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

文/深水幽蓝_

岁月

时间是毒药,也是解药。

它让我们的伤口结痂,但即便结痂了,我们的身体还是烙印了那些关于苦难的痕迹,那也是上帝赐予我们每一个人的关于生活的礼物。

曾经很低微的爱过一个人,低微到了尘埃里,却没有开出花来。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默默喜欢的代价便是独自品尝酸甜苦辣,五味陈杂。风情纵有千种万种,更与何人说?

有时在默默祈祷,我们可不可以少吃一点苦,多一些快乐的事情。但也都明白,该吃的苦,一点儿都不会少。能量是守恒的,当我们快乐的时候,注定在之后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那个代价的多少,我们都无法言说。

承担住了那个代价,便是勇士,没有承受住,只会是懦夫。而我们大多数人,都活成了俗气的懦夫,在人间烟火里平静的生存着,还嘲笑那些俯瞰芸芸众生的勇士。人真是脆弱而有悲哀的生命体啊。

有时想做一只兔子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青春的尽头。就像放在手里的一捧沙,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在我们的时间的指纹里轻轻的,流走了。却没有留下痕迹,只留下了醇香的茶,陈年的酒,和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打破固有认知的过程真的很难,于我而言,好像一点一点的撕裂我的皮肤,火辣辣的,灼烧着。到底有多痛,有多难过,很少有人能感同身受。当你把过去的认知都推翻,才会一点一点的去品味人性之善恶。

不同于波德莱尔那样的迷离般苦痛,不同于浮士德博士经历的波澜人生,不同于劳伦斯的幻灭和契·诃夫般含泪的微笑,它是属于你一个人马尔克斯般的魔幻和川端康成似的物哀。要一点一点的撕开寸寸陈旧的肌肤,你来做你生命的刽子手。当我撕裂掉我的最后一块就要腐烂的皮肤时,我知道,我迎来了涅槃重生的春天。

很多时候有很太多的事我是不敢去想的。很小的时候,我以为成为一名大学生,就已经是县城的骄傲。直到考上了大学,才知道那样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自己是多么像只井底之蛙。有人早已出国,成为体制里人上人的海归;有人早已直博,少走了些许足迹;有人创业,经济独立并载誉满满。无关对错,无法去想,他们有多么优秀,人生的差距并不是通过努力就可以弥补。

你可能要一个人 面对远方

是啊,就像简对罗切斯特说的那样吧。“你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她跟你,与我无关。你以为我穷,不好看,就没有感情吗?我也会的,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一定要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像现在我难以离开你!上帝没有这样。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你跟我经过坟墓,将同样地站在上帝面前!”在爱情里,信任与真诚是基石,而灵魂深处的契合才是关系长久的决定性因素。所有的不平等,都是各自生命中苦难的烙印,也是我们自己亲手关上的“门”。

无奈,世间深情的、坦诚的人太少太少。很庆幸,也算是个痴情冢,前世可能是盏佛前灯。在薄情的世界里,选择深情地活着,便是一种勇气。

我们的心和身体这一生只被给予这一次。而在你知道前,你的心会变得疲惫,有一天你残破的身躯可能没人会愿意多看一眼,更不要说贴近它。现在你可能感到难过,痛苦。别让它消失,更别说那些有过的快乐。人生实苦,学会珍重,学会面对无常的是非恩怨,学会坦然的面对每一次的离别,学会忍,学会等待,学会宽容。

希望我们都可以好好的生活,为了各自的目标努力奋斗着,当多年后手里有权力的时候,不要像自己接触的那些人一样蝇营狗苟,不要凭借权力去压榨比自己优秀的后辈,不要凭借权力去剥夺后辈们的自由。要做一个有温度的人。告诫自己,身在人下,把自己当人;身在人上,把别人当人。


找到你黑暗中的光

———END———


学会破碎,才会完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