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国产片终于打出了一对王炸

字数 3629阅读 1633

如果说,《动物世界》是一副牌的话,那么韩延显然抽到了一副好牌。

紧张而刺激的游轮赌场、人性彻底暴露的试炼台、非生即死的对决、酷到炸裂的变身砍怪鲜血狂飙,还有贯穿其中,让人烧破脑袋的高智商对赌,简直有10亿的卖相。

但是,一手好牌,还得看怎么打。

《动物世界》

Animal World

首先上来第一手,韩延选择零散地打了一些小牌,方块3和梅花4——交代一下并不出彩的故事背景。

处于贫穷线以下的小镇青年郑开司(李易峰 饰),父亲早亡,母亲因病住院,长睡不起。

因为没钱,付不起母亲的住院费;

因为没钱,没有办法向心爱的青梅竹马刘青(周冬雨 饰)倾吐心意;

因为没钱,情急之下被发小忽悠,抵押了房子给他投资,最后落得房财两空,一塌糊涂。

这牌逼得太紧,几乎就要在屏幕上打出“郑开司无力偿还欠款,遂自缢,全剧终。”

然后,就在你以为他没牌可打的时候,韩延哗地甩出了一溜顺子,从3到K,把前面铺垫的一大通全串上了。

导演韩延

因为没钱偿还天文数字的债务,郑开司的生活到死也不会有任何起色。

他能怎么办呢?只有去赌。

所以他踏上了那艘名叫“命运号”的游轮,明知道是违法的,明知道赢面微乎其微,明知输了就是万劫不复,他还是踏了上去。

因为那艘肮脏的游轮,此刻真的就是郑开司的希望,是他借以逃出地狱的蜘蛛丝,是唯一一条通向光明的窄路。

奥斯卡影帝迈克尔·道格拉斯扮演的黑帮老大,气场大约有两米八。他告诉郑开司,上了船,赢了,不仅债务清空,甚至有可能大赚一笔。

开司心动了,这手顺子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地,从一种绝望推向另一种绝望。到最后,被推到了悬崖边缘,放手一搏成了必然的决定。

但是没赢会怎么样呢?黑帮老大没说,他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听到这种话,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把人生压在牌桌上,看似是沉重的决定,但在郑开司看来,跟数十年暗无天日的打工和劳苦相比,却也只是一时的短痛。

家庭的悲剧、生活的困境、金钱的奴役…与漫画相比,电影花了不少的篇幅来打这些散牌——

为的,就是用最为残酷的现实,在尔后精彩放飞的剧情之船下面,拖上重重的锚,沉甸甸,无法争辩的真实之锚。

顺子打出来以后,基本也决定了《动物世界》的胜局。

接下来,就是惊心动魄的决战时刻。

在那所谓的“希望之船”上,满载着绝望者。这些人像郑开司一样,都是被生活逼到绝路的失败者。赢了,就能重新做人。

决战的内容令人咋舌,竟是没有任何新意的“猜拳”游戏。

然而你看下去,一定会惊叹原来“石头剪刀布”还能这么玩!

游戏开始每个人的初始财产有3颗星,12张牌,分别是4张剪刀、4张石头、4张布。

对战双方打出各自手中的牌,规则不消说,就是“包剪锤”的规则。

赢了,获得一颗星;输了,失去一颗星;平局的话,双方星数不变,但出过的牌,便告作废。

也就是说,跟随意出招的猜拳不同,因为纸牌的数量有限,规律便有迹可循。

谁刚刚出过哪张牌,手上还剩哪张牌,比的当然不是运气,而是许多人都没有的——脑子。

玩家出局的条件有三种:

①游戏结束时,星星少于3颗(如果星星输光便立即淘汰)

②游戏结束时,手上的牌没有用光

③游戏结束时,星星少于3颗,同时手上的牌没有用光

淘汰的人,会被丢进神秘阴森的小黑屋,身在三不管的公海地带,究竟会遭遇什么,谁也不知道。

因此为了不输,便要用光手上的牌,让自己的星星数量保持在3颗以上。

因为一开始每个人已经有3颗星的缘故,游戏看似并不是太难,只要不输就行,赢或平,每局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几率。

然而真的玩起来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在这里,拼的不是运气,而是赤裸裸的欲望。

初来乍到的菜鸟,不懂得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就只有被压榨成渣。

因为在这里,最大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欺骗、利用、背叛,只要能赢,就可以不择手段。

韩延将片名改为“动物世界”就是这个意思:一头狮子从背后袭击了一只羚羊,没有人会说它阴险,说它不够绅士、没有道德。

因为在动物世界,不问过程,只看结果。有的人活下来,有的人死去,就这么简单。

除了紧张刺激的连牌之外,《动物世界》还憋了对炸弹。

这对炸弹,是王炸,牌上有一个举着权杖的小丑。

这对王炸,看来像是韩延要施展自己野心和才华的地方,因为无论是漫画、动画还是日版电影,都没有出现这个元素。

“我脑子里有病……这病不是开刀吃药就能好的。”

全片的第一句台词,导演就已经隐约亮了牌。

在原作失败者、屌丝、赌徒的人物设定之外,他又附加了一条——多重人格(亦或是臆想症)。

片中的郑开司因为童年阴影,每次受到刺激,内心里就会有一个小丑浮现出来。

当小丑出现的时候,他看到的世界也大为不同,那些平日里难分真假的人脸,在他眼里,全都变成了形状丑陋的怪物。

而小丑的使命,则是帅气地斩杀这些牛鬼蛇神了。

想必导演与维塔数码(全球最强的视觉效果公司,曾5次获得奥斯卡最佳视效)合作了两个星期的特效预算,大多花在了这里。

实话说,李易峰扮的小丑像死侍一样背着两把剑大杀四方的样子,除了血腥以外,真的有点中二。

但结合人物性格,不难解释导演的意图——

所谓的小丑,往往是那些现实中不如意的人,失败的人。

就像杰克·尼克尔森被蝙蝠侠推进硫酸池,连容颜都毁掉,一无所有之后,他却变得异常强大,徘徊在暴走和疯狂的边缘。

片中小丑砍杀怪物的场面多次在郑开司与奸邪贪婪之辈对阵的时候出现,作为一种心理场景描写,给电影附上了象征的意味。

这些都是好的部分。

不过,这副牌在一溜顺子打完之后,其实已经赢了,这时候出王炸,除了添点彩头,其实并没有对牌局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当你渴望着小丑的人格会在关键时刻给剧情来个360度大转变的时候,他却只是遥远地在那舞刀弄枪,缩在他“象征”的世界里,除了解释了一下主角汹涌澎湃的心理活动以外,便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了。

这就有点像是一把没开的枪、没送出的玫瑰花、没上过路的阿斯顿马丁——可惜了。

有人说,《动物世界》是李易峰从偶像派向实力派转型的作品。

虽不能说他已经成功加入实力派阵营了,但这绝对是他到目前为止最能拿得出手的代表作。

在这个人物身上,有对命运不公的愤怒,有对生活的麻木,有对未来的迷惘,有对爱情的向往,他虽以冷漠对待,痛苦却藏在眼底……这样的角色在情绪上没有大起大落却一应俱全,很容易出彩。

回看之前,他对于情绪的把控总有些偏差。

在《老炮儿》里有一场冯小刚与他父子对饮的戏,父亲向儿子忏悔,冯小刚声泪俱下,奉献了一场影帝级的表演,这么好的对手给他戏,他却显得无动于衷。

“一个老北京和一个南方亲戚的对话”

而《心理罪》的那场哭戏又有些用力过猛,虽然是哭出眼泪来了,但更像是硬挤,缺乏走心的感觉。

“李易峰眼泪喷涌而出”

他在这两部戏的表现都配不上百花奖,当然《动物世界》也没达到这个高度,但这回,他学会了拿捏。

面对工作时的行尸走肉,面对心爱的姑娘时的无能为力,面对安然沉睡的母亲时的脆弱无助,被发小出卖时的难以置信,变身小丑时的狡黠邪气……他的表演有了层次感。

作为档期很满的当红艺人,他花了八个月时间心无旁骛地投入拍摄,据说这期间他只休息过两天,一天是因为剧组要转场,一天是身体不适看医生。

为体现角色的潦倒,除了化身小丑的时候,他从头到位的造型都是邋邋遢遢的。而每次化小丑妆都要花上两个小时。

但他自己表示,最痛苦的是在小黑屋那场戏里,他必须光脚踩在又脏又湿的地面。

在人物构造上,他很积极地加入很多自己的设计。

韩延在路演时透露过,郑开司的很多小习惯,都是李易峰自己琢磨出来的——

比如随身携带一盒糖,时不时地吃颗糖还可以让他在说台词时有些变化;

再比如发小李军找他借钱那场戏,原本韩延写了很长的对白,但李易峰认为简练一点更好,他演了一遍给导演看,导演也表示认同。

演员有没有下功夫,观众从电影里是能够感知的。

这次我们感觉到了。

电影的结尾,我们的小丑在恢复平静生活没多久后,又一次蠢蠢欲动了。

原因是郑开司发现,杀父害母的仇恨,竟跟“希望之船”赌局的主办方有着隐约的关联。

这样一来,郑开司的主要动机,也从原先想要钱,想要改变人生,变成了要向神秘组织复仇。(柯南既视感)

复仇元素的引入,是电影基于某种考虑而做的改编。

既然还有续集,那么郑开司肯定又重回赌局了,这也算不上剧透,事实上在原作中,他之所以回去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咽不下这口气。

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操控,被利益驱使、玩弄,要向高高在上的阶层反戈一击,把他们从宝座上拽下来。

显然,这样的动机要比单纯的复仇来得纯粹。

漫画到了后面又出现了一种赌法,叫做“皇帝牌”。

游戏的规则是,场上一共有三种牌:皇帝、平民和奴隶。

皇帝方持1张皇帝和4张市民,奴隶方持1张奴隶和4张市民

皇帝赢市民,市民赢奴隶,奴隶赢皇帝。

其中,奴隶牌的设置最微妙。

世上的平民,芸芸众生,为了求财,不仅不会推翻皇帝,反倒去讨好他,让他的地位更加稳固,自己则甘愿接受束缚。

可是,那些一无所有、一无是处,连金钱的魔力也无法挽救,自暴自弃的奴隶,却可以用突发的暴力来动摇皇帝的地位。

这个游戏的规则,正像郑开司和赌场主办方之间的博弈一样,是小虫与神明之间的对抗。

同时也是,一个渺小的人,与这个世界唯利是图的残酷规则之间的对抗。

漫画用这样的方式,为那些无名的反抗者们奏了一曲悲壮的歌。

我们也将无比期待,会在接下来的两部《动物世界》里,看到国产电影里出现这样的表达。

(文/mr.pink、阿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