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青春|面对校园暴力我们在想什么?

正值中考时节,新闻里到处都在报道着考生的状况。一位父亲看着,想到如果自己女儿还在读书,也是跟那些要中考的考生一样,准备将三年苦读的知识化作武器,奔赴战场只为一战。

配图

时间回到半年前,初三的她仍是一个备战中考的人,虽身在一所农村初中,但努力向学的人还是占大多数。她也认为自己好好读书,考进重点高中再上个不错的大学,最终也是能够出人头地拥有较为完满的人生。但进入初三之后,不知为何,班里课下的氛围开始悄悄改变。班上几个混世魔王开始进行新一轮“肆意的玩笑”,坐在她后座的男生之前还只是时不时地扯一扯她的头发或者拿笔尖戳一戳她的背。如今,是下课后将她还未抄完的笔记扔到一边,将笔筒推倒,把散落的笔“肢解”还一边嘲笑地说:“哎哟哟,现在那么认真学习啊,笔记都抄的那么认真耶。”起初,她还会狠狠地瞪回去,后来发现混世魔王的举止会随着她反抗的激烈而越来越过分。所以后来她索性不理睬,任由他们将她的桌面弄得乱七八糟还一边嘲笑她假积极学习以及她是个没妈的孩子。

她,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叫张晓慧。小的时候妈妈因病过世,家里就她和父亲两人相依为命。她父亲也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大字不识,只希望女儿认真读书出人头地,她知道自己家的条件不如别人,张晓慧从不敢向父亲要求太多,而父亲也只是个无权势的农民,很多事情也只是要求自己和女儿不必去理会,做好自己的本分自然就没事了。懂事张晓慧周末回家,除了干家务就是完成功课,但家中没几个读书人,很多功课上的问题也没人解答。所以过去她的成绩并不怎么好,只是在班里的中下游,也一直因为家里问题有些自卑,与班上很多人的交往并不热络,没有什么朋友,更多时候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如今步入初三学习氛围相对紧张,她也意识到要认真学习为自己挣个好前途。班里的混世魔王有两个是与她同村,一个家里同样是单亲家庭,母亲出外打工无暇顾及他,他便游手好闲惯了的;另一个家庭关系不太和睦,常常有家庭暴力发生的无心向学的少年。原来以为同病相怜他们在同一个班不说能够惺惺相惜,至少不会发生什么冲突的。

配图

但是步入青春期的少年很多总是把自己当成孤胆英雄,喜欢和所有人作对,连逃个眼保健操,都能升华为“和全世界为敌”。或许是荷尔蒙作祟,小说和电影一同怂恿,认为叛逆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又有大胆的同学作为榜样,所以他们下意识地跟主流拧着来。

事情的爆发是在一个晚自习上,又是课间。那几个男生在讲台上有意无意地向她扔着粉笔,她像往常一样仍旧是保持沉默不为所动,她也觉得自己不搭理他们,他们觉得无趣自然会散了。也许是女孩的不为所动让那几个男生变得更加得寸进尺,他们索性吐了一口唾液到抹布上,再将抹布朝女孩扔了过去,正好扔中女孩的脸,女孩怒了。拍起桌子站起来大声地骂回他们。男孩们可能是觉得女孩终于对他们的举动有所反应,得意了起来。周围便有些人起哄了,等着看好戏;另外一些不知情况的,只是静静地看着;还有一些惧怕他们的势力,默默在一旁看着不敢帮忙出头的。带头的男生想必是未曾有人敢这样反击,脸上有些错愕后也轻蔑地对她笑笑,拿起凳子也准备砸过去,女孩冲过去拿着他手里的凳子,也似乎要一决高下。两人僵持中,老师进来了。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将女孩留下,把男生带回办公室,男孩走前还恶狠狠地瞪了女生一眼。老师一贯的处理方式是将男生家长请来语重心长的教育一番,再让男生写下检讨书当众道歉。这次的暴力事件似乎在老师的处理中完美落幕,至少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配图

后来,张晓慧默默地交上退学申请,任谁劝都没用。

原来在男生检讨完的周末放学回家路上,她被班里的那个混世魔王带好几个社会青年围堵,他泄愤似的对她拳打脚踢,撕扯衣服,只要她一反抗周围围观的便也跟着踢起来,每踢一下就有人拍手叫好,还有人拿着手机录像上传至网络,“教训”过后,他们狠狠地警告她不许告诉老师和家长,不然会有好果子吃。最后她鼻青脸肿、衣衫不整、伤痕累累地回了家。她回到家中,父亲正在田间锄草,她在家里将衣服换下,把伤口简单的处理了,收拾了一下自己,小心翼翼地不敢被父亲发现。她决定将此事咽下,免得闹大了自己依旧没有好日子过。她对父亲说自己不愿意去上学了,想要过年后外出打工,补贴家里。父亲看她坚毅的眼神同意了,他是尊重女儿的决定的。

退学后在家呆着的日子里,张晓慧像一个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最终,在一个清晨,同村的人在她家附近的鱼塘发现了她的尸体。

或许,对于张晓慧的死因,只会像鱼塘里的水一样在小范围的地方激起一阵涟漪,最终还是会恢复平静。但对于校园里的暴力事件,城市、农村……那些角落里无力的挣扎,每天都在反复上演。没有正确是非观念的孩子,是这个地球上最可怕的生物,他们有好奇心、行动力、破坏力以及《未成年人保护法》,有时候孩子们的势利和敏锐,叫他们现实的得分外过分。

配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