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弘扬赋功勋 笔墨益心悟大道——骆飚画集序

在当代艺坛,著名学者、书画家骆飚是一位文化大师。恕我冒昧,称谓骆飚为大师。因为骆飚先生向来是低调修身的秉性,反对被冠之以大师的称谓。但是,在他的书画作品里游历数日,深感身心受益,崇仰之情盎然而生,不对这位在学界深有建树的雄才称谓大师,满心的崇拜情绪就找不到畅达出口,所以干脆就忘却了先生尚低调重修身的教导,直称大师方觉痛快!

先生是一位深谙道德经的文化大家,为而不争的圣人道持久秉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所以他在文坛、历史学界、书法界、画界各建巅峰之功的时候,外人频频被他的书画艺术成绩折服,茫然不知其名者却大有人在。这种现象,和人们虽然知道德经五千言,却未必知老子如何来如何去有得一比。众人虽不知其名,积绩却不掩其功,先生为而不争,恰是当代艺坛的翩翩君子。

骆飚是自觉把书画艺术与修身修德关联在一起的艺术家。当代艺坛,浮风躁气,忙着争功,急着谋利的众生太多。骆飚在功名面前,却显得有些拙,正是众人皆察察,他却独闷闷的表现。唯有碑帖磨砺是他的痴情,功名完全是心念不取的虚枉!所以他才能静下心来,用淡泊致远的心境行书道德经。

洋洋五千言,没有无心挂碍的清静,绝然无法把道德经书写得如此飞动!心如闲云,笔墨自逸,孔德有容,唯道是从!他的行书道德经,是依道而写,是悟道而行的体验,能容天下,带着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修养内涵,写意晋韵格调。放手写心,使转自如,捻管飞动,多姿丰神。笔墨是我修,我书如水流,事善能,动善时,这笔法所赋道德经的行书意象,正是释意水之美德笔墨得道的照见!读帛本道德经或许读不太明白,但是看他写的行书道德经,一望其书而知道德要义,书文相通,立解真谛!

能写透道德经,已经是文化的卓越功。他心悟道德,并不闭关自享,而是开坛授经师益后辈,让许多弟子拥有借经典得开悟的智慧。传道授业解惑,他用道德经引领骆门弟子走进觉道行道的文化圣殿,这不仅是个人的修炼之成,更是文化弘扬的功勋卓越。大师之大,在于教益功勋之大。这种教人知道而行道的文化进取心,恰是他师传夏与参大师的师门正风。骆飚是夏与参的入室高徒,他随大师学书画,修身正心,如今传承衣钵,无负师门之教,足可慰先师之盼!

骆飚虽然是一位觉悟大道持行大道的贤人,但总以大智若愚的定力做好每日的书画日课。俗人每日睁眼即是柴米油盐的俗事,他每天则必做笔墨陶冶情操的高雅之修,临写郑文公下碑坚持了数十年,已经形神皆得。当年夏与参大师盛赞其尽得真诀,已经是碑学名士。直到当下,却仍旧不骄傲,不自满,深师碑学不辍。

骆飚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心神持久地牵挂在郑文公下碑的琢磨中?因为他追求书法真草隶篆四体多韵融成一体的顶级造诣,就要通过对郑文公下碑的经久磨砺,创立质感高古姿态飘逸书学新一派。

果然,他的楷书依碑学的精湛而成精彩,借助对郑文公下碑的深度探究,让他的碑学轻车驾熟功入佳境,成为当代研究碑学有法、有悟、有成、有功的雄才。同样,他研习郑文公下碑的成果并不闭门独享,而是倾授于学书后辈,引导弟子从练习《郑文公下碑》入手修炼书法基础,通过此碑传授书法肃穆庄重、气宇轩昂的精气神,为弟子们的书法最终通达巅峰铺设了坚实而独特的基石,骆门弟子人才辈出。他精心创作的楷书帖本,拥有宽博舒展如鹏鹤翔飞的楷书新姿态,照映出雄强圆劲的风范,是近楷书,通行草,达篆隶的五体气韵,成为当代书法教学的新经典。

书画同源,功在同修。骆飚也是一位功有卓成的画家。花鸟动物,人物山水无所而不能为。特别是他对焦墨山水的把握精深且独有见解,创作山水师法造化,又善于与先贤对话。黄宾虹用其一生对山水艺术的精益追求,恰如骆飚自己对山水的探求姿态,在山水以墨韵为胜的艺术天地里,黄宾虹是真正的艺术大才,骆飚亦是墨韵人杰,他临黄宾虹墨韵山水,只需看一眼便全境入心,意临胜形临,原汁有真韵。黄宾虹山水,以白致雅,以黑取雄,以彩呈逸。对于这些鲜明的墨韵艺术形态,骆飚不需师黄重修,天才般地提取到自然山水的白、黑、彩,以浑厚、鲜亮、悦目为本质,山水气韵与黄宾虹的山水品质在不同的时空里,依不同的路径前行,走到终点时,却发现两者意境殊途同归。

骆飚的墨韵山水以浓重得浑厚,以华滋生鲜亮。他师黄宾虹并不会拘泥于黄宾虹旧有的固定思路,通常会把自己积淀而成的传统文化积淀融入临摹过程,以平等的视角,做不卑微的艺术重建,质取原味却坚持精神自主,在墨韵里实践自己的文化观念,所以他的临摹作品,都有独立的水墨灵魂,不是匍匐于黄宾虹笔墨里的随仆,是与黄宾虹作品平等对话的高品。这当然不是骆飚山水艺术的高傲,而是山水得灵魂的必需。

师于大师不失自我,我有我法独树一帜,这才是艺术进阶的盎然姿态。所以看骆飚先生画胡杨自具一格,与众不同。他潜心研绘大漠胡杨的新画法已越十年光景。博观大漠,抚摸胡杨,用相当简练的线条造型技法,以写生为基础再现神丰路径,把大漠胡杨的坚骨韧劲呈现于大众面前,让世间拥有了一份可仰精神的文化大餐。

胡杨虽为大漠枯干,但在他的笔墨里枯而不孤,拟人意,要么两人舞,要么三人行,要么众人相扶。以拟人的视角切入意境,画出众生由生至灭,依灭重生的哲学品位,这涅磐一般的激情却用单纯的水墨渲染,不求技法炫能,尽用简单纯洁写意意境高端,寥寥几笔,气象万千,胡杨一品,最悦人心。

戏曲人物画的漫写法度,成为骆飚人物画独有的写意风格。他打破了舞台人的画复制原像的舞台效果,而是采取了丰子恺漫画人生的趣味视角,把舞台人物从舞台空间推拔进生活空间,虽然还是唱念作打的表像,却已经是切题现实的生活剧。让舞台人物生活化,在漫写漫画的塑造中,形态成为触动心态的牵引,让人一看便觉会心之智。

动物画也是骆飚先生倾情而著的画题,画狗画情感丰满,人狗情难了的温馨场景,曾经成为狗年的一道文化胜景。画山羊则是画精神的独特视觉,不把山羊画成三羊开泰的玩偶范式,而是突出表现山羊在荒山野岭刨草根、啃树皮的生存状态和无畏精神。这些在人们思维里定势为“软”而“绵”的小小生灵,在他有笔下却是会拥有虎的精神,无畏险恶,跳跃盎然,画出了跨山涧跃云峰的灵动,被挖掘出进取的神姿,法贵精湛,神贵独特。

骆飚的篆刻作品有书家的文雅,亦有弄刀侠者的刚劲。为了丰富印面,借助对经典的博涉,吸取到诸多常人所未见常人所未闻的文化元素,充实进作品中,来一场方寸精微的文化盛宴。碑文、镜铭、封泥、吉金一一琢磨,融合提炼得一个“趣”字,以小篆为作印根本,又有鸟虫、甲骨、碑额、瓦壁、石鼓的体貌,经过疾徐和谐,粗细相较,偃仰顿挫的写与刻,在印里可观折钗金错,文质彬彬又爽利痛快,意通秦玺汉印,又步赵之谦吴昌硕后尘,却不拘泥,有胆有识可绝其尘而趋新,自有功成,刀刻当代印品的尊贵!

骆飚书佳,画妙,诗人修养高,篆刻借古开今,功力非凡。所以综而合之,成为当代诗书画印四门称绝的典范,为当下的文人修养状态,在历史的长河中经营出一个金质点位。基于这个点位,可让当代书画艺术攀续前人之源,可鉴后人之方向,博识之流总归是文化史上的坐标!

文化弘扬赋功勋,笔墨益心悟大道。艺术的本质在于修行,修行的高度在于行道。骆飚觉书道,修画道,有文道,立师道,依道而行,贤达天下,因道渡人,是谓得道!以骆飚为师, 随他修行一日所得,可胜十年读书之功!是为序。

(这是作者为《中国当代名家画集——骆飚》写的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