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子雨

在悉尼的时候, 我特别后悔小时候没学点儿乐器。一个人坐在海边,如果我会弹吉他,或者会吹口琴,那就能独自做一天,因为可以在最美的地方,创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不过我发现自己即使什么都不会,也能在海边,听着浪潮,看着篝火,创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我有回忆。

我有回忆,这四个字像一柄重锤,击中我的胸口,几乎喘不气来。

刚回多伦多的时候,我每晚睡不着,想跟过去的自己谈谈,想跟自己说,摆渡人不知道乘客究竟要去哪里,或者他只是想回原地,想跟自己说,那些河流,你就别进去了,因为没有彼岸,摆渡人只能飘在河中心,坐在空荡的小船里,呆呆看着无数激流,安静的等待淹没。

即使这样,哪怕重来一遍,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这些年我发现,我无论做什么,遇到什么,迷路了,悲伤了,困惑了,痛苦了,其实一切问题都不必纠缠在答案上。我们喜欢计算,又算不清楚,那就不要算了,而有条路一定是对的,那就努力变好,好好生活,好好做自己,然后面对整片海洋的时候,你就可以创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

世事如书,我偏爱这一句,愿做个逗号,待在你脚边。但你有自己的朗读者,我只是个摆渡人。



你已经把曾经深深爱你的人,从记事本里划掉了吧

你已经被自己深深爱着的人,从记事本里划掉了吧

你已经在很多个记事本里,被划掉了吧

你已经把划掉的名字,回想过很多次了吧

在这个漆黑的夜,我的愿望是在心里下一场刀子雨

把赖在心里不走的人剁为肉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