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的青春片段——关于《1973年的弹子球》

        上半年看过的小说,为了写一写读书笔记,我又特意翻开kindle看了一些我当时的标注。“弹子球”也许对于70年代的人是个好玩的新鲜事物,对于几十年后的我们,也是在这本书的描述中才知道它是一种早期的电子游戏机。

         延续《且听风吟》的人物,这部小说里出现的熟悉的面孔还是“我”、“鼠”和爵士酒吧的老板“杰”。不过,在这部小说里,“我"和“鼠”两个个体作为两条交错的主线时起时伏。“我”从事翻译工作,莫名到来的双胞胎的生活片段,“我”对于弹子球的执着和追寻……“鼠”的日常生活片段,偶尔闪现的少年时光和记忆中的女孩,和某个女生交往的片段……在《且听风吟》中,尚未觉得“鼠”是一条主线。但到了这本书,虽然以“我”的角度出现的情景很多,但“鼠”的角色却变得更为凸显。他退了学,很难解释为什么。他住在一个公寓里,似乎除了喝酒、闲聊、漫步,生活也是漫无目的。说不出原因,但他选择和交往的女孩分手,在书的结尾,也准备离开这个城市。从他在墓园的闲逛和思索中,似乎隐隐发现,在他的心中,始终没有找到生命和生活的意义,所以他的内心状态是那么地漂浮不定。他害怕安稳与不变,想要切断和这些的联系。

        弹子球,也是这样一个毫无意义的游戏。除了消磨掉青春的时光,什么也没有获取到。至少,世人所认可的成就,不可能通过在弹子球上消磨时光而获取到。

         “我”努力地寻找到了已经被废弃的弹子球机,却只是为了告别。相对于“鼠”对现实生活的不妥协,“我”还是开始了安稳的生活。这一切的终结,在《寻羊冒险记》中得到揭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