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爱情徒有其名

1

“我要跟他离婚。”那天嘉玲一见我,便恨恨地说。她已怀孕五个月,身体很笨重,眼底有浅浅的泪痕。

这个“他”当然是指她的老公峰。

“出什么事了?”我惊诧地问。

“我最近才发现,他根本——”嘉玲语气顿了顿,声音黯淡下去:“不爱我。”

“何以见得?”

嘉玲便讲了她和峰这两天的纠葛。

原来,前两天晚上,嘉玲在家做饭,峰在洗手间。峰的电话响了,嘉玲便替峰接了电话。打电话的是银行的人,要嘉玲提醒峰及时还上这个月的房贷。嘉玲感觉有些奇怪,这个月房贷自己已经还了呀。嘉玲就问银行是不是搞错了,银行说没搞错,就是朝阳区常营的那套房子,每个月22号还款。嘉玲一听便愣住了。

峰在跟嘉玲结婚之前,有过一次婚姻。他和前妻曾在常营买过一套房子。跟前妻离婚时,峰是净身出户,把房子公正在前妻名下。当然,这是嘉玲掌握的情况。她所不了解的是,峰跟前妻还有瓜葛,甚至还在一直帮她还着房贷。

嘉玲当即就拿着手机走到卫生间,把电话递给了峰。峰在电话中频频跟银行道歉,说今天有些忙,忘了还贷款,马上就把卡充够足额。

峰的话直接证明了他的确一直在瞒着嘉玲替前妻还着房贷。

为此,嘉玲有两天没跟峰说话。

“那姐,你说他瞒着我对他前妻这么好,是什么意思呢?他这可是属于欺骗啊。”嘉玲愤怒又委屈地问。

“你没问问他为什这么做吗?”我问。

“他说他前妻没什么挣钱能力,担心她还不了,所以离了婚他也一直帮她还着。”

我无语了。

如果站在峰前妻的角度,峰无疑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可是,站在嘉玲的角度呢?但凡是个正常的女人,都会为此事耿耿于怀。毕竟,哪个女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有任何感情或是经济上的纠扯。

“唉。我真后悔当时答应他的求婚答应得太早了。”嘉玲无不懊悔地说:“当时他追我追得很紧,对我很迁就,我以为他是爱我爱到家了。没想到,他心里还一直有他前妻。”

因为担心嘉玲情绪不稳会影响胎儿,我就安慰了嘉玲一阵子。不管怎么说,峰也是个善良的男人。

可是,谁都明白,一个男人不会无缘无故去替一个女人承担本不该属于他的责任。要知道,峰自己也赚得不多,光顾和嘉玲这个家就已经算勉强了。如果不是在感情上依然和前妻藕断丝连,他为什么要为对方花钱呢?毕竟,离婚时他已经把所有能给的都给了她。

我并不知道峰和前妻为什么离婚。但从嘉玲这方面来讲,恋爱期间峰在嘉玲面前的低姿态让嘉玲误以为,峰爱她是一百分。现在发现只是八十分甚至不足,嘉玲很失望,也很愤怒。

2

小美最近跟男友小伟闹得很僵。好几次,她把他的东西打包扔到门外,吵着让他离开。

为什么呢?因为小美越来越觉得小伟不爱自己。

自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搬到了一起,小美就以未婚夫的要求来要求小伟。这些要求具体包括:不能不舍得为她花钱;不能不记得她的生日;不能不为他们的将来打算,要更加努力工作。

小伟说,好,没问题。

可是,事实呢?小伟一点都没有做到。

首先,小美跟小伟说了几次,让小伟给她买一个单反相机。可几乎半年过去了,小伟压根就没提给她买单反的事。小美回忆以前追求自己的男生,都是拿各种礼物来讨好自己。如果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舍不得为她花钱呢?小美为小伟的吝啬感到很失望。

其次,刚在一起的时候,小伟从不问小美什么时候过生日。还是小美主动告诉了他,让他记着。然而,到了小美过生日这天,小伟没有任何表示。直到晚上小美问起,小伟这才猛地醒悟。原来他彻底忘了这会儿事了。小美的心又一阵冰凉。

最后,因为小伟的学历比小美低很多,所以他挣得也比小美低很多。小美担心小伟对她产生依赖思想,就多次劝他,去进修个学位。小伟虽然口头答应了,但一到周末,他就跟同事或者朋友们出去玩,压根不记得复习考试的事。后来小伟干脆对小美说,他觉得现在挺好的,学历没什么用啊。小美一听,对小伟算彻底失望了。

她觉得小伟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那为什么不分手呢?”我问。

“可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喜欢他的啊。”

“你喜欢他什么?”

“我觉得他长得帅,脾气也好,安安静静的。另外,家里条件也很不错。他爸爸做生意的,家里挺有钱的。”小美说。

原来是这样。

“你说小伟不爱你,但他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呢?”我奇怪地问。

“因为我长得还可以,学历高,挣钱多,又对他好。他说以前从来没有女人对他这么好过。都是他对人家付出,他感觉好累的。”

原来是这样。

“那如果小伟在你要求的三点上一直不能让你满意,你会跟他分手吗?”我问。

小美想都不想地说:“如果他一直不改,我会跟他分的。”

可事实是,就在小美把小伟赶出去的当天晚上,小伟又回去了。

第二天我问小美,你怎么就那么撑不住啊。你不说他不爱你,你要跟他分手吗?

“可他不回来又能去哪儿呢?这是他的家啊。”小美说,似乎昨天的失望不满压根没发生过。

我无语了。

这样闹了很多次。小伟并没有什么改变。

后来小美总对我说,小伟应该是爱自己的,只是情商太低,等他慢慢成熟,慢慢改善吧。

然而,这话我却有些怀疑。

任何一个男人,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的时候,都不会情商很低。也许小美不愿意承认,他们的交往本就不是建立在多么相爱的基础上的。

正如她所言,她觉得他帅,家境好;而他觉得她能力强,又对他百般迁就。

也许这已经够结婚的条件了。

至于爱得多一些,或是少一些,只要双方都不那么较真,又有多大关系呢?

再说,只要小美能说服自己他们是彼此相爱的,谁又能说他们不是相爱的呢?

3

玲和健是一对二十多岁的小夫妻,两人恩恩爱爱,看上去很甜蜜。

玲从内心里对健也是满意的。只是除了一件事。这件事只要她一想起来,她就感到心里特别憋屈。就会对健对她的感情产生一丝怀疑。

玲和健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健一看到玲,就开始疯狂地追她。架不住健的火热,两人认识三个月,就在一起了。在一起了,当然就要结婚。于是,两人领了结婚证,然后去拍婚纱照。

婚纱店是健找的,档次不低,店里装修得很豪华。玲一听说这里拍照要花一万多块钱,觉得不值得,拉着健就要走。可健怎么也不肯换婚纱店。他对玲说,人这一辈子就结一次婚,照一次婚纱照,当然得找个好点的婚纱店了,否则怎么对得起玲呢?

在玲看来,婚纱照不过是个形式,而花健的钱不就是花自己的钱嘛。虽然正是让他花钱的时候,可玲也很舍不得。所以,不管健怎么说,玲始终不同意在这家店拍照。

见玲怎么都说不通,健又找到婚纱店的摄影师,让摄影师帮着游说玲。摄影师便拿着之前为其他夫妻拍的婚纱照,一张一张热心地翻给玲看。摄影师说得口干舌燥,玲看着那一张又一张完美的照片,加上健在一边也一直游说,玲这才答应了。

拍照的时候,玲笑得很甜蜜,她觉得健对她真是好。

拍完照片,婚纱店的女店员拿着单子让健签单。这时健正好去了卫生间。玲便接过单子。她随意往单子上一看,不想,竟然发现了一丝蹊跷。

玲发现这张单子上,写着一个预定拍照日期,是三个月前的某天。而那时候,玲和健刚刚认识不久。健绝对不可能那么早就想到要和玲拍婚纱照。

也就是说,三个月前,健和另外一个女孩在这个店里定过拍婚纱照。

玲记得交往期间,健向自己提过,他在认识她之前,交往过一个女孩。不过交情很浅,短暂的相处后觉得不太合适,就很快分开了。

如果健说的就是这个女孩,那么,显然两人的交情不仅不浅,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虽然这也没什么,但一想到健几乎是在刚认识自己的同时,竟然跟另外一个女人几乎结了婚,这点还是让玲感到挺不舒服的。

这是其一。

其二,健能选这么好的地方跟那个女孩拍婚纱照,想来,他对那个女孩也一定是非常满意的。可他见到玲时,也是疯狂的追求玲。在玲看来,一个刚刚经历过失恋的男人,怎么会那么快爱上另外一个女人。健难免不是带着对上一段感情失败的补偿心理来追求自己。

其三,也是让玲最无法接受的一点,健为了节省当时下订单时交付的那些定金,竟然冒着被玲发现这件事的风险,选了同一家婚纱店跟玲来拍照。想想这个男人,该是多么小气的一个男人啊。否则,就是他太不重视玲的感受了。

不重视一个人的感受,还能说很爱这个人吗?

想到这里,玲从无比的甜蜜一下子感到无比的别扭、沉重。

为了这件事,玲情绪很是低落了一段时间。她甚至有些后悔跟健结婚。可又能怎么办,结婚证都已经领了。

除了生生把这件糟心事吞到肚子里,然后慢慢让它烂掉,玲没有别的选择了。

人都有自我保护的心理。为了不给自己找不痛快,一直到现在,玲也从来没有问过健和那个女孩的事。

但玲还是忍不住告诉了我。

她说,即使婚后健一直对她很好,但她有时猛然想到这件事,还是会觉得挺揪心。她会忍不住想,如果健娶了别的女人,健也会对她很好吧。反正,自己在他心里并非那么独一无二。没准儿,还是另外一个女人的替代品呢。

可不痛快归不痛快。难道还会因为这个天天跟健闹吗?

也许,现实中的爱情总离我们期待的差那么一点点。不能说不爱,但有时爱情徒有其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