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之恋(一)》

96
木九朵
2016.11.14 19:33* 字数 4083

   我的名字叫顾雨若,我父亲的名字叫顾乔一,我和父亲的名字都是祖母取的,是取自祖父与祖母的名字的结合,祖母说过爷爷的两个孩子中,父亲最像祖父,不论是性格,品性,还是相貌都是和祖父最像的,所以祖母最疼的也是父亲,而我的眉眼和神情最像祖父。祖母住的地方叫茉园,是老宅最漂亮的地方,茉园里种了一大片的茉莉树,每年花季的时候都非常漂亮。听说茉园以前不叫茉园,叫北苑,祖母嫁过来之后才改名叫茉园。记得祖母去世的那天,茉园里盛开的茉莉花全部都凋谢,祖母一直看着茉园的一处笑着说:“他真的来接我了,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家里的茉园是祖父为祖母栽培的,几十年下来都依旧存在,战争的火焰也没有把它摧毁,祖母经常拿着她和祖父的合照在茉园里坐着,一坐就是一天,茉园的存在就像祖父祖母的爱情一样,让人感动。关于这个茉园和祖父祖母的故事要从民国时期说起:

  在一条平静的江面上,一艘小的汽艇在江面上行驶着,船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衬衣,西裤,头戴帽子,胸前挂着一架相机的年轻男子,他看着江边的风景,时不时的拍照,忽然间发动机的声音变了,越来越小声,男子也不去管它,依旧在看风景,让船随水漂流,最后漂进了一个湖里。湖面很是平静,水也很是清澈,阳光照射下来可以看见到水底,只见水中有一位女子在游来游去,突然间她就从水底下钻出来,手中举着一只大虾,她把虾放进靠近她身边的船上的竹篓,忽然间她看到离她不远处停着一艘船,传出一些金属敲打的声音。她就游过去,扶着船边对那个低头在弄船的人说:“需要帮忙吗?”

那个人没有回应她,她又继续说:“需要帮忙吗?我去找人来帮你吧。”

那个人依旧没有回应,她就游到另一边,男的就不见了,她正在寻找着,忽然间那个男的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她的面前,安静地看着她,他的脸上挂着笑容,温煦地就像阳光一样,她被突然间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啊了一声又掉进了水里。她再次从水中出来,男子脸上露出抱歉的表情,用了家乡话问:“你冷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掉进水里的。”

女子一听皱着眉看着男子用承南话说:“苏晋人。”

男子还是用家乡话问:“你听懂我说的吗?”

女子用承南话说:“谁听得懂你叽里咕噜地在说些什么,早知道你是苏晋人就不理你了。”

男子这才反应过来,用普通话重复他说的话:“不好意思,我刚才问你,你冷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掉进水里的。”

女子看着他不说话,男子用普通话问:“看你的样子应该会听和说普通话的。”

女子继续用承南话说:“不懂,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男子忽然看向女子的背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然后指着前方惊谎地说:“小心!蛇,有蛇!”

女子一听到有蛇就吓到了,惊谎失措地游到船边四处张望地说:“啊,蛇!蛇!蛇!在哪里?!”

男子哈哈大笑说:“就知道你会普通话。”

女子这才反应过来是男子故意的,就生气地说:“喂,你!”

男子笑着对她说:“我叫顾雨乔,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不回答他,她突然灵机一动,就转身用腿向顾雨乔用力地蹬水,水溅到了顾雨乔的脸上,顾雨乔就用手去擦脸上的水珠,女孩看着他,突然间就笑了,顾雨乔不明白女孩为什么突然间露出那么灿烂的笑容,他也跟着笑了。女孩就向她的船游去,拿了竹篓就向岸边游去了,顾雨乔一直看着她,然后大声地问:“你叫什么名字?你住在这里吗?”

女孩上了岸,披上披肩,看着顾雨乔笑着说:“不告诉你。”

然后就转身走了,顾雨乔才看到手中的汽油又摸了一下脸,才明白刚刚她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顾雨乔笑着看女孩离去的背影。

女孩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坐在火炉边一边烤火,一边擦着头发,旁边还坐着一位老妇人和一位中年妇女,老妇人说:“虽然说现在是春末,可是水还是冷的,你玩得开心吗?”

女孩停下擦头发的动作说:“水中暖暖的,还有阳光,玩得还可以,就是碰到一个讨厌的苏晋人。”

中年妇女一边弄着女孩带回来的虾一边说:“最近好像有挺多的苏晋人来承南的,经商或者旅游,逃难的都有。”

老妇人说:“现在哪里都是战乱,生意也不好做,苏晋又是在国民党的统治下,赋税又重,生活恐怕也不好过吧,我们虽然在军阀的统治下,但是大帅对大家都挺好的,现在战乱频繁,但是他也没有强征暴敛。”

女孩说:“苏晋人恐怕也只有顾医生是好人。”

中年妇女说:“你的想法太偏激了。”

女孩不说话,老妇人说:“一天到晚不见人影,整天去抓虾,要不是你妈妈从集市回来,你都不舍得从水中出来。”

中年妇女说:“就是,要是哪一天找不到她,去水里一定能找到她,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喜欢钻进水里。”

女孩说:“因为我是前水军司令的女儿啊!”

女孩说完这句话,大家都沉默了,氛围有些尴尬,老妇人向女孩使眼色,让她去跟妈妈道歉,女孩放下毛巾,从背后抱住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妈妈叹了一口气说:“没关系,都过去了。若一,我只希望你能够不怨恨你爸爸。”

女孩叫杜若一,是前水军司令杜承德的大女儿。杜若一看着窗外,脸上有些许怨恨,说:“妈妈,我爱爸爸,但是我也恨他。”

杜若一的妈妈和她母亲对视了一下,略显得有些无奈,然后说:“若一,你要理解你的爸爸,他那样选择有他的理由,有他的无可奈何。”

杜若一说:“不管他有什么理由,他最后还是没有选择我们,放弃了我们。”

她妈妈和外婆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杜若一说:“我去果园看看。”

杜若一爬上了一棵树上,无聊地扯着树枝的叶子,突然间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子站在树下说:“若一,你又爬树上干嘛,快下来。”

杜若一看着他笑着说:“易之,你怎么来了?”

男子叫周易之,是村长的独子,和杜若一是青梅竹马。周易之说:“我来看看你,你快下来,我数十声,你再不下到,我就去把你扯下来。一,二,三……”

杜若一急忙下来,还说:“喂,你数慢一点,慢一点。”

周易之还是没有慢下来,反而加快了,“四,五,六,七……”

杜若一一急,没注意脚下,踩空了就掉下来了,“啊!”

周易之急忙过来扶起她说:“有没有伤着哪里,你怎么不小心点?”

杜若一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还不是因为你,叫你慢点,还加快了速度。”

周易之说:“好好好,是我的不是,走吧,我去向你外婆和妈妈问好。”

杜若一和周易之回到家里,杜若一的妈妈看到周易之之后说:“易之来了。”

周易之向她们问好说:“外婆好,伯母好。”

她们说:“你好。”

杜若一的妈妈问周易之:“你父母还好吧?”

周易之说:“他们很好,谢谢您的牵挂。”

杜若一的妈妈说:“一会留下来吃饭吧,今天若一又抓了一些虾回来。”

周易之开心地说:“好。”

杜若一和周易之来到了水边的亭子里,杜若一坐下来看着天边的夕阳,周易之站在她旁边,看着她说:“我父亲想让我出国。”

杜若一听到后抬头看了一下周易之,然后情绪低落了一下,随后就笑着对周易之说:“恭喜你,出国深造也很好。”

周易之看着她说:“你不希望我留下来吗?”

杜若一看着他,然后说:“能增长知识对你的人生会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回去吧,我妈妈也快做好饭了。”

周易之吃完后回到家里,周易之的父亲看着他,然后说:“刚从若一家回来?”

周易之点了点头,他父亲又说:“出国的事跟她们说了?”

周易之说:“嗯。”

他父亲说:“那你没有跟若一表明你的心意吗?”

周易之摇了摇头,他父亲叹了一头气,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杜若一捂着左脸,皱着眉头,她妈妈看见就问:“怎么?牙又疼了?”

杜若一点了点头,她妈妈说:“你明天去找顾医生看看吧。”

杜若一点了点头。

顾雨乔拿着照相机在街道上走着,时不时地拍一些照片。

杜若一放学了,刚走出教室就看到了周易之,两个人结伴而走,到了校门口,一辆车停在他们旁边,车窗被摇了下来,一位中年男人对杜若一说:“若一,上车吧,我送你到渡口。”然后对他另外两个小女儿说:“茹烟,茹茗,坐到前面去。”

杜茹烟和杜茹茗很不情愿地坐到了前面,周易之向杜承德问好,然后对杜若一说:“那我先走了。”

杜若一坐进了车里,杜承德吩咐司机开车,杜承德问:“你妈妈和你外婆她们还好吗?你还好吗?”

杜若一面无表情地说:“她们都很好,我也很好。”

杜承德问:“你每天这样坐船来回学校和家里很辛苦吧,不然就搬过来和爸爸一起住吧?”

杜若一看着前方说:“不了,那个家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杜承德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他知道他欠她们的太多太多了。过了一会儿,杜承德才说:“那你怎么都不来看爸爸呢?”

杜若一还没有说话,杜茹烟抢先说:“那爸爸怎么不去那个家里啊。哈哈哈。”

两姐妹笑了起来,杜若一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车一下子就停了下来,那两姐妹没坐稳就往前倾了,然后生气地说:“你怎么开车的?!”

司机说:“渡口到了。”

杜若一下车后,不自觉得流下了泪,走着走着,在一个转口处就和一个人撞上了,两个人手中的东西都掉到了一起,两个人看到对方后,杜若一的心情更糟了,而顾雨乔却很开心,说:“是你啊。你好!”

杜若一心情不好就说:“我和你还没熟到可以打招呼的程度。”

顾雨乔看到杜若一的眼泪就问:“是我撞疼你了吗?有哪里受伤了”

杜若一说:“我没有哪里受伤,你也没有撞伤我。”

顾雨乔说:“那你为什么要哭?”

杜若一说:“我哭了吗?”

然后用手擦了一下眼泪说:“要你管!”

然后蹲下来捡东西,顾雨乔也帮忙捡,就看到了她的名字,杜若一。顾雨乔笑着说:“原来你叫杜若一啊,名字真好听,杜若一,杜若,杜若花。”

杜若一把顾雨乔手中的书拿过来,没好气地对他说:“喂,我叫杜若一,不叫杜若,更不叫杜若花!”

说完就绕过顾雨乔走了,顾雨乔跟上前,刚想说话,杜若一就说:“你别跟着我!”

顾雨乔说:“我的东西在你那里。”

杜若一语塞了,然后就把顾雨乔的东西还给他之后就走了。杜若一来到诊所,顾医生看到她说:“若一,你来了。”

杜若一向他问好:“顾医生好。”

顾医生问:“家里的人还好吗?”

杜若一说:“外婆和妈妈都很好。”

顾医生说:“很想念你妈妈做的饭菜呢,以后要再去吃一次。”

杜若一笑着说:“欢迎你。对了,医生,你帮我看一下我的牙齿吧,蛀牙了。”

顾医生说:“好吧,进去吧。”

顾医生帮杜若一检查,然后说:“是哪一颗?”

杜若一说:“左边的最里面那颗。”

然后就张开嘴让医生检查,医生看了一会儿就说:“我先出去一下。”

医生出去后,杜若一依旧张着嘴,不一会儿,帘子就被掀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不过不是顾医生而是顾雨乔。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