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开始,匆匆告别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一个人静坐在桌旁,手捧着自己喜爱的的詩笺,细细品读。不经意间读到:“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徒然忆起了与你相遇的九月天。

        原来,开始的太过匆匆,还来不及定格那些所有美好的画面。

        依稀记得,初进大学的我,满脸稚气,什么都不懂,却对大学充满憧憬与幻想。带着这份未知的迷茫,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寝室,见到了陪伴我四年的大学室友。我们天南地北地聊着,从陌生到熟悉,从疏远到亲密,我度过了在大学寝室第一个无眠的夜晚。

        军训响亮的口号还在脑海中不断回响,归途的列车却已缓缓向我开来;教官严肃的表情还在记忆中不断涌现,道别的话语却已被时间搁浅。青春太过短暂,来不及道别,来不及说再见,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记忆犹新,只是告别的时候,太过匆匆。

        青涩的岁月往往是人一生中最缅念的岁月,未必是密根浓荫,远山含翠的金粉记忆,也许是一个看云的心愿在严师的书斋里破灭;也许是一次黄昏的约会在听雨的残荷边落空。几十年后对着飘霜的两鬓细细回想,心中尘封的懊悔一瞬间被冉冉升起的暖意给盖掉了。细数流年,那时的我们本是年少轻狂,不谙世事。

        还记得第一次嗅栀子花香竟是为冲醒微醺的醉意,为纪念和朋友相聚的美好时光。如今,栀子花未开,我们即将远行。还记得偶然路过自习室,里面的师兄师姐正在考研彻夜鏖战,用汗水浇灌梦想的花朵,用坚持点燃希望的火种,用倔强书写青春的始章,用孤独踏出荆棘之花。如今的自习室还和往常一样,每个座位都已被用梦想的人抢占,从不曾落空,只是人非。还记得第一次参加社团活动,用最积极饱满的热情向他人展示90后的精神风貌,用实际行动诉说着那一场关于未来的美梦。还有第一次因为各自意见不同而和室友争执勃谿,大家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得面红耳赤,可从未因此而产生间隙,只会在争吵过后明白“直谅士,渐相亲”的珍贵情谊;第一次在春风和煦的午后和同学骑着自行车疾驰在无人的林荫大道上,感受风穿过指尖的速度,感受阳光亲吻脸颊留下的温度,感受花瓣飘落残留身上的余香,在这美好的午后,我愿闭歇双目中的欲光,将一切的一切,全行平息,全行收敛,将惬意熨贴在片刻的心头;第一次有了自己心仪的女孩,却因害羞而不敢向她袒露心迹,却真真实实有过悸动的痕迹,在这样大好的年纪;第一次被老师抽起来回答问题,第一次上课迟到······太多太多的第一次,无数的回忆就像一幅幅剪贴画,制作成了一部冗长的电影,时不时地点开回放。

        在青春的道路上,在追梦的过程,在竞争的赛场上,在人生的旅途中,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掉。到底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随着轻轻的风轻轻地飘。我们就像一只小小的蜗牛,重重的壳里裹着轻轻的仰望,一步一步艰难地往上爬,小小的身子却藏着大大的梦想。

        离别,绝不是青春的散场,而是等待下一幕的开场。时间奏响了青春的骊歌,情悦而又缠绵。一切,只是匆匆的开始,匆匆的告别。

        回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四年时光,盛开过的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叮铃铃,叮铃铃。”我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来接听电话。“喂,叶洛阳,你起床了吗?今天可是第一天新生报到,你不...
    梨涡少年玺卷青春阅读 185评论 0 0
  • 1. 2010年,林嘉16岁,喜欢穿棉T恤和白色帆布鞋,喜欢在上课的时候偶尔发发呆,喜欢在自习课的时候听歌写作业。...
    诺然yz阅读 5,435评论 57 136
  • 本文参考整理了Coursera上由NTU的林轩田讲授的《机器学习技法》课程的第三章的内容,主要介绍了Kernel ...
    sonack阅读 16,956评论 2 10
  • “夕夕,明天有没有空啊?明天赵教授特意坐飞机来A诚讲座,机会难得,我记得你说对中医感兴趣,又喜欢听讲座,特意问你的...
    shaelin阅读 198评论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