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四十一,四十二)

字数 5247阅读 2282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四十一章

莫子潇坐在沙发上,耐着性子等沈耀说明来意。

沈耀单枪匹马,进来后便坐在那儿捧着秘书倒的茶慢慢抿着,也不说话。莫子潇一看沈耀这架势就不是来谈合作的,那还能有什么呢?莫子潇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夏尧,一定是。但是立刻又奇怪了起来,按理说两年过去了,沈耀虽然一直在找夏尧,但是没有任何消息,来找自己打听被呛回去之后也没再找过自己。这会儿怎么又想起来找自己了呢。

莫子潇靠在沙发上,见沈耀还是慢条斯理地喝茶,忽然就没耐心陪他耗着了。

他踢了踢茶几:“我说沈总,您这无事不登三宝殿,要有什么就痛痛快快说行吗?我这儿还堆着一堆事儿呢。”

沈耀这才放下茶杯,抬起头看向了莫子潇。记得第一次在医院见莫子潇的时候,沈耀只是觉得这个男孩儿长得很漂亮,不过也只是个孩子罢了。没想到两年的时光就打磨出了这么一个有魅力的男人。莫子潇穿着修身的西服,头发都朝后梳着,面若冠玉,窄腰长腿,跟个模特儿似得。难怪。

沈耀笑了笑:“我见到夏尧了。”

莫子潇吃了一惊,自己一直和夏尧有联系,前几天夏尧打电话说自己要去意大利做学术交流。他记起沈耀这几年一直在做古堡生意,那意大利必然经常去了。不会这么巧吧?就这么碰上了?

沈耀看着莫子潇变幻莫测的脸,年轻人,还是嫩,沉不住气,装不住事儿啊。

“莫总,我应该早就猜到你是和夏尧有联系的。我不怪你不告诉我,反而为夏尧有你这么个好朋友感到高兴。”

莫子潇翻了个大白眼:“沈总啊,不知道你这是站在什么位置为夏尧感到高兴啊?”

沈耀握了握拳头,这小子嘴够毒。

“莫总,我这次来不是想和你争论我与夏尧的关系,我是想拜托你,给我个机会,我想要补偿夏尧。”

“补偿?你怎么补偿?你是能让夏尧从来没有认识过你还是能让夏妈妈起死回生?”

莫子潇想到夏尧当时的孤苦无依,便心疼的颤抖,他恨不得给沈耀一拳。

沈耀听到这句话,差点流出泪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这时候想听了?早干嘛去了?夏尧悲痛欲绝吐血昏迷的时候你在干嘛?啊?夏尧一个人把母亲安葬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知道吗?夏尧在葬礼后整整昏迷了三天,怎么都叫不醒,如果不是听到我说要把你找来,她都不肯醒。她宁愿不醒过来,也不愿意面对你们沈家人!”

莫子潇义愤填膺,冲沈耀吼着。

沈耀听着莫子潇愤怒之下吐出的真言,心如刀绞,吐血?昏迷?一个人安葬母亲?那是怎样的绝望才能生生呕出一口血啊?

沈耀双眼通红,他这是真的很感激莫子潇,感激那时他陪在夏尧身边,而不是让夏尧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一切。然后,便是对自己深深地痛恨。沈耀,你真是个王八蛋。

“沈耀,你既然已经见到夏尧了,我相信你也了解夏尧现在的状况了。没有你,没有沈家,她过的很好。她年底就可以毕业了。你知道吗?她那时被逼无奈都退学了,那是她付出心血考上的大学啊,就因为你们沈家傻逼的门第之见,就把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子硬是逼到了异国他乡。你知道夏尧刚去国外的时候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她一天要洗多少个盘子吗?你知道她晚上打工回家差点被流氓非礼吗?这些,你知道哪个?你还有脸说要补偿,拿什么补偿?钱吗?收起来吧,别让夏尧更看不起你。”

沈耀目眦欲裂,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无依无靠,到底是怎么熬过那几百个日日夜夜的?自己那时候在国外读书,父亲为了锻练自己,也是不给生活费的。但是自己是男人,身强力壮,即使是那样,一天上课加上打工,也是常常累得躺倒就睡,更何况夏尧还是个女孩子。

沈耀觉得自己是在自虐,明明知道听到夏尧过的不好的话会心疼会痛苦,可是还是贪婪地听莫子潇在一边愤怒且心疼地讲述着,任凭心快被捏碎了也不愿意把耳朵关起来。他要惩罚自己,听莫子潇说,便是自己再将夏尧所有的苦痛再经历一遍,即使不是亲身经历,但是直戳心窝子的痛还是让沈耀弯下了腰,窝在沙发里动弹不得。

莫子潇说累了,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

“沈耀,夏尧现在过的很好。她现在有优秀的导师辅导,自己还很努力,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了。请你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没有你,她会过的更好。”

沈耀迷茫地看着莫子潇,眼睛里透出了一股无助,他想起了在意大利见到夏尧时的样子。夏尧俨然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她没有了两年前的青涩,整个人散发着自信的光芒,确实过的很好,甚至比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要好。可是,自己心心念念了两年的人,又如何能就这么放手呢?不可能,夏尧是自己的,以前是,以后也必须是。

“谢谢你的提点。但是,我不会放弃的,即使终其一生,我也要和夏尧在一起。现在,再没有可以阻止我们的东西了。”

莫子潇恶狠狠地盯着沈耀:“沈耀,如果你敢让夏尧再次陷入之前的境地,我一定杀了你。”

沈耀嗤笑了一声:“你放心吧,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先杀了我自己,不用你动手。”

“你最好记住你的话。”莫子潇冷冷地说。

沈耀笑笑:“莫总,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先走一步。”

莫子潇盯着沈耀关上的门,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夏尧,你可一定离姓沈的远些。”

沈耀回了公司,顾东早早就候在办公室,见沈耀回来,立刻把手里面的资料递给了沈耀:“沈总,夏小姐会在意大利呆一个月,她是去参加学术交流的。”

沈耀翻着厚厚的资料,都是夏尧的学术成就,其中还有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夏尧和那天见的那个男人在一个露天咖啡馆喝咖啡的照片,夏尧胳膊支在桌子上,笑着看着那个男人,不知道在谈论什么,两个人心情看起来很好。

“查出那个男人的身份了吗?”沈耀冷冷地问。

顾东笑了一下:“那个人嘛,倒是很有意思。”

沈耀抬起头看着顾东,示意他接着说:“那个人叫卫戍,保卫的卫,戍边的戍。他似乎和宋江先生关系匪浅。听说宋先生前几天被那个卫戍打破了头,似乎都没太追究,但是这个人一直在躲着宋先生,不知道什么原因。”

沈耀想起了那天看到的宋头顶的大包,呵,有点意思。

第四十二章

卫戍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里,郁闷地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高大男人。

男人有一头金色的头发,湛蓝的眼珠显示着其高贵的血统,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冷冷地与卫戍对视。

“我说老大,你不要这么阴魂不散好不好?我好容易一个人出来一趟,你要不要跟这么紧啊?”

好吧,这个男人正是沈耀的合作伙伴宋江,那个狂热的城堡爱好者。这一刻,这个男人脸上一点愉悦的表情都没有,看着卫戍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就觉得前段时被这家伙拿烟灰缸砸的那块头皮有在隐隐作痛。

“我要马上带你回国。”

宋死死地盯着卫戍,真想揍他一顿。

卫戍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老大,你在说什么啊?我是来参加学术会议的,明天有晚宴,后天还有去西西里岛的活动呢,我怎么能现在就走?”

卫戍满脸写满了“有便宜不占是傻子”,看得宋牙痒。

“你不回去也可以,我陪你一起去。西西里岛是吧?正好那里还有我一座刚收的城堡,我们可以住那里。你觉得怎么样?”

宋恶狠狠地说,心里却有点期待,这个主意其实也不错。

卫戍打了个冷战:“还是算了吧,可是我还是不能回去啊,夏尧怎么办?”

“不用你操心,有人替你操心。”

宋不耐地说。

要不是沈耀向自己透底,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卫戍这家伙这次竟然要打沈耀女朋友的主意。在听说夏尧是沈耀女朋友的时候宋吃了一惊,这个女孩子是卫戍当初举荐的,确实很有才华,卫戍一向爱心泛滥,而且把夏尧扔进学校后便很少去管了,他也就没多关注,只记得是个很漂亮的中国女孩子,从来没有去特意关注这个女孩子的社会关系。谁知这次卫戍这家伙趁着自己不在,就带着女弟子跑了,幸好自己要经过意大利接待沈耀,要不都不知道卫戍要躲到哪里去。

宋听说过沈耀把自己女朋友搞丢了,一直在找,没想到却被卫戍捡到了。

不过听沈耀说完,宋便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了,中国人很狡猾,明明是想让自己把卫戍从夏尧身边带走,却非得表现地是要帮自己找回卫戍。不过他到很乐意承沈耀的情,这是自己的大主顾,而且可以把卫戍带回去,何乐而不为。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就把卫戍和夏尧卖了。

卫戍听西蒙说完,就立刻敏感地想到了沈耀。沈耀这个人这几年风头太劲,卫戍身在国外都听过。让他意外的是这个钻石王老五倒是个长情的主,而且看自己那小徒弟也是个优柔寡断的,两人明明都放不下对方,还非搞这么多事出来,自己看着都累。

“那行吧,我跟你回去。”

卫戍就坡下驴,这个学术交流会也是没意思的紧,既然夏尧有人照顾,那自己就回去好了。不然眼前这个暴君也不会放过自己啊。

宋看卫戍答应了,终于缓和了表情,吩咐助手去订机票了,顺便给沈耀发了个信息:“搞定。”

沈耀是在见过莫子潇之后的第三天就又飞去了罗马,夏尧参加的学术交流会主会场在罗马,住在主办方统一安排的酒店,沈耀把房订在了同一家酒店。他要用行动挽回自己错过的一切。

宋除了是个疯狂的艺术爱好者外,办事能力也很强,很快便把卫戍带走了。

夏尧无奈地冲自己这个不靠谱老师挥挥手:“你快走吧,我自己可以应付。”

卫戍冲着夏尧挤了挤眼睛,夏尧翻个白眼,心想你脸抽筋了吗?会议这会儿其实已经进行了一大半,卫戍做了大量工作,将夏尧引荐进了这个圈子,短短几日,夏尧便收到了几家顶级杂志的邀稿,她知道除了自己可能确实有点小才华外,卫戍的作用居功至伟。剩下的十多天的安排基本都是自由活动,参会人员自由组合,可以前去罗马甚至更远一些的地方参观采风创作,会议最后三天将就这段时间拍摄的作品进行评比,到时候一定会盛况空前。

夏尧独自背着相机走在罗马街头,这是个历史悠久的大都市,随处可见的古罗马建筑充满了厚重感,让人不禁感慨时间的力量。昔日的辉煌如今只能由后人透过这些建筑猜想了,历史的洪流一刻都不停的往前奔腾着,任何人任何事都阻挡不了它的前进方向。一切的一切,在时间面前,也不过是如蝼蚁般的存在,在巨大的时间巨轮碾压下,很快便会湮没。

夏尧现在站在许愿池前,这里由于《罗马假日》的风靡而享誉全球。这座许愿喷泉是罗马最后一件巴洛克杰作,池中是海神雕像,驾驮着马车,四周环绕着西方神话中的诸神,海神左右两边各立着两尊水神,右边的水神像上,雕刻者四位代表四级的少女。

罗马人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如果有人背对着喷泉,右手拿硬币从左肩上方向后投掷,若能入水,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一枚硬币代表此生会再回罗马,两枚硬币代表会和爱的人在一起,而三枚硬币则能令自己讨厌的人离开。

夏尧看着围着喷泉扔着许愿硬币的人群,有扔进去的,便会欢呼雀跃。有两个年轻人在许愿池便踌躇了很久,男孩子终于像下定了决心,背对着喷泉郑重其事的投出了两枚硬币,硬币落水发出了动听的扑通声,两个人惊喜地对望了一下,便激动地抱在了一起。男孩子捧着女孩子的脸吻得忘乎所以。两人额头抵在一起,对视的眼睛充满了对彼此的爱意。

夏尧举起相机记录下了这温馨的一刻,世间有太多的不幸,上天会安排给人安慰的所在,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枚硬币,但是却给了人相拥的勇气和在一起的希望。

夏尧举着相机快速地按着快门,她在捕捉许愿池周围人们流露出幸福表情的瞬间,这组照片就叫“幸福”吧,夏尧边按快门边想着。

忽然一个挺拔的身影闯入了夏尧的镜头,那是个高大英挺的男人,即使在周围那么多西方人中间身高也是出色的。他穿着卡其色的短款风衣,浅蓝色的牛仔裤扎在短靴里,显得两条腿格外的修长。这个男人背对着喷泉站着,他温柔地看着举着相机的夏尧,镜头中可以看清对方脸上的每一丝表情,上挑的墨黑眼睛里盛满了思念,嘴角也微微上挑,他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币抓在右手里,从容不迫地从左肩上方扔向了身后。

夏尧忽然有点紧张,如果掉不进去怎么办?这个念头第一时间闯进了夏尧的脑海。

硬币接触水面发出了轻轻的水声,男人紧接着便如法炮制抛出了第二枚。周围的有人有人发出了惊叹,是啊,有多少人能这么幸运的将两枚硬币都投进许愿池呢?

夏尧鬼使神差地按下了快门,男人势在必得的温柔笑脸便刻在了镜头中。

沈耀走到夏尧面前,笑着说:“夏尧,你知道两枚硬币都抛入许愿池代表什么吗?代表我会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夏尧,老天都在帮我们不是吗?”

夏尧愣愣地看着沈耀,还在为沈耀刚刚势在必得的气势心惊,是啊,这个男人一向是强势的,他想要的,必然会全力以赴去争取,自己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可是,让自己如何接受?

“那又能怎么样呢?我们之间不是两个硬币的问题,沈耀。我们隔的是一个在这世界上消失的生命,你明白吗?”

夏尧满眼悲凉的看着沈耀。

沈耀微笑的脸僵了一下,他想说人死不能复生,想说自己不知道,如果知道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他发现所有的语言在事实面前都太过苍白了,他再次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他嗓子有点哑,胸口堵得难受。

“夏尧,我知道你无法原谅我,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可是我希望你给个机会让我弥补,让我去爱你。两年前,我没有给你的承诺,我现在给你。我爱你,夏尧,我不能没有你。”

夏尧往后退了一步,当年自己也曾期盼过“我爱你”三个字,可是在自己最不想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沈耀却深情款款地说了。夏尧感觉到物是人非的无奈,如果,两年前听到这句话,自己一定会雀跃,但是现在听到,却只有满满的无奈和悲凉,有什么用呢?一切都回不去了。

“沈耀,我不爱你了,我们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机会了。”

夏尧丢下这句话,转身逃也似的跑远了。

沈耀看着夏尧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捂着胸口,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夏尧,我该拿你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