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虐心短篇《陌上花开》

地府里的曼珠沙华常年不败,像血河般一直延伸到忘川河边。

  ——

  “孟婆,我可以不喝这碗汤吗?”

  “不喝汤,不给进轮回隧道。”

  “我不想忘记她。”

  “哦,那也要喝。”

  

  我叫孟婆,我在阴间守了上千年了,我依稀的记忆里我要等一个人,我忘了他的模样,忘了和他和我所经历的一切,深深烙印在掌心上的字告诉我,他叫慕垣。

  我是阴界里最年轻的鬼,说是年轻其实也只是我的样貌年轻,我死的时候也就大概二十多,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死的了,只记得我死后来到地府因为要等他,站在奈何桥上等了他上百年,阎罗王看我可怜便给我了职位。也许他来过这里,只是他白了头,忘了我罢了。

  我怕我轮回后会忘了他,而且我从不相信缘分会让我们再次相遇。

  我看惯了各种生离死别,目送一个又一个人轮回,也目送他一次又一次轮回。

  久而久之,心也就淡了。

  “你答应让我不喝汤,我可以带你去人间看看。”

 还未等我反应,这个样貌极佳的男子拉过我的手,进入了轮回隧道。

  我知道擅自进入轮回隧道是大罪,可是我想去看看,好不容易有人给了我这个勇气。

  我投胎投在了一家丞相府上,而那个带我走出阴界的人则投在了大将军府上,两家人本就有交情,我们又是同时岀生,便都认为是大喜,所以就订了娃娃亲。

  我与他也就见过那么几次,交情不大。

  也许是这里过于熟悉,我时不时会想起一些不知多久以前的事情,我要等的那个人也开始渐渐清晰起来,越是清晰,我就越是不知所措。

  “小姐,听说顾南少爷昨夜又在万花楼过夜了。”

  我知道他说不想忘记的那个人就是万花楼的歌姬宁嫣,也知道他根本不把我们的婚事放在心上,而我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更是不放在眼里。

  “小姐,刚刚顾大将军来为顾少爷提亲了,老爷答应了,婚事就,就订在后天。”

  我手中的茶洒了一地,看来是顾将军怕顾南做出有害顾家名声的事,所以出此下策。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果然就刚过一天,他就来了。

  “代月,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喝孟婆汤的。”

  “嗯。”我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他的五官很硬朗,墨丝用银冠捆了起来,整个人文质彬彬的,看起来很像街边卖书画的书生。

  但却是个留恋花街柳巷的腐败公子哥,宁嫣这身份可不是谁都担的起的这点我真该夸他痴。

  可若论痴,谁人能比的起在阴间守了上千年的我。

  上次见面是在顾将军四十大寿上,三年了,三年没见过了,那时他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年。

  他的薄唇轻言,眼眸盯的我直发慌:“你去退婚吧。”他的声音很好听,但却字字诛心。

  我知道他来找我是为了这个,可是一经他口说出来,感觉就像我在阴府里上年等待般凄凉,无助的让人心慌。

  我对上他墨色的眼眸,平静如水地说:“倘若我说我不呢?”我向来不是言听计从的人,何况是在这件事上。

  他的眼眸瞬间一冷,完全没了刚刚那幅还算和睦的模样,冷声说道:“你会后悔的。”

  就算后悔,我也是你名门正娶新婚,即便,只是这一世。

  果然,成婚那天,我穿着重金打造的大红喜袍,和一只大公鸡拜了堂,而他则和万花楼的宁嫣打的正欢,这场闹剧成了整个京城的笑话。

  顾南,你好狠。

  顾大将军许是顾忌两家关系,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顾南新婚第一天出现在我眼前。

  他一见到我,就像见着了可恨的宿敌,上前用力掐住我的脖子,几近咬牙彻齿的说道:“代月,我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竟叫我爹用嫣儿威胁我。”

  我浑身一颤,到底是个女子,鼻子一酸,眼泪开始不听使唤的涌了出来。

  和只鸡拜堂也就罢了,没想到顾南你竟然这般看我。

  这么一哭,更喘不过气来,脸被憋的通红。

  眼泪滴落到他的手上,他或许没想到像我这种目中无人的人也会哭,狠狠的把手一松,失去支撑的我整个人跌坐在地。

  我竟从没想过,一向待人清冷的慕垣也会有这么狠绝的一面。

  他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代月,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我缓了口气,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眼,一脸坚定的看着他:“我不后悔。”

  慕垣你又怎么会知道,这是我等了上千的愿望,又怎么会轻易后悔呢,上千年来我无时无刻不都在想再次和他相遇,成为他唯一的新娘,和他一起看每一个日落月升,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生几个可爱的孩子,和他一起老去,一起踏入黄泉,再一次相守相依。

  即便他现在不爱我,但是我是他现在唯一的新娘啊,我们可以一起变老。

  我知道他很久很久以前也曾像爱宁嫣那般爱我,只是他忘了罢。

  过了三天,三天里他一直都和我待在一起,我们没说过一句话,他就一直守在我身边,在外人看来我们是真心相悦的新婚夫妻。

  在这三天里我们又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他就在我身边,听我弹琴,看我作画,陪我看每一个日落月升。

  可是,三天后,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守了我三天。

  “代月呀,顾南也是爱你,但顾南不可能就你一个娘子的,你知道的他不能没了宁嫣那丫头,男人嘛,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三天过后,顾南将会娶宁嫣那丫头,娘就问一下你的意见。”

  “我不同意。”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也完全忘记了眼前这个妇人是谁,我只知道慕垣是我一个人的,是我一个人的。

  “你这丫头真是不识大体!这可轮不到你不同意!”衣着华丽的妇人有些恼怒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顾夫人房的,直到我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顾南,他就站在我面前,眼眸似在看我又像是透过我在看什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扯了扯嘴角,讥讽一笑:“顾南,你好狠。”

  他就看着我,一动不动的,似没有听见我的话。

  我对他冷笑几声,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经过,我怕再等一下眼泪又会不听使唤了。

  连我自己都知道我现在像极了个小丑,慕垣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这样。

  如果说他陪我的那三天是天堂,那他陪我的后三天就像地狱,他一在就是种煎熬。

  我不再傻傻地弹琴作画,不再抱有一丝希望以为他会想起来。

  也许就算他想起来了,也会选择宁嫣,那一世,如果不是我他们早就修成正果,这一世,该还了。

  他与她那么多世携手白头,而我与他也就一世恋人未满。

  外面烟花绚烂,这里点烛轻叹。

  我没有勇气出去大闹一场,告诉他我等了他上千年,我所有的勇气所有都被他狠狠地抽掉了。

  “姐姐阿南他昨夜闹的太凶,弄的人家这么晚才来给你请安。”

  我停下抚琴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她,真是个好看的人儿,秀丽的脸蛋上抹着精致的妆。

  “不必了,以后都不必来了,送客。”

  她把茶举到我面前,一副殷勤的模样,“姐姐先喝口茶嘛。”

  “不必……”还未等我说完。

  她就把茶往自己身上一泼,然后大声叫嚷道:“姐姐你怎么这样,我也只是给你请个安而已,你不用这样对待我吧。”

  丫鬟们都走了进来,不到一会儿,他就来了,只瞥了我一眼,把宁嫣搂到怀里,“代月,你又玩什么花招!”

  我从石椅上站了起来,看着他对她温柔体贴的模样,心薄凉刺骨,但却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道:“我说我没有你信吗?”

  “……”

  见他不说话,宁嫣有些气恼,贴着他更紧了些,娇嗔道:“阿南,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给姐姐倒茶的。”

  看来也真只是个出生风流之地的红尘女子。

  顾南看着她花了妆的脸,一脸的心疼,对向我时却冷冷的只道二字,“不信。”

  我知道的,我早猜到了,可我为什么要问他?

  他打横抱起宁嫣,转身刚起一步,白色的衣裳和着宁嫣桃色的衣裙形成道绮丽的风景线。

  此时我的心像被人狠狠挑穿,鲜血直流,我看着他直挺的背影说道缓缓说道:“我后悔了。”

  他也就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院前,隐入了暮色中,我跌坐在地,声音凄凉哽咽的说道:“我后悔和你来到这世上了。”

  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记起这一切,就不会知道慕垣是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狼狈。

  至少让我知道他是我要等那个人的时候,我至少还存在一丝希冀。

  可是我不后悔嫁给你呀,慕垣,至少你曾经爱过我,至少我曾经是你的新娘。

  从那以后就开始下大雨,没日没夜的下,天空灰蒙蒙的,似要淹没整个长安城。

  两天后,他出现在我面前,一如既往的冷漠,一封休书从他手中递来,“你回去吧,忘忧谷上有个火炎洞,那里和阴府是相连的。”

  我冷笑着从他手中接过休书,把它撕了个粉碎,扬了起来,讽刺的说道:“好一个忘忧谷。”

  白色的纸碎在我们之间缓缓飘落,像我们之间的故事,明明发生了,却只能草草收场。

  天下着豆大的雨,打在我身上刺骨的冷,心也早千穿百孔,我想起了千年前,想起来了他说要和我浪迹天涯,想起来他永生永世只爱我一人,想起来我说要等他,我等到了,可是他再也不会爱我了,再也不会说和我浪迹天涯了。

  但是,甚至在现在我竟还会想象他会追出来,会告诉我他想起来了,会告诉我他爱我。

  我没有拿任何东西,就像我来的时候,一身狼狈的回到代家。

  那夜我梦到阎王,阎王待我如挚友,上千年来只有他一人陪我看尽各种沧桑,我想我能安然的在人间度过十几年定是他暗地里帮我。

  这次他来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

  “孟婆,你,你和慕垣犯了天规,将受到天罚。”

  果然。

  我与阎王有那么上千年的交情,他说只要我回到阴府,少上几百年的修为,便能侥幸躲过这次天灾。

  “慕垣呢?”

  “这……”

  “他到底会怎样?”

  “他,他不但没喝孟婆汤就进入轮回隧道,还擅自幕改了别人的命运,这次天灾,他怕是会魂飞魄散。”

  原来他幕改了宁嫣的命运,他与宁嫣这世本是无缘的。

  顾南,你到底是有多爱她。

  一想到他会魂飞魄散,我从梦中惊醒过来,不顾昏黑的天,冒着豆大的雨跑到顾府,家丁不让我进去,小桃看到我时,明显的吓了一跳,的确,一直自命清高的我又何时这么惊慌过,她告诉我他去了守望桥。

  守望桥吗?那时我与他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那年难得下了一次雪,风带着雪吹拂我的脸,我一回头,看到站在我身后的人,许是心情过好,我难得对人嫣然一笑。

  我一路疯跑桥上,不知是雨打湿了脸,还是泪流了满了脸,他一身白衣,撑着一把油画伞,风把他白色的衣裙吹得哗哗作响,长发束着银冠。还是那幅卖画书生的模样,只是已满眼凄迷。

  桥下的水汹涌的似要把桥吞没般,我深吸一口,对着他直挺的背影叫道:“顾南。”

  他回过头,看到我时,眉头紧皱,薄唇张了张:“……昨夜我做了个梦,我梦到一个与你很相似的女子,她从这里跳了下去,她说,她,会等我……”

  他的声音没了以往的清冷,很是沙哑。

  不知不觉,我的眼泪顺着脸滑了下来。

  那一世我爹是个大贪官,而慕垣的父亲是个两袖清风的清官,他与身为公主的宁嫣有婚约,他为了我悔婚惨遭灭九族。

  为了让他能忘了我,我从守望桥跳了下去,我说过,会等他的。

  后来我做到了,我终于等到他了。

  雨把气氛渲染的恰好,我们就这样泪眼迷离的相望着,天开始打雷,一道巨光劈了下来,在他还没有反应之际,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慕垣扑倒在地,他手中的油伞顺势滑落到河里,顺着急流的河水,缓缓的向河下岸漂去。

  又一道雷劈了下去,血从我口中涌了出来:“慕垣……”

  他颤巍巍的用手擦拭我脸的血:“晏然,晏然!”声音几近歇斯底里。

  原来,那一世我叫晏然呀。

  我的身体慢慢的像烟雾般弥散开来,

  当我连最后一点意识没有了后,天开始亮了,雨停了,而守望河的河水依然汹涌的呼啸着,他起身:“晏然,我来找你了。”

  我是孟婆。

  阎王说我很久以前遭遇了一个浩劫,被劈的魂飞魄散,以前所有的记忆都没了,是他用上千年的时间收集我的魂魄,但少了一魂,那一魂叫情欲。

  “你又来了,没想到你命真短。”我看着眼前长得极好的男子说道,他每一世轮回都特别年轻,所以我记住了他。

  男子笑了笑:“对呀,我又来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好听的让人足以痴迷。

  也许是阴间过于无趣,我总会与来往喝汤的人聊上见句:“我说你怎么每次死都这么年轻呀?”

  “因为,我想她记起我呀。”

  听罢,我咧齿一笑:“真是痴情,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感到很幸福的。”

  须臾,他才缓缓说道:“现在她不知道也很幸福……”他停顿了一下,把眸定向我的眼睛,神情不太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孟婆呀!”

  “不适合你,你,你就叫晏然吧。”

  他的声音竟有些哽咽。

  一时之间,我脑子闪过一个与眼前的人相像的脸,有些恍惚:“好,好呀。……”

  他似释然一笑,眼眸闪着明光看着我说道:“晏然,给我碗孟婆汤。”就算喝再多孟婆汤,轮回再多次,我都不会再忘记你了,从那年你笑着回头看我时一切就注定了,晏然。

  “好。”

  我是孟婆,虽然我是孟婆,但是我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晏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巴菲特身家从100万变成540亿的秘密:真正帮你赚钱的是时间! “财务自由”是当下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一种生活状态,简...
    时间暮城南以北阅读 166评论 0 3
  • 逝去的那些青春 那些人 你还记得吗?还记得让你心动的那个爱笑的男孩吗 还记得你回答不上问题而尴尬吗 还记得你说想认...
    坑坑piupiu阅读 93评论 0 0
  • 凡此身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决不推诿给别人。 凡此时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决不推延到将来。 凡此地应该做而且能够做...
    Lamsiven阅读 46评论 0 0
  • 17.4.14 本不是出差的我接到通知到重庆出差 重感冒还没好 公司已经买好了机票 重庆出差两天 正好没去过四川 ...
    大F_阅读 370评论 12 10
  • 李潇南阅读 1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