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梯口遇到一个搬水泥的人外一首

之一在电梯遇到一个搬水泥的人

渐深的夜,
又擂响了雨的琴弦,
小区门口忽明忽暗的灯光,
让我的视线数倍,
低于白天的判断,
莽撞的脚步在电梯门口戛然而止,
差一点撞上一个搬水泥的人,
他的全身百分之八十五的地方粘了灰粉,
象骑马赶了很远的路程,全身仆仆风尘
只有两个黑眼珠炯炯有神,
在夜晚依然不知疲倦地搬运,
生活的灰浆,
粘贴梦中的太阳。

之二剪开黄昏这段暮色

剪开黄昏这段暮色,
午后的城市,旋转的车轮,
象退了又涨的潮汐,
来不及捡拾失落的心情。
摇曳的街灯,
就省略了夕照的余辉,
象寻觅的眼睛,
在高楼林立中穿行。
泥沙俱下的声音,
继续在工地上轰鸣,
明察秋毫的鉴工,
紧紧地盯着脚手架上的身影。
剪开黄昏这段暮色,
更多的黑暗在倾巢而出,
象一些乌鸦和蝙蝠,
隐藏在街灯照不到的角落。
成为城市的漏洞和污秽,
在电子眼之外游弋,
一些危险的面孔,
一些不安本分的心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他曾说过,两个火炉在一起会燃烧得一片灰烬,所以两人间只需要一个火炉,另一个只需要被温暖。 那天,在医院手术室门口,...
    陆亦有居阅读 88评论 0 1
  • 今天的文字主要接昨天的内容。昨天提到爱,仍然有些人有困惑“贾龙出来,谁不爱自己孩子啊,爱爱爱,爱还要你说啊”“让贾...
    贾龙心行者阅读 164评论 0 1
  • ​终于搬进了自己新租的房子。与其说是房子,不如说是房间。厨房是共用的,没有客厅和餐厅,类似于公寓。所幸我的房间还带...
    叁菇凉阅读 10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