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一次明媚的阴差阳错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陕北这片广阔而厚重的黄土地上又迎来了开学季。

      一所大学的校门口,站着一个从陕南过来的学子,名叫张俊。他拉着沉重的行李箱,望着自己心仪的大学,心情无比地轻松和激动。

    入学以后,张俊学习很认真。他学的中文,平时没课的时候就喜欢去图书馆看书或者在校园里散步。学校里有一个同心园,绿树成荫,里面还有几张石桌石凳可供人休息。每天清晨,同心园里总有一些同学早早在那里读书,;每天晚上,同心园里也经常有情侣相偎相依。张俊也很喜欢这个地方。

      这天早上,虽然说是周六,但张俊并没有在宿舍睡大觉,而是起了个大早,因为他要去同心园读书——《中外优美散文精选》。他本以为今天自己是第一个到同心园的,到了之后才发现有一个女生已经在那里读英语了。张俊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失落。

      那个女生一头乌黑的长发,明眸皓齿,脸蛋清秀可人,用秀色可餐这个词语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只一瞬间,张俊心里的失落感没有了,反而有一些喜悦感。

        张俊读了几分钟书,脚步不自觉地朝着那个女生靠近,眼看两个人之间只有两米的距离。张俊停了下来,静静地听着对方读书的声音。那个女生的声音很清脆,像一串风铃在微风中回响,张俊几乎陶醉其中了。

      那个女生觉察到张俊突然不读书了,也停了下来,好奇地抬起头望向他。张俊一下子脸红了,支支吾吾地说:“没事没事,你读你的书吧。嘻”那个女孩象征性地朝着他笑了笑,低下头准备继续读书。张俊这个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怯生生地说:“你好,我叫张俊,陕南人,学中文的。你呢?”女孩愣了一下说:“我叫李小秋,陕北人,跟你一个专业,也是学中文的。”张俊有些惊讶地问道:“啊?这么巧?我是1班的,你是几班的?”“2班。”李小秋腼腆地答道。这下张俊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女神竟然是自己隔壁班的。他正准备再聊聊,李小秋已经开始继续读书了,就没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早上,张俊又早早起来了。舍友问他是不是又去读书,他点了点头,其实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去同心园读书是小事,关键是想再遇见李小秋。张俊兴冲冲地跑到同心园,结果发现李小秋今天早上没去读书。张俊一下子像蔫了的气球一样,沮丧极了。

      周一早上,中国古代文学课,老师开了一个讲座《先秦文学源流总论》,特意把1班和2班合在一起上课。张俊大喜过望——又可以见到女神了,好激动!

      到了报告厅,张俊就一直瞅着李小秋的身影。他看到李小秋就坐在第五排正中间的位置,正准备过去坐到她的身边,没想到另一个女同学捷足先登了。没办法,张俊只能坐在李小秋的后面。张俊在听课的过程中时不时瞅一眼李小秋,看看她漂亮的秀发,或者轻轻地敲一下她的肩膀。李小秋转过头来问他有事吗,他又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大概是自开学以来,张俊最心不在焉的一节课了。

      由于不在一个班,张俊平时很少有机会能见到李小秋。他正在为这事情而苦恼,偶然看到文学院院报《朝露》在纳新,于是欣然报名。张俊虽然是个男孩子,但他心思细腻,从小喜欢学语文,喜欢读书写作,所以加入文学院院报对他来说自然很有吸引力。

      到了纳新现场,他忽然发现李小秋也在那里。纳新分为三个环节:第一,填写《纳新面试者基本信息表》;第二,自我介绍,同时说明想加入院报的理由;第三,回答主编和老编辑的问题。李小秋凭借自己良好的形象和流利的谈吐顺利通过了所有面试。前两个环节,张俊也都顺利通过了。第三个环节,主编问他:“加入院报很辛苦的,而且也没有报酬,你能坚持下来吗?”张俊一想到以后可以经常有机会接触到李小秋,就满口答应:“可以可以,我没问题的!随叫随到!”主编笑了,又问了其他两个写作方面的问题,这对张俊来说也是小菜一碟。面试全部结束,主编让所有前来面试的同学回去静候佳音,录用人员名单将会在下一期院报上公布。

      临走的时候,张俊叫住了李小秋,鼓起勇气问她要电话号码和微信号,李小秋稍有迟疑,最后还是给了他。张俊心花怒放,激动得差点蹦起来。

      新一期院报下来了,张俊迫不及待地拿过来看。当他看到《院报纳新名单公示》下面并列排布着他和李小秋的名字的时候,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舍友忙问他什么事这么开心,他只说:“没啥没啥,晚上请你们在食堂吃饭。哈哈……”

      到了新一期院报审稿编辑排版的时候,张俊早早去了。他去的时候,其他编辑还没到。他就打开李小秋的朋友圈,翻着翻着,看到她之前写的一篇文章《淡烟新雨胜晚秋》。张俊一看到这个题目,马上就被吸引了。仔细一读,果然是美文一篇,语言优美,情辞俱佳,读完仿佛亲自游览了一番秋天的胜景,让人不禁心旷神怡。张俊不禁赞叹道:“真是才女啊!难得,太难得了!”就在这时,其他编辑陆陆续续到了,这里面当然包括令张俊着迷的李小秋。

      审稿的时候,张俊特意坐在李小秋身旁。按照规定,新加入院报的编辑要跟着老编辑学习两次以后才能独立审稿编辑排版。张俊和李小秋一起,听编辑讲如何审稿、改稿、排版、设计、复查、定版,但他的心思还离不开李小秋。

      走的时候,张俊特意给李小秋说:“我刚刚拜读了你写的《淡烟新雨胜晚秋》,真是一篇好文章。你的文笔好美,充满诗意,读你的文章真是一种享受。”李小秋显然有些意外,开心地说:“谢谢你的夸奖。没想到那篇文章这么受欢迎啊,其实也就是随便写写的而已。”张俊接过话头:“我觉得,你要是生活在古代,肯定可以和卓文君、李清照、朱淑真这些才女相媲美的。”李小秋咯咯地笑了:“嘿嘿,你也太抬举我了!我很普通的,哪能和这些历史上的著名才女相提并论啊……”

      这次愉快的聊天,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因为对文学共同的兴趣爱好,张俊和李小秋之间似乎找到了一种期盼已久的默契。这种感觉就像一朵盛开的水莲花,清香幽远,纯净无比。

      以后的日子里,张俊便经常和李小秋聊天,讨论一些有关文学与写作的话题。他们讨论《诗经》中的名篇《关雎》和《蒹葭》,讨论晚唐诗人李商隐的无题诗,讨论李清照早年和晚年不同风格的词作,比较《红楼梦》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语言风格的差异……慢慢地,他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图书馆里、食堂里、广场、花园,到处都有他们谈笑风生的影子。

      大学里面,虽然说没有哪一条校规限制男女生交往,但是男女生如果走得太近了,也难免会有流言蜚语传开。面对这些闲话,李小秋毫不在意,只是淡淡地说两人是朋友关系,没别的。张俊却有些紧张,一听到别人传他俩的绯闻就脸红心跳。毫无疑问,张俊喜欢上了李小秋。他悄悄地写了一首情诗,准备找个机会送给李小秋。


      你是一朵芬芳馥郁的花儿

      我是一只懵懵懂懂的蝴蝶

      只一眼

      我便沉醉在你的花蕊里

      我轻轻地扇动翅膀

      为你留下最美丽的回忆

      只愿你在岁月里安然起舞

      我会在星空下为你默默祈祷


        又一次审稿结束,刚好也是晚上了,张俊就约李小秋散步,李小秋欣然应允。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走着走着就到了同心园,这里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张俊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暖流,于是鼓起勇气说:“小秋,我给你写了一首诗,你看看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他把写有那首诗的卡片交给李小秋,就害羞地走了。

      回到宿舍以后,张俊的心里怦怦直跳。他不知道接下来李小秋会有怎样的回应。她会明白我的心意吗?如果她明白了我的心意,那她会接受我还是拒绝我呢?张俊心里很紧张,像有十五个水桶提水——七上八下。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惴惴不安的张俊收到了李小秋发过来的微信消息。张俊很激动,同时又很担心,他把手机紧紧地抱在怀里。过了差不多一分钟,他才终于鼓起勇气点开了微信。


      花儿自有花儿的美丽

      蝴蝶也是可爱的生灵

      可是,花儿的美应该属于整个春天

      蝴蝶也需要学着展翅高飞

      谢谢你,我的好朋友

      愿友谊之花天长地久


      张俊明白了。李小秋冰雪聪明,怎么会读不懂他的一片心意呢?她这样回应,只说明了一点——她只想和我做朋友。张俊心里莫名地惆怅,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他走出宿舍,再一次走到同心园。那里没有了李小秋的身影,只有一排排水杉在皎洁的月光下影影绰绰。

      张俊之前不知多少次幻想过他和李小秋在一起甜蜜恋爱的场景,他觉得他和她志同道合,应该是最般配的一对儿了,难道不是吗?可是,如今这一切都化为了泡影。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做朋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张俊不知道下次碰见李小秋会有多尴尬。他开始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就不委婉地表白了,宁可让这份喜欢烂在肚子里。他觉得也许是自己小说看多了吧,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总是那样情投意合,而现实中却经常是这样的阴差阳错。他多么希望时光可以倒流回去,哪怕一个小时也好。他会选择不把那首情诗送给李小秋,两个人就那样在如水的月光下并肩而行,神游四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