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一起慢慢变老是一件奢侈的事

前几天,从北海前往三亚的时候报了一个旅行团,整个团大概有三十几人,其中有两位六十多岁的老阿姨煞是吸引人的眼球。两位虽花甲之年,但性格活泼,像是两个老女孩,一路手拉着手说说笑笑,每经一处景点两人都要商量在哪里拍照光线会更好拍出的照片会更漂亮。偶尔闲坐下来,便各自撸串烤肠,或一起抱个椰子插上两根吸管。兴致上来,两人还会来一曲草原歌曲,唱得也是有腔有调。车上,两人便开始讨论手机相册里的哪张照片效果不错,哪张被对方照残了,可以直接删掉。有时,又不约而同拿出各自的笔记本,记一些旅行随笔。有时,两人默不作声,靠着彼此的肩,沉沉睡去。

天,有时我看着两位老阿姨身上满满的朝气蓬勃与老文青气息,都会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有次,我忍不住问其中的一位阿姨:你们是亲姐妹吗?看上去长的有些相像啊。阿姨说,我们比姐妹还亲哦,可我们是闺蜜,骨灰级闺蜜的那种,呵呵~~上学时是同学,上班时是同事,都退休了还成天腻在一起。在一起呆得时间久了,连性格模样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像了呢。

那一刻,看到这对老闺蜜肩并肩相互微笑着对视的样子,内心竟感动到不行。曾经年少的时候,也和闺蜜有过这样的约定吧:等到我们白发苍苍,仍要手拉着手,坐着摇椅慢慢聊。

忘了年轻的时候谈过多少次恋爱,但,对每一位曾经的恋人从未有过海誓山盟的诺言,只有对闺蜜,对每一位和我有着密切交往过的闺蜜,我几乎都对她们说过,咱们一辈子都不分开,好吧?要做就做一辈子的知己。

也许,从内心深处也隐隐懂得,和闺蜜一直相处到地老天荒,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


前段时间,偶遇了一个儿时的伙伴,虽然相隔二十多年,但我们仍然一眼便认出了彼此。曾经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形影不离,每天一起跳皮筋,一起写作业,如果一个被同桌男生欺负了,另一个便会两肋插刀有仇必报。后来,我们被分配在不同的中学,联系便越来越少。

通过聊天,我知道她的一些近况,全职主妇,每日料理家务管理孩子几乎成为她生活的全部。她也了解到我在一所学校教书,日子四平八稳。

自那之后,这位儿时闺蜜便经常给我发微信,但内容永远都是谦虚的请教式:我闺女的阅读题总扣分怎么办?我闺女不爱读课外书怎么办?我要给闺女买些课外习题,哪个版本比较好。。。

总之,我渐渐沦为她姑娘的免费家庭教师,专门负责解答她闺女学习中的各种疑难杂症。

就是这样,每每想要跟她好好聊天的时候,最终她总要扯到她闺女的学习上来,并且大谈特谈。孩子成为她关注的唯一焦点。聊来聊去,竟然聊出学生家长与班主任老师深刻对谈的模式,几个回合下来,让我颇为尴尬。

想到鲁迅与中年闰土多年之后再次相见的悲凉,两个曾经纯真亲密的少年,在各自不同的人生轨道上定义着自己的人生,时光把彼此变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曾经无话不谈的两小无猜,也只能是不再重来的年少回忆。


闺蜜H,见证了我青春期的所有成长。十五六岁,我们一起上课睡大觉,下课看三毛,雨天一起漫步,雪天一起奔跑。

二十五六岁,我们仍然亲密不可分,交过的每一个男友都会向对方汇报,失过的每一场恋爱都要以在对方的怀里痛哭作为结束,那时候,我觉得,恋不恋爱都无所谓,反正有她一起陪我到地老天荒。

可是,等到我们三十五六岁的现在,几乎已经形同陌路。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约她出去逛街,永远都是,没时间啊,我还要陪儿子练琴。没时间啊,我还要跟老公出去应酬。没时间啊,我还要去老妈那里坐坐。渐渐,不再约她,因为知道她没时间,再往后,竟连电话也打得少了。偶尔聊聊天,无关痛痒。

可能就是这样,人越走越孤单,越长大就越不容易得到一个真心的陪伴。不是我们想要这么样,是时光把我们变成这个样子。成长路上,我们的经历越来越丰富,忙碌的事情也就越来越多,友情不再被我们神化为比天大比命重,闺蜜也逐渐被缩小到内心中某一处小小的角落,可有可无,时隐时现。需要的时候,拿出来晒一晒,掏心窝子的话痛痛快快说上一通,只顾自己痛快。不需要的时候,便被长期雪藏,直到你的下一个心理便秘期。生活,被我们过成了各自生活。朋友,被我们演变成了记忆中的朋友。

仍然怀念曾经的青春年少,我们每一个人的闺蜜都是一个庞大的聒噪群体,走到哪里都轰轰烈烈,熠熠生辉。可是,人生太长,能陪伴我们走到终点的人却越来越少。那些从我们的生命中走掉的人,有些,也许是因为一件小事的剧烈争吵而老死不相往来。有些,也许是因为发现了彼此成长中的太多不同而无法继续亲密无间地沟通,而更多的那些失散的姐妹,却没有任何原因,只不过走着走着就散了,甚至你都不知道她是在你人生的哪一个段落中把她弄丢了。

和闺蜜一起慢慢变老,比和任何其他你爱的人比肩到白头都更难得,更奢侈。因为,没有任何道德标准的评判,没有任何社会言论的约束,能凭借的,也只有相似的气场与彼此的相互契合。因为太过奢侈,所以,珍稀。更因为珍稀,所以,更要懂得珍惜。

一生,得一知己,足以。

知己若能陪伴一生,此生无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