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的世界(1)




第一章  起点

黑漆漆的夜,猩红的月亮圆圆的挂在天上,几缕残云遮住了月的一角,

仿佛在遮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哇 ~ ,这婴儿的啼哭是如此响亮,清晰。寂静的夜瞬间被这声啼哭惊醒,

屋外树丛里的虫鸣声也仿佛被刺激的叫的更卖力了。屋内一阵嘈杂声,

“咣当- 哎呦,老六,你他娘的踩我脑袋干什么”一声迷迷糊糊的咒骂声。

再看这被唤为老六的男子,虎背熊腰,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裤。

就这装扮气质,要是出现在繁华点的市区绝对被警察叔叔带回去查身份证所以云云的。

“小崽子醒了,我去看看”老六瓮声翁气的说道。说着迈步走向了婴儿啼哭的方向。

没两步便走到了婴儿的房间,说是房间也算不上是房间,一个三平米的小屋子用绳子吊着一个小竹篮子。

婴儿正双脚乱踢,用力的啼哭着。

老六随手从篮子旁边黑的看不清颜色的柜台上拿了个小奶瓶,直接向婴儿的嘴里放去。我想婴儿也是饿了,用力的吮吸着。如果这时婴儿会说话的话,一定会大声的咒骂着,

你个大老粗也不知道把奶加热了再给我。也是,这群亡命徒也没有什么机会结婚生子,跟别提照顾孩子了。

云南孟连县某个小村落,这里有着现代都市难以预见的贫瘠跟霍乱。

老六,也就是虎背熊腰的大汉,常年背着个破吉他盒子。但是他里面装东西还是很值钱的。

美国量产巴雷特,据说是某次局部战争中在个指挥官那抢来的。

保姆系的东子,和冲锋系的军刀。他们三人可谓是战争三人组。哪里有小型战役他们就去哪,因为有钱。

还有我,就是篮子里的婴儿。他们说我从小就是吃战争饭的人,每每对此我都会比出我的小中指不屑的嘲讽一下,对不起,哥就是这么不羁。

我是在一个战乱地的狼窝中长大,可能是老狼吃饱了,想作为晚餐的。却被老六他们抢了回来,起名叫贪狼。所以说他们对我来说就是家人和师傅的存在。

“小狼,我们出去了,自己在家听话” ,老六粗鄙的晃了晃我的脑袋缓缓说道。

我瞪着已经初见雏形的桃花眼,吐字不清的说“没事,快走吧”,随即挥了挥小手,便头也不回的向屋内走去。

可能是我比较早熟吧,我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也知道他们可能不会再回来。人总得有个念想吧。这一年我四岁。

每次他们离开的时候,都会在家里备上大量的食物和书。以为我没有身份落不了户,没办法上学,只能由他们教着认字,自己学习。

一年后,老六和东子回来了,但军刀不知去向。他们没说我也没问,我知道他是去了一个祥和的地方。没有炮火生,不用为了金钱拼命。在这里我虔诚叩首,送别第一个离开我的亲人。

“小狼!!快去山上砍两捆柴,家里没东西生火了。”,老六斜躺在摇椅,双脚毫无章法的扔在茶几上。

扣了扣牙缓缓说道。我斜眼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顺手从土里抽出足足有20斤的大斧抗在肩上,一步三晃的走出院子。“等我长大,天天让你给我砍柴” 我小声嘀咕道。

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刚开始我只是拿了一个两斤重的小斧子,现在也变成了这样。老六和东子美名曰这是试炼。

早上砍柴,下午跟着老六还有东子学习炮狙和格斗技巧。我知道这是我立足于这个世界唯一的本钱。所以我从不偷懒,每天特别勤奋的在训练。

时光冉冉,冬去春来。我在这个世界上又度过了13个年头。175的身高,刚毅的面容,额外显眼的桃花眼。再配上我为了方便留的寸头。简直是帅爆了。

这天一早,我出门伸了个懒腰。突然感觉脑后有恶风闪过,炮狙的枪把向我打来。知道又是老六的试探。我呲牙一笑,回首抓住枪把,绕道老六身后,一扭枪身夺下炮狙,一个扁踹正中后腿弯。

左手扣住脖子,左脚踩在老六的腿弯。右手拿着炮狙遥遥指向正准备偷袭的东子。“嘿嘿!!怎么样!出师了没有??” 我单手直接把老六拽起来,一脸得意的笑道。

“别得意太早” 老六一脸猥琐的笑着,再看左手掐着一只自制的手雷。这是东子晃晃悠悠的走来,伸出满是厚茧的大手在我脑袋上晃了晃,“小同志!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说完二人够贱搭背的出了门。

“真能找事啊!!大早上起来就被捉弄!!” 我咬着牙嘟囔了一句,转身抱着捆柴火便进了厨房。俗话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厨房蹲上十年,苦修厨艺,最后方成大事。

不一会,我把稍微走神炸糊了的油条端上桌子的时候。老六扫了一眼,拿筷子捅了两下。张着血盆大口呼吸略微急促的说了一句“这是啥啊!!人参啊!!还是树根!!”

“啥眼神啊!!这不油条吗?”我脸色略红的回了一句

“这油条整的真有水平,跟圣剑似的!!”

“滚犊子!!别拿话点的我!!不吃拉倒” 我挺不乐意的回了句。

“对,别总说我们!! 下回给你放点耗子药你就老实了!”东子非常会来事的给我飞了个眼。

我一副你懂事的表情点了点头,随后三个人狼吞虎咽的开始收割盆里的油条。

半小时后,老六叼着烟,眼眉低垂。东子抽出虎牙军刀在墙上刷刷的磨着刀。我意识到了什么,扫了他俩一眼没说话。一阵沉寂,大约过了半分钟。老六声音沙哑的说 “换个地生活吧,我托关系给你办了一张身份证” 一张黑影冲着我飞过来,我没抬头,随手抓住,用右手死死的攥住。

左手捂着脸嘴里传出吭哧吭哧的声音,眼泪从指甲缝缓缓滑落。“咋地以后也给我来个信啊!是死是我也得让我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就你们..两个亲人了。别他妈以后上坟都不知道去哪!! ” 我咬着牙哽咽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