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有定位和技巧? | 码字工人谈写作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2017年7月15日,我们久别重逢在杭州余杭径山微电影小镇。这里,青山碧水,蓝天白云,触处皆绿。

你可以忘了呼吸。

最自由的呼吸,是你不曾感觉呼吸的存在

你可以忘了写作。

最酣畅的写作,是丢下一切有关写作的技巧。

然而,在自由之前,在酣畅之先,或许还要背起枷锁,戴上手铐,在圈定的舞台上翩翩起舞。

一、写作,是一种不可能的可能

人生,有几种可能性?

或许,你和我一样。曾经幻想,飞檐走壁,去拍武侠片;曾经幻想,挥毫泼墨,去描画大好江山;曾经幻想,当个掌柜,去买东卖西;曾经幻想,穿上白大褂,去救死扶伤

然而,现实给了我们什么?

是可能性的一次次打破,还是不可能的一次次惊艳?

最终,我们发现,文字给了我们不可能的可能。

在写作里,我们体验种种惊世骇俗的危险,构建瑰丽奇谲的新鲜,擘画出惊天动地的场面。你惊呼,文字啊,太奇妙;写作,你太伟大。

然而,借以流露的那些情思,如同冲出笼子的鸟,在天空里四处乱窜,并不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中

每个写作者,都在文字里东奔西走,东突西进,东闯西荡,最终都死在了语言的苍白之下。

尽管古人给出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金句,可也未能解救芸芸众生、莘莘作者。

因为,能够“着一字而尽得风流”,或者“一个‘闹’字而境界全出”的,世间能有几个?

可我们,一拿起笔,依然“眼睛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二、定位,给你一个紧箍咒

孙悟空脑袋上的紧箍咒,被人痛恨

取经结束,紧箍咒飘然而去。此刻,有一种快感——所有的痛苦都随桎梏的释然烟消云散。

不知悟空内心是否早已宽恕

I know it feels good to get even, but there's something that feels even better. It's forgiveness.

我知道报仇的快感,但有件事会让你更爽,那就是宽恕。

——《摩登家庭》

请原谅,我在分享会上,给出了一个紧箍咒。不过没关系,任何人都有选择的自由。

戴与不戴,它就在那里。

这个紧箍咒,大致是这样的:

它由两大圈层交集而成。一边是作者,一边是读者

作者会写的,读者不一定要看;作者擅长写的,读者也不一定要看。只有作者能持续写作,并且是读者感兴趣的,才是读者要看的。这里便是定位,是紧箍咒让人生疼的地方。

很多声称不要写作技巧,也无所谓写作定位的大咖,其实他早已取得真经,卸下了紧箍咒。无论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写作赢得了读者的喜爱,那也是他的定位。

承不承认,道理就是那样。

对于无法从事灵性写作,或者凭借才华写作的人来说,定位是一件痛苦的事:

才华暂时无法支撑起梦想,灵性还不足以打开文学创作的大门,我们在殿堂之外。

我们能否清晰自己的面目?明确自己的定位?

可以。还有一种写作叫“非虚构类写作”。它更多需要的是我们的理性思考力。针对此类写作,我觉得“写作+”的模式就比较适合。

每个人都有自己一个比较熟悉、有发言权的领域,或许是自己的专业,或许是自己的工作经验,或许是职场知识,或许是兴趣爱好等,通过结合写作的方式,持续输出,也可以形成一定影响力

这是否也是一个紧箍咒呢?

我的才华和灵性远未能支撑起我的笔杆,我需要定位和技巧,因为我只是码字工。而你,可以不要。

愿你在文字里自由呼吸

愿你在写作中轻歌曼舞,自在徜徉


写作精进人生。愿在文字彼岸深情相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