给老板打工,但他给老板打工的同时,又有自己另一份判断的标准。

1.是否对得起拿到手里的薪水?

2.是否对得起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当然,第一条看起来有点装,第二条则是深度工作必须有的心态,在给老板打工的同时,也是给自己打工,给老板打工,我挣到了薪水,给自己打工,我获得了成长。

有了这样的思维,接下来的每一步,每一个选择,就上到了更高的层次,在这个高标准的要求下,随着时间的流逝,结果自然会产生天壤之别。

这就是李笑来的并联人生。同样时间,两项任务,想让效率不高,那都是不可能的事。

二、深度工作,可让我们获得快速的竞争能力

未来世界是三种人的天下:

第一种人是资本输出者。这是一个固化的阶层,他们是基因的产物,我们可以可着劲地去嫉妒、羡慕、恨,但你也只能无可奈何,这个状态,没有社会深刻变革,这个境况不可能改变。

第二种人是资源的整合者,父母虽然没有给我雄厚的资本,但我却从环境中学会了创造性思维,我的灵感就是能打造出富有冲击力的点子,这个点子创造了一个模式,把资本、科技、生产力与市场链接起来,高效率地把输入转化为输出。这种人是既是规则的破坏者,也是未来新规则的制定者,颠覆式创新和秩序的重塑,如果你还是不理解,请参阅“独角兽”案例。

第三种人是生产效率的提高者, 这种人有快速掌握复杂事物的能力,在自己的领域,有独到的核心竞争力,也有较强的价值创造与转化力。

深度工作和第一种人没有因果关系,但却是第二、三种人的通关秘诀。

在这个急躁的信息经济时代,我们大部分人不能抵抗住潮流和诱惑,大约99%的不会理解工作的意义,在理解工作意义的1%的人里,又有99%不掌握深度工作的方法,而掌握了这万分之一的深度工作方法的人里,又有99%的人不能持之有恒。

如果你就抓住了这百万分之一机会,这个机会简单到你想抓就能抓住,所以说,成功路上不拥挤。

既然深度工作如此重要,那么,我们又如何习得这种能力,让自己具备核心竞争优势呢?

三、深度工作,经营人生的“商业模式”

1.习惯的养成

深度学习,是工作中的时间与精力的科学分配方式,首先要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

达尔文在构思《物种起源》时,有严格的时间安排习惯,他早上7点钟准时起床,之后散一会步,早餐后从8点到9点半在书房工作,然后用一个小时拆阅前一天的信件,从10点半到中午又回到书房工作,下午,他就沿着既定的习惯路线散步,深入思考一些具有挑战性的想法,直到想到满意答案他才会停下来,宣告一天的工作结束。

成功依靠不断进入深入状态的能力,习惯会把这种状态纳入自动化系统,你只需要给它一个触点,“深度”就会不去扬鞭自奋蹄。

2.全神贯注的思想准备

我们大部分在工作中的状态都是千篇一律着昨天的故事,或者在认知的舒适区内漫无目的地机械着同样的动作。

这种放松的心情下,注意力是处于走神的状态,你不可能取得进步。

《刻意练习》这本书里,描述了研究者在健美运动或长跑运动等体育项目中,绝大部分的训练看似由漫无目的重复的动作组成,但只要集中注意力关注那些动作,总会发现与高手的动作还是有那么些细微的差别。这种专注力在不太需要力量和耐力的领域或行业也一样重要,比如智力活动、音乐表演、艺术创造等,如果你不专注,练习根本没效果。

世界上没有两片绝对相同的叶子,就是你每天理所当然认为的重复场景,每一片情境都有它的特殊性,专注就是对这些情境保持高度的敏感,用心去做,用心去看,用心去体会,总能超越昨天的痕迹,不管是在认知上,身体的动作上,流程优化和观念突破上,调整细节就能不断地进步。

一个人保持长时间的专注很难。需要有效的训练,提高强度是训练专注力很好的手段。

专注力是一种稀缺资源,就是已经开展了多年练习的专家,也难以保持持之以恒的专注,在练习专注力时,就要有明确的目标,在这个目标框架下,把专注工作的时间缩小的更短,让完成任务的时间远远小于估算的时间,在这个硬性的截止日期里,可以更加迅速地提升新的技能水平。

专注力能让我们把工作中的每一个细节做到最好,专注的累积,也是习惯的行成,良好的习惯,正是卓越人士优秀的品质。

3.把心从外界的嘈杂中收回

要给自己一个简约的工作环境,把那些比如富有诱惑力的游戏,聊天软件、或者造成分心的视觉场景通通地从工作环境中清除出去,或者用番茄工作法,做一些自律的小训练。

互联网是深度工作的最大敌人。互联网确实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从资料的收集、工具的应用让我们很难从手机的应用软件和计算机的各种平台中抽身出来。但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外界对你的诱惑越大,就越难让你在重要的事情上集中精力。深度工作,必须解除网络对自己的干扰,在时间和精力的深度聚焦中,给工作予创造力灵感。

如今网络工具丰富而饱满,拍电视剧也是快餐式的,演员批量产出,故事批量生成,但是,就是有两部经典剧作再没有被突破,一部是86版的《西游记》,一部是87版的《红楼梦》,这两部经典影视剧被数千次播放,仍然让人甘之若饴,百看不厌,是什么创造了这两部剧那些有趣的人物形象和那些浪漫主义的色彩故事呢?

没有独门绝技,只有简简单单的坚持。

杨洁在拍《西游记》时,资金和设备极度匮乏,而他就是在6年里用一个摄影师,一台摄像机,场景是自然的原生态,人物只塑造质朴和真挚,然后就是每一个场景、每一个人物去兢兢业业的去精雕,就是如此,每一集故事自然都产生了震撼力的冲击。

《红楼梦》大到一个主角,小到所有丫鬟家丁,无论地位高低,戏份多少,装扮美丑都表现的可圈可点。

王扶林在挑选演员时,怕产生先入为主的效应,不用明星,而是根据剧情角色海选演员,让演员随着角色走。

为了让演员完全和红楼梦中的人物融为一体,王扶林让红学专家给各个演员量身讲戏,让他们熟悉人物角色特性,让他们熟悉当时历史文化,让他们对各种场景感同身受。演员们也多是没出道的青年演员,都拼尽全力地珍惜这次机会。

简单、极致、坚持,就是这种工匠精神。杨洁、王扶林是在用生命拍戏,剧中的演员们也是在用生命演戏。与角色深度融合的演员,我们已读不出哪是角色,哪是演员,这种张力,已成为了境界。

在《红楼梦》的原著里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赤条条地来无牵挂”。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我们不可能拥抱整个世界,只有打扫尽内心的杂念,才能在工作中触碰到你角色的灵魂。

4.摒弃浮浅的工作状态

知识工作者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越来越多的时间浪费在了浮浅的事物上。

什么是浮浅工作,就是常说的你在舒适区。舒适区是我们消耗能量最少,最自信、最能获得自尊的状态。

舒适区有三个老朋友。第一个朋友是照旧就好,如果不照旧,我们就恐惧;第二个朋友是认为只要有足够时间去做某件事,一定更擅长;第三个朋友是,只要我们在工作中摊上时间,我们就认为我们努力了。

浮浅工作最大的错觉是我们自认为自己还很努力。孰不知,你以完全相同的方式一而再,再而又地做某件事情,并不能提高你的工作能力,它只会让人停下前进的脚步,并且缓慢下滑。

深度工作是给我们提供一种截然不同的努力视角,逼着自己走出舒适区,尝试一些对我们来说并不容易的事情,这需要你在工作中有清晰的目标,应用正确的方式优化效率,注入工作的动机与激情,创造反馈渠道,并能学以致用,理论转化为实践,实践在回归理论,相得益彰。

深度工作,是行动中的实践,不能局限于理论上的知道。工作的意义是不断提升的价值,而不是为了糊口的轮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