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孩子,静待花开——《正见:佛陀的证悟》读后感之四(2015年9月)

昨天在春吾里跟梅梅、蓉蓉小聚,聊到了八月里我在塔公草原打过K,自己震惊到了,之后一直撕烤人参,试图有所领悟。我完全能记起动手的时候,自己心里一直在呐喊,可以参考那种养了一条人人称羡的金毛狗儿,结果还把狗儿打了的场景,旁人也许在想:金毛耶,金毛都要遭打啊。我不信狗主人会很爽,多半那种心情可以用作死来形容。

话说这之后我自己毫无意外地怄得半死,有个草原上的农民走过来,语速慢吞吞地说:娃娃嘛不听话就管求得他嘛,你把你个人过好才是对的嘛。我居然生生笑喷。确实,智慧除了在仁波切那里,民间俯拾皆是。只有脑壳在前三十年都泡在水里的前文艺女青年,才一惊一乍地不断学习和发现,而且还妄想多写一些指南性的东西,传递给源源不断脑壳仍泡在水里的广大文艺青年男女。

《正见:佛陀的证悟》里提到:自我厌恶痛苦,却喜爱引起痛苦的原因。做父母的,的确常常在做因爱而生嗔的事。而不良情绪的源起往往是过于在乎,过于focus,就会把不利点放大,再由内心的恐惧,遭受的压力,有时候还由过度的自尊触发。

比如我对K强调要自我觉知,自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凡事要通盘考虑,未雨绸缪。当他做不到的时候,比如边做作业边分心看杂志,我会跟他说小孩子做不到抵抗杂志的吸引很正常,要放过自己。而一旦自己意识到这样就做不完作业,那就应该横下心来把杂志放到书架上去,杂志哪放近一点,都是对自己的毫无必要的挑战。就这样,我单独面对他的时候,几乎不会因为他做得不完美而对他发火。

不自律活不出自己。听不懂?我只是要你听到而已,有一天你会懂的

但当再三强调的事K还是做不好,而我又在这时想到一个早早过世,过世时孩子年纪尚幼的同事,我会有这样的心态:说了多少次了,你为什么不听,又不是做不到!这是我不能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你这么不堪一击,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

或者当诸如孩子不专心,不礼貌或者种种不如意的状况经由我的父母向我抱怨,甚至在我面前大声呵斥他,我会有这样的心态:你是我的孩子,你又不是做不好这个!这是我不能面对承受的压力——从我自己那个虽然自律但仍被步步紧逼,不能原谅自己,负罪感深重的童年。

而当我带着情绪还试图在跟K沟通的时候,K露出倔强的,毫不在乎的神情,或者反驳我试图教给他的“正确”观念的时候,我的面子就会导致我的情绪暴涨:你为什么听不进去?你是花岗岩脑壳吗?你知道自己蠢得像猪吗?

原来该唤醒的反倒不是K内心的觉知,而首先是我的。我仍然要恪尽职守,但心里要清楚任何执着的要求都是妄念。除此之外,我所能做的无非就是播撒一些种子,尽可能创造一些条件,静待种子自己苏醒和萌芽而已。我独自面对一些质疑,听听就算了,主意还得自己拿。诸如:

1. 问(关切地):你是处女座完美主义呢吧?

答:还好啊。

想:瞄准苍鹰,往往还射中石头呢,我去瞄准石头,想射自己脚吗?

2. 问(关切地):他不愿意就算了你为什么强求?

答:。。。(笑而不语就对了)

想:至少,要试一试。

3. 说(关切地):你不要走火入魔!

答:谢谢关心。

想:。。。(不想就对了)

4. 提醒(关切地):他有诸如以下的种种毛病你可要想办法啊。。。(此处省去至少五百字)

答:好哦,知道啦,会注意哦。

想:我理解这心情,但是我不再会直接把压力转嫁到K头上去了。您给的压力,容我半路泄掉。

农历八月,草丛中细细密密都是掉落的桂花,芳香如故

上次有篇《在实务中善用和合》发出之后,西西留言说:稍嫌简短,感觉还有话没讲完。的确,跟自己交战的事说来话长,哪里讲得完!以上观点这段时间都曾经跟西西交流过。本想尽量简洁地表达,但还是不免拉杂。如果能如燕燕曾经所说,度人不易,尽管写出来,能让人看了有些感想,就算是善莫大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As the saying goes,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
    33娘口阅读 187评论 0 1
  • 昨天开始,写了一大半后,我就把电脑关了······实在不知为何,状态出不来,今天依然没有写作状态,我把一上午整块的...
    芦权阅读 110评论 4 1
  • 月光散落 我在窗外呆呆的看着 月亮和童年时一样 星宿也和记忆想象 月光散落 我在树下呆呆的看着 听着鸟语闻着花香 ...
    悲酒阅读 71评论 0 0
  • 90年出生的这一批一个接着一个都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自己的社交网站上铺天盖地的结婚照,看多了有的时候心里颤颤的,有...
    Onericher阅读 172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