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风云之花美人前世今生

01

花连着行了数月有余,终于到得平城。她听从一僧人指点,特来投奔平城之主,人称“果儿姑娘”。花问及如何找到果儿姑娘,僧人笑曰,不必多虑,到得京城,自会有人与之接应。

京城街道两旁商户林立,叫卖声声,此起彼伏,人声鼎沸,摩肩接踵,一派繁华盛世。

路过一家酒肆,忽闻肆内说书先生惊堂木一响,“话说果儿姑娘......”花为之一振,难道.....,竖起耳朵仔细分辨。只听得先生讲道,“至今无人识得果儿姑娘真面目,有说面若惊鸿,有说貌似无盐;也不知其芳龄几何;更不知其芳心何许,曾与大侠妖妖的一段佳话,也只成了妖果传说,落得无疾而终。至今令人概叹不已,世间之奇女子,统领六军,胆识能力过人,竟无人知晓其出处。

“花愿侍候两侧,随时听候果儿姑娘差遣。”

“我这儿不缺杂役使唤丫头,就缺拿事独当一面的成手,你可行否?”,一白纱敷面的女子慵懒地说道,声音中自带几分威严,霸气,令花不敢抬头相向,只得埋首听着。

花自知此刻不是谦虚的当口,遂连忙开口,“花,定不负果儿姑娘重望,愿效犬马之劳,死而后已”。

“哈哈哈,不要说得这许严重,敢动我果姨的人,至今还没出现呢。好了,你来见过小哥哥,以后,你就随我身旁,保我王之河山大统繁盛”。

花这才注意到,果姨下首坐着一位明眸皓齿的翩翩美少年,贵气非凡,头带紫色金冠,身着白色锦袍,腰系镶金玉带,环佩晶莹剔透,一看便知价格不菲。花暗自思忖,这少年身家定是不一般。

此时,少年亦饶有兴趣地看着花,待花回过神来,但见少年眼神炯炯,脉脉含情,好一幅多情明艳的旖旎春景。

02

果儿姑娘在花心中始终是个迷一样的存在。此女背影萧索瘦削,从不以真面示人,但听声音想必也是妙龄,看似柔弱不经世事,大事当头却可一诺千金,危机时刻皆力挽狂澜,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

平时罕见其人出现,但每逢午后,必坐镇于大殿金椅之上,听取各路主管统领汇报最新动向,眼光锐利,身手老到,无人能瞒过其一二。

花与果儿姑娘相处久后,才发现果儿姑娘身边多重用和她相仿的女子,且各个身怀绝技。在花看来真是环肥燕瘦,丰韵卓然,不知哪家少年能有此艳福,娶得如此惊艳能干的美娇娘呀。

果儿姑娘一日吩咐花与小哥哥共同处理朝内大事,只说若有两人处理不了的事务,皆可说是她的口谕,除此未留只言片语,消失不见踪影。

在花与小哥哥相处这段时间里,对小哥哥有了更深的了解。小哥哥其人在果儿姑娘面前不过多言语,但内心确有雄才大略,为人谦逊好学,性情温润爽朗。花跟他在一起如沐春风,很是惬意。

小哥哥也是极有礼貌的,因着比花小上几岁,总在人后称花为姐,花也是极其受用。

03

天下事纷纷争争从未中断,平城倒是风调雨顺,民安景顺。果儿偏安一隅,自得其乐。外界羡平城之静好,慕果儿之才情,时有美女主动投城。

一日果儿领两位美女前来,均是貌美如花,才情斐然,只是名字怪异了些,一曰芹菜,一曰黑土。想必特殊之名,定有过人之处。然而,更大的惊喜,不,是惊吓在后头。她传位于小哥哥,让大家尊称小哥哥为“陛下”,并把连同花在内的几位佳丽都赐给小哥哥做了妃子,自称果姨。

花看起来好像是殊荣最盛,被封为皇后;另有几位姐妹,按入宫时间的先后,依次封了皇贵妃、妃、嫔、常在、打应。但花心里最清楚,这个皇后的来历,多是因着年龄最大的缘故。

在日常事务中,大家各自分管的事务,并没有因为身份的变化而有所改变。只是果姨已生退隐之心,无要事已很少露面了。但任谁都知道,这个小天地的实际掌舵人还是果姨的。

果姨时而天真烂漫,说话风趣幽默,于谈笑间将棘手问题轻松化解;时而耐心十足,言传身教,著书立说;时而戾气重生,一句“我不满意”,便让得众人手忙脚乱。新晋的芹嫔也坦然,还是有些怕果姨的,大概是不熟的缘故吧。

花本就是不喜热闹的性子,除有份内之事,花很少露面,终日与花花草草为伴。虽为小哥哥的后位,整日里也是极少看见小哥哥影子的。

众姐妹们倒是愈加勤勉,遇事有商有量,遣词酌句,进步神速。花看在眼里,十分欣喜。我平城威名在外,也多亏众姐妹合力支撑。

04

古有七出之说,“不顺父母”“无子”“淫”“妒”“恶疾”“口舌”“窃盗”,附其中一条者均可被夫家合离。

花后荣光未享几日,果姨也未按七出行事,仅以无才之名,一语废黜,降为美女人专侍花草。花心下畅然,罢罢罢,正是天意顺人意,无才为德,心服口服。

果姨一日风尘仆仆打马归来,身后又紧随四位佳丽,江湖名气也甚是响亮。才气容貌俱佳者-----席美人荣登后位,也确是实至名归。双商俱高,不待果姨引见,早与众姐妹相谈欢畅。逗得美人花枝烂颤,笑颜如花。天生后才不二人选,果姨实在是高。

明月高悬,银光撒地,果姨现身于花园之内,满眼萧索。自顾自地与花倾诉,果姨本为一界草莽,并无深厚身家,全凭一身孤勇,立一方之霸主。人前风光,内里疲惫,无称霸之野心,只求逍遥度日。

“果姨之言,莫不是要归隐?”花美人疑惑的问,果姨惨淡一笑,年少打拼,身心俱疲。

“那我平城之大局,交与何人,看陛下,虽文采卓卓,也是无心理事?”花美人再问。

“无需操心,我平城人才倍出,任出一人,均可独当。但天命与谁,不可逆改,一切天注定。”

“这一出天家帝王戏,也本是我一时兴起,自导自演,也难为大家与我一同入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我皆为戏中人。”

“你与我时日最长,先与你话别,来日方长,再见江湖!”

花美人随即跟上,“花愿与果姨同走,只求策马江湖,不亦快哉。”

05

花美人与果姨现下商量,明日下午城门关之前分别出城,于城外五里亭汇合。

花美人回望平城,心中有无限感慨,岁月流逝,容颜易老,平城依旧,众姐妹江湖再见,愿你们书通经脉,五动奇迹。

远远望去,两人立于亭内。花心下疑惑,一是果姨,一是陛下。难道陛下是来送果姨的,还是来阻止果姨离开?

不待花出声,果姨似焦急催促,“时日不早,咱们快些赶路。”

“陛下,告辞,来日方长。”

“哈哈哈”果姨大笑出声,“花,这是我妹,闺名小楠,我们一起畅游天下,笑傲江湖!”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三人策马扬鞭,飞身渐远。

只听得有曰,“可爱里透着那么点小俏皮,俏皮里还有点小执着,执着中不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另有曰,“邋遢中带着点小幽默,幽默中又带着端庄,端庄中又不失一颗唯恐天下不乱,但又有时常疯癫想救苍生的心。”

又有曰,“淡泊从容间,盛满一身纠结,纠结中略带芒刺,芒刺中少许温柔,温柔以待苍生。”

“哈哈哈,江湖三剑客,大侠,二花,三果.....!”

“等,等,等,还有我呢”,身后又一美人追来。

sorry,近来记性甚差,走,猫猫,Let's    go!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538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800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329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25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89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49评论 1 21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58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48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52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32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33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89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21评论 3 23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23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81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77评论 2 27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81评论 2 26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你喜欢他,但你从不会说出口。他对你是很好,有什么特别的日子你们都会相互问候,除了情人节,你们都会...
    Dichpom阅读 263评论 0 0
  • 作为深度拖延症者我饱受其害,我不想拖延,但还是在不断重复着拖延,接下来这段日子我将不断尝试寻找解决的途径。 拖延很...
    球球随记阅读 170评论 0 1
  • 奇怪……? 你明明不喜欢她 却因为她是朋友的朋友 加个微信吧 扫了二维码…… 人家还不同意! 哼……有点赌气…… ...
    羽杉儿阅读 157评论 0 0
  • 总有人说, 你控制不了体重, 就控制不了自己的人生。 听到这种话,我就呵呵了。 谁说我控制不了的? 我瘦不下去,我...
    它看起来很好吃阅读 86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