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那么长,那么悲伤

001

“高傲如你,怎么能懂我是以怎样的卑微一直爱你?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就够了啊!”身穿蓝衣的女孩子满脸泪水。

卓浩轻轻摇了摇头,“不,你错了,你做不到的!你以为你这样就是卑微了吗?真算不上什么!”

我的骄傲,是因为我不爱你,也不想更不会爱你,所以只能选择疏远你,不给你一点点的希望,只能用冷漠残忍把你逼走。若我因心存怜悯便答应你,以后你发现怎样我都不爱你,你会变得不像自己的,我不爱你,也不想伤害你,有一天你会明白,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好的保护,最大的礼仪 。

女孩儿依旧哭着,默默的流泪,眼神怔怔地盯着卓浩。

卓浩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请你吃饭,以后不要缠着我了,我天性凉薄,你无论怎么做我都不会觉得心有愧意,更别提被感动,我只是觉得你可悲!”

话落,扭头就走。

这女孩儿才貌双全,家世也不错,追了卓浩整整一年零三个月,不管他怎样拒绝,怎样漠视她,她始终跟在他身边。

卓浩拒绝过许多女孩子,只是这个,他有些不忍了,不忍心她在自己身上浪费更多时间,因为他似乎在这个女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爱得小心翼翼,甚至不敢难过委屈。

卓浩是有些羡慕她的,无论自己对她怎样视而不见,她好似都不在意,还是能笑着闹着跑到他身边,比他多了千倍万倍的勇气。

002

“玥玥,我这面结束了,现在就去接你吗?”卓浩开着车,带着蓝牙耳机。

“效率可以啊!”,玥玥调侃着,“正好我也买齐了,你过来吧!正好需要个搬运工。”

卓浩把书拎到车上,放到后座,“大小姐,您能不一进书店就疯了吗?还有,这都什么年代了,又不是什么绝版,差人来买不行吗?网购不会吗?”

“我哪里疯了?不是没把书店搬空吗?”,玥玥瞪了他一眼,“书就得自己出去买,别人能知道我的喜好么?网购的万一有破损、纸质差不就成鸡肋了?一定得去书店呀,省的给自己添堵!”

“你啊,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习惯以后哪个敢要你?”卓浩轻笑一声。

“切,追我的人海了去了,只是我实在看不上。”玥玥戏谑,“老男人,你还好意思说我,比我大三岁,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今天那小白花战力如何,有没有说服你从了人家?”

卓浩睨了她一眼,“乱说什么呢?我是去做什么的你不知道?”

玥玥满脸认真,“卓浩,你什么都好,就是被宠坏了,有些太骄傲了,多少好姑娘都折在你这儿?”

“那你告诉我,我凭什么不骄傲呢?”

玥玥想了想,圈子里哪个人不是青年才俊,可优秀如卓浩,还是分外引人注目。“是啊,你本该骄傲,我躺一会儿,到了叫我。”

你说我一直骄傲,一直被宠爱的像个宝,什么都不想要却什么都能得到。可是啊你不知道,我有个深爱了许多年的人,因为太爱,爱到已经不敢说爱,甚至,本不能爱。

003

“卓浩,你过分了!”,玥玥推开卓浩卧室门大吼,“秦雪是来跟你相亲的,你怎么能那么说她?什么叫心机女绿茶婊?”

“不是心机婊是什么?你自己回去问她,接近你是为了什么?到底是因为喜欢你还是看上了我?”卓浩沉着脸,“玥玥,别傻的上赶着给人家当铺路石!你不是做红娘的,没必要把一个个女人往我这儿领,差不多可以了!”

“卓浩,要不是伯母拜托我,你以为我闲的没事儿吗?”

“她说什么你就听,你把我当什么?我什么都在意你的感受,你就不能想想我的吗?玥玥,做人不能太自私!”

“我自私?我为了你日挑夜选,样貌性情都选最好的,生怕配不上你,结果却是不顾你的感受,我贱的很,甘愿给人家铺路,活该被你骂,够了吗?”玥玥瞪着卓浩,红了眼,却不让泪流下来。

卓浩皱紧了双眉,走过去拥住了玥玥,“对不起,是我胡说,你不要生气好不好?要不你打我一顿?”

玥玥的泪止不住的流,捏了拳头锤着卓浩的胸口,“你最坏,你最坏了,你不愿意告诉不就好了,伯母那儿我总能拒了的。”

“是,我的错,抱歉啊,玥玥。”卓浩拥紧了她。

卓浩想,若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能一直拥着抱着他心尖上的人,也足够了,他轻轻的用唇贴了她的发。

004

家族聚会那天是难得的极好的天气,温暖却不燥热,阳光正好,风吹的轻柔,可卓浩却一点儿都感觉不到,他只觉得彻骨的冷和痛。

那天,玥玥牵着一个叫做莫勋的男子的手,那个男子是她的男友,去年从美国回来的莫家小少爷,卓浩的同学与好友。

莫勋在席上单膝跪地向她求婚,或者说,这次宴席本就是订婚宴的前奏,莫勋说的动人,她眼含热泪却笑的灿烂,伸出手任莫勋把戒指给她戴上,众人献上祝福,卓浩却觉得心里空了一块儿。

宴会结束,玥玥觉得卓浩面色不好,“卓浩,你不要担心我,他待我很好,像哥哥对我一样好。”

“嗯,丫头,你要幸福!”卓浩微笑。“他不会对你不好的,他喜欢了你四年,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真的吗?他从来没说过啊!”玥玥跳起来。

卓浩拍了拍她的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去美国之前就喜欢你,只是我怕他在外面会变心所以没告诉你,你要一直快乐。”

玥玥极开心,像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

005 卓浩独白

看着我车上的那个坠着流苏的那个月牙儿,却突然累了痛了,玥玥亲手绑的,她说它就代表着她——穗玥。

玥玥,她叫穗玥,卓穗玥,我亲叔叔的女儿,我的血脉相连的妹妹,我的,亲人。

我感谢我的血脉让我得以一直在她身边,看她从幼儿长到如今美丽的样子,看她从不在旁人面前显露的娇俏,看她撒娇,看她胡闹,看她哭,看她笑。

可是,我又厌恶这血脉,它注定我无法伴她一生,无法护她一世。她的婚礼我一定在场,却绝不是和她交换戒指的那个人。

玥玥啊,最后竟是我做了你的红娘!你说他像哥哥对你一样好,像我对你一样好?可为什么我偏偏是你的哥哥?为什么我们血脉相连?

我陪你度过二十几个春秋冬夏,可伴你护你度过余生的却不是我,曾经觉得时间太匆匆,如今却觉得太漫长,漫长的让人窒息,让人伤心的几乎绝望。

岁月那么美,却那样让人悲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