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冷蝉茫茫然

天牛在绿梅树里打洞,绿梅树叶卷脆弱,拼命的等待着明日的白昼。

一棵树,一棵梅花树。秋冬的时候美的很自然,入冬求雪,看一片片的六角冰晶落在发着嫩绿色的梅花苞上,会满足会感谢,感谢就这样的美好。

一朵花,一朵芯绿瓣白的梅花。带着浓浓的梅香总会想尽办法钻进你的屋子里,让你知道,它正在以最美的姿态等待着你前去赴约,去赞美它,去拥它入梦。

春起一声炸雷,梅花落了。白色的花儿卷在一起落在树根处,还没等到下一场雨,枝叶伸展开来。我想。又要等一个冬季了,又要等它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踏雪而归了。

夏鸣一声知了,梅花枝叶卷脆。病了,树根堆起碎屑,树叶灰黄,毫无生气。刨根剥皮扯出一只天牛来,这只虫在梅树里打洞很深,看到藏在它身体里的洞,不免为此懊恼自己照看不周,我开始讨厌起夏夜,讨厌窗外知了不分昼夜的叫嚷,不,是叫嚣。好似说着,冬天的约定如幻泡影。

在昼夜里喷洒农药,期待在一个白昼看到新生的梅树。它在一个个昼夜里挣扎,拼命去抵抗。为赴约,为活下去,它挤出一片新绿的树叶。嘿,醒了吗?从病痛中醒来了吧。

正期待着嫩绿色的枝叶包裹着你呢。

而我,却看不到自己身上该有的抗力。

夏日金蝉,叫嚣的让人不敢淡然的度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